“你是誰,敢在大蜀都城行凶?”

楚懷不慌不忙的咬了一口糖畫,淡淡問道。

楚懷眼神順著出手的老者望四周看去,忽然看見了人群之中,滿臉驚詫的九公主林雪兒。

竟然是這姑娘找來的人?

方纔那一招,這一轉的老者分明用了全力,擺明瞭是奔著殺自己來的。

這女子果然報複心極強,難怪林昊讓他小心。

唰!

那境界一轉的老者,一言不發,朝著楚懷再度暴衝而來。

強大的靈力,嚇得周圍的人群立刻一鬨而散,隻有林雪兒還站著原地,緊盯著這邊。

楚懷抬起左手,捏緊成拳,催動了真龍臂骨,直接朝著對方迎了上去。

嘭!

兩人拳拳相撞,一股恐怖聲音旋即在街道上炸響,激盪的拳力餘波擴散開來,林雪兒倒退了幾步,神情駭然。

她眼眸中充滿了震驚之情,冇有想到楚懷竟然能夠跟一轉硬碰硬。

難道,當初自己慘敗,楚懷竟還是對她手下留情了?

“就這點實力想殺我?”

楚懷冷笑一聲,隨後右拳也悍然砸了過去。

那老者隻好抬起拳與楚懷相對,兩人便僵持在原地,四拳相撞,開始比拚起體內的靈力。

兩人靈力不斷相撞絞殺,之後楚懷猛喝一聲,體內靈氣爆發,直接將老者震退了數步。

唰!

楚懷手中光芒閃爍,蒼天帝劍現形,一記神女劍籙旋即劈下。

老者倉促之間,連忙抬起手在麵前形成靈力罩。

之後,在蒼天帝劍落下來的一瞬間,那靈力罩如同豆腐般被劃破,長劍威力未減,繼續砍下。

老者拚了命後撤,結果手掌之中鮮血飆出,竟是直接被斬斷了兩根手指!

站在一旁的林雪兒瞳孔猛縮,小手忍不住捂著微微張開的紅唇。

她之前見到楚懷能夠與一轉硬撼也就罷了,竟然還能夠如此輕鬆傷到對方。

看著架勢,楚懷就算想殺掉對方,恐怕也不用多久。

唰唰!

就在這時,街道另一側傳來破空聲,緊接著,一道白色身影落了下來。

正是淩老。

那偷襲楚懷的老者臉色劇變,當即便想要轉身逃走,卻幾個交手之間,便被淩老擒住。

畢竟有兩轉的差距,淩老極為輕鬆的將此人捆住。

這時,林昊也帶了數人奔走了過來,先是看了一眼楚懷,隨後,看到了地上那兩根被剛斬下的手指,不由得嘴角一抽。

“楚兄,冇事吧?”林昊上前問道。

“無妨,不過,你還是提醒一下令妹吧,不要再做這種事,否則,楚某……”楚懷點了點頭道。

“可是,是雪兒讓人來報信,說你遇襲了。”林昊驚詫道。

恰好這時,林雪兒走了過來,聽到兩人的對話,看了一眼楚懷,當即氣得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楚懷站在原地,一臉茫然。

“淩老,將此人帶回去好好審問。”

林昊說道,楚懷沉默的先跟著一同回去。

回到府邸之後,三人將那老者關押到了地牢之中,用各種刑具用了一遍,那老者被折磨的渾身鮮血。

直到後來,楚懷提議將這老者的修為廢掉,那老者方纔露出惶恐的神情,將事情都交代了出來。

對於修士來說,若是冇有了修為,那簡直比死了還難受。

原來,此人是三皇子派來的,而三皇子背後則是皇後,為的就是剷除四皇子的門客。

“難怪太子死了之後,眾多勢力依舊不動,來拜會四皇子殿下的,也隻有太子一係的邊緣人物。”淩老旋即說道。

太子一係人數眾多,是一個極大的利益集體,有皇後坐鎮暫時也散不了,是以重新找了一位,那就是當初跟隨太子最忠誠的三皇子。

“皇後乃是我朝武將之女,其身後權勢滔天,必然不會那麼快朝我投降,這也是必然,楚兄,之後你還是少出去為妙。”林昊皺起眉頭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也冇有再說什麼。

此事之後,楚懷便靜待在客房中,自從上次誤解了林雪兒之後,經常來串門的林雪兒再也冇來過。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整個建業城都掛上了助威的幡旗,城中也更加熱鬨起來,來自大蜀各地的青年俊彥彙集而來,酒樓家家爆滿。

城內有一條載滿了花船的河流,上麵夜夜笙歌,河水中都瀰漫著美酒的氣息。

在俗世王朝,文人科舉是最大的盛世,而修士王朝,最為重要的自然是武學大比。

楚懷在與林昊一同吃過午飯之後,便來到了東城門外,這裡新搭建好了數百座擂台。

不久之後,初選便開始了。

楚懷上了擂台,此番的對手,是一個羽化境一品的男子。

那人興奮異常,他從貧苦小鎮出身,天賦異稟勤學苦練,後來一路高升,拚死贏下了城中第一,方纔有機會來到這裡。

見到都城,他覺得自己馬上就要一展抱負,心中溝壑萬千!

他朝著楚懷拱了拱手,感知放開後,愣了一下,問道:“兄台,你莫非是有什麼隱匿氣息的法訣,為何在下感受不到你的境界?”

“一十七號,兩人到場,比武開始!”

台下,有統一身著黑衣,大蜀官方的人喊道。

唰!

楚懷腳步一點,身形忽然消失在了原地,那男子頓時驚呆了。

下一刻,他感覺自己身形一飄,反應過來之後,他就已經站在了地上!

不僅是那男子,就是負責記錄的百戶,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什麼玩意兒,這不是纔剛開始嗎?

“楚懷,勝!”

那百戶深吸了一口氣,當即朗聲說道。

那男子看到楚懷從容下台之後,方纔醒悟,自己竟然已經輸了!

他當即雙腿一軟跪在地上。

他可是號稱家鄉城中三十年難遇的天才,帶著家族和眾人的期望,竟然連對手的影子都冇看到就輸了?

“都城實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那男子哀嚎了數聲,發了瘋般的朝著外麵奔去。

林昊看了一眼男子的背影,不僅歎息的搖了搖頭。

這男子實在太可憐,一上來就撞到楚懷。

他又哪裡知道,楚懷這怪物般的天資實力,就是都城裡的天才,也完全比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