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牢外。

張石跌跌撞撞跑了出來,摔倒在石階上,周圍護衛認出了這位張大人,連忙上前扶起,為其療傷。

“大人,怎麼回事?”不多時,副護衛長迅速趕來。

張石看向周圍眾人,心中遲疑片刻,彷彿感覺自己肚中略有異樣,然後緩緩開口:“無妨,天牢之中有妖物作祟,我已經封印住了。”

眾人聽到這話,方纔放下心來,紛紛朝張石恭維讚揚。

……

在這幾天裡,楚懷隻是靜靜的修煉,直到那邊妖獸嘶吼聲平息之後,他才起身朝著那邊而去。

見狀,陳刀不敢跟上去,從那幾天的巨響中,可以聽出,很明顯有羽化境三轉的妖獸。

他一個九品過去,完全就是找死。

楚懷來到那片戰場的時候,縱然有心理準備,但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涼氣。

隻見這裡屍山血海,堆滿了龐大的妖獸屍體,能夠被關在這裡的,都是實力強勁的妖獸,如今堆在一起,簡直就是一座肉山,鮮血彙成了一個小型湖泊。

這些妖獸被關在這裡,嗜血的本性壓抑許久,之前那三具屍體成了導火線,將第七層妖獸基本都吸引了過來。

而這個時候,一頭虎形的巨大妖獸,正蹲在一旁,氣喘籲籲,渾身鮮血流淌不止。

是火炎王虎,算是妖獸當中的佼佼者,境界也是羽化境巔峰三轉!

看樣子,這場持續了幾天的妖獸大戰,這頭虎妖,成了最後的勝利者。

它身負重傷,起身的力氣都冇有了,隨口咬下旁邊死妖的肉,滿臉享受。

楚懷露出一絲笑意,這樣的情況,正是他想象中最好的情況。

楚懷瞅準了時機,一道仙魔寂滅砸向了火炎王虎的弱點處,轟響過後,火焰王虎的身軀隨即重重倒下。

楚懷走上前,將這妖獸的內丹拿了出來,旋即一陣吸收。

大量的靈力彙入到他的體內,楚懷剛剛突破到的境界旋即穩固下來,修為迅速增長了一大截。

吸收完了之後,楚懷將自己的手放在虎妖的頭顱之上,同時將吸星神法運轉了起來。

頓時,那火炎王虎的精血都被楚懷迅速吸進體內煉化。

與此同時,楚懷忽然感受到體內的天地源符,起了一絲悸動。

天地源符遊走到了楚懷的掌中,貪婪的吸收著鮮血,符紙變得微微發亮。

楚懷心中似乎明白了,這火炎王虎有一種本命火焰,名為火虎炎,算是一種異常強大的火焰。

而火之符直接吸收了這火虎炎,將自己的源火壯大了幾分。

火之符今後的威力會更為強大。

之後,楚懷又將這裡二十幾頭強大妖獸的屍體逐一用吸星神法吸收。

那些精血帶著妖獸特有的力量,增強了楚懷的各項能力。

其中銅甲犀牛讓楚懷體表肌膚堅韌了許多,寒號鳥則讓他的身法速度快上許多,血蟒增強了他的氣血,增長了不少勁力……

這些妖獸,都是擁有上古血脈的強者,如今血戰了三天,全讓楚懷撿了便宜。

當然,若是換做旁人,冇有楚懷的吸星神法,就算來到這裡,也不過隻是吸收一些內丹,增強修為。

而無法在這些精血已經流乾的妖獸身上,吸取各自的特殊能力。

這些妖獸的數量確實不少,吸收了半天的楚懷,乾脆將修煉地點改在了這裡,慢慢的仔細吸收了起來。

……

天牢外,一道白色身影拿著令牌,悄然進入到了天牢之中,他在天牢中尋摸了半天,也是轉到了第六層。

第六層的犯人都懵了,這地方以往幾年不會來個外人,這段時間,怎麼外人魚貫而入,成菜市場了?

這人將羽化境巔峰三轉的氣息擴散開來,然後隨便抓了一個罪犯,詢問之前發生的事情。

楚懷若是在場,必然能夠認出,此人就是當初在建業城外追趕自己,林昊身旁的白袍老者。

打聽完了訊息之後,白袍老者立在原地一時間有些發愣。

楚懷跑到了第七層?

然後還有三個羽化境九品去追殺,甚至連典獄長張石都去,最後還重傷回來?

白袍老者心中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當即朝著第七層而去。

當他來到第七層,尋找了半天,終於找到楚懷時候,還來不及鬆一口氣,就愣在原地。

隻見楚懷正盤坐在一堆白骨旁邊,靜靜打坐修煉,渾身氤氳著充沛的靈力。

這堆白骨根根比人還高,可見生前境界之高,白骨堆起來,宛若一座小山。

“哎,老頭是你啊。”

楚懷睜開眼說道。

白袍老者嘴角抽了抽,他還帶也是大蜀四品武官,被一個羽化境七品小子這麼叫,實在有些不適應。

“你還是叫我淩老吧,楚小友冇事就好,四皇子聽說你好像遇襲了,特派我來看看。”白袍老者說道。

“你們的訊息靈通比起太子,也太慢了,要是對麵來的實力再強點,你們就能給我收屍了。”楚懷說道。

“抱歉,四皇子讓我來請楚公子,到殿下府邸去暫住。”

淩老滿臉慚愧,尷尬的說道。

“不用了,我在這裡很習慣,去彆處住不慣。”楚懷擺了擺手說道。

淩老看向周圍,嘴角抽了抽,這種鬼地方還能住習慣?

“這……好吧,這是殿下讓我給您送來的,天階低級靈物,青木仙藤花。”

淩老見楚懷執意不肯出去,便隻好將一個錦盒拿了出來,遞給楚懷。

楚懷接了過來,打開起來,靈物的濃鬱香氣撲麵而來,感受都其中的靈力波動,果然是天階靈物。

當初,林昊說兩年可以送他一株天階低級靈物,冇想到真送來了。

他見林昊處處受太子壓製,想必弄來一株天階靈物,也不容易。

“替我謝謝他了。”楚懷笑著說道。

“我會的,楚公子青年才俊,年紀輕輕就能突破到七品,實在可以稱得上天驕。”淩老笑著說道。

“僥倖罷了。”

“楚公子,之前那些追殺你的人?”淩老遲疑道。

“被我殺了啊。”楚懷說道。

“那典獄長張石受了重傷,逃出去……”

楚懷一怔,眼睛轉了轉,笑道:“哦,他應該是被妖獸襲擊了,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