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麵前針鋒相對的二人,陳刀心中一陣激動。

雖然張石是關押他的大蜀王朝護衛。

但比起殺伐果斷,毫無顧忌的楚懷,明顯是這張石,更明白他血刀門的尊貴身份,反而不敢殺他。

陳刀正想臨陣反戈,忽然瞥到了神情始終淡然的楚懷。

他忽然想起之前楚懷鎮殺七爪金睛獸的恐怖實力,當即退後了一些,安靜的看著兩人交鋒。

隻要張石將楚懷解決掉,他也就不用在這第七層提心吊膽了。

“冇有啊,他們都被妖獸咬死的。”

楚懷忽然搖搖頭,裝作無辜的說道。

“嗬嗬,老夫就知道,憑你一個六……七品的小子,怎麼也殺不了我那三個得力手下。”

張石冷哼一聲,心下放鬆了警惕,輕輕一揮手,一團靈氣砸向楚懷。

“莫怪我殺你,要怪就怪你不會找個好靠山!”

唰!

就在這時,天空中忽然閃過一道破空聲,隨後張石放出的靈力團,轟砸在了地麵上,而楚懷的身形已然消失!

張石心中一驚,迅速轉過身,果然看見楚懷正站在他的身後,

同時一道有雷霆盤繞的拳頭猛砸了過來,張石連忙抬手去擋。

嘭!

兩拳相撞,張石由於出拳太晚,力未使足,被楚懷直接震退。

而那九玄幽雷纏繞在他的手臂上,不斷灼燒著血肉。

張石一驚,他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雷霆,當即費力想要推掉,卻發現這雷霆難以磨滅。

“你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張石驚詫道,與此同時,一道恐怖的熾熱火球,迅速砸了過來。

張石奮力一躲,仍有部分火焰沾到身上,他發現這火焰更為詭異,同樣是將他渾身血肉灼燒,無法清掉。

“神女劍籙!”

與此同時,一片淩厲的劍光,又朝著他籠罩而來的。

張石凝聚出大量的靈力護在自己的身前,但那恐怖的劍氣不斷被震盪出大量靈力。

“仙魔寂滅!”

趁著這時,楚懷一聲斷喝,掌心中放出仙魔二氣,混合之後,悍然砸向張石。

嘭的一聲巨響,爆炸響起,整個都是顫動了數下,恐怖的氣息擴散開來,就連躲得很遠的陳刀,竟是也被震飛了出去。

楚懷見此威力,心中不禁暗喜,自己的苦修總算冇有白費。

突破到七品之後,他的實力比之前強了一大截,各種手段也自然是威力大增。

爆炸過後,地麵出現了一個大坑,瀰漫的灰塵裡,張石正躺在血泊中,忍不住發出哀嚎之聲。

楚懷一連串的恐怖攻擊,讓他再也無力抵擋。

楚懷的腳步聲逼近,張石疲憊的睜開雙眼,滿臉駭然的看著對方緩緩靠近,想要張嘴說話,卻是隻能發出低低的哀嚎聲。

他心中充滿了驚駭,他想不明白為何剛剛突破到七品的小子,會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你,你隱藏了境界,你至少是二轉的境界!”

看著楚懷身形靠近,張石充滿了惶恐的聲音說道。

他實在不明白,若是楚懷真是二轉境界,那為何四皇子會特意找楚懷。

畢竟,整個大陸,能夠在百歲以下,晉入到九轉化仙境界的,屈指可數。

他不相信楚懷是,而且那個級彆的絕世天驕,也不會為了大蜀王朝的一個皇子,甘願躲來這天牢裡。

遠處,陳刀見到這一幕,心中驚駭,但也恍然大悟。

原來楚懷隱藏了境界,難怪自己完全打不過他。

陳刀誤以為楚懷是個隱藏高手後,想起自己之前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屈辱,頓時減輕了不少。

“嗬嗬,是你自己的速度不夠快,攻擊也不強!”

楚懷並冇有解釋,隻是淡淡的下了一句評語。

被一個晚輩如此嘲諷,張石氣得幾乎當場暈死。

“我問你,是不是太子派你來的。”楚懷問道。

“是是,太子忌憚你是四皇子請來的門客,所以要在大比之前,除掉你!”

張石大口大口吸著氣,見楚懷並冇有急著殺他,嚇得連忙急切的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走上前,給張石喂下了一顆丹藥。

“你吃了追魂毒丹,隻要我想,你就能夠當場暴斃,上去之後,跟你那個太子說,我已經死在天牢了,聽到冇有。”

楚懷冷聲說道。

聽到自己有一線生機,那張石頓時滿臉欣喜,連忙答應下來。

他在楚懷輸送了一股靈力之後,頓時吊住了垂死的性命,慢慢恢複了一些,數個時辰後,他勉強站起身來,踉蹌的朝著樓上走去。

“慢著,你既是這典獄長,應該有通行這天牢九層的物件吧。”

楚懷問道。林昊給他找來的令牌,隻能在前六層自由穿梭。

張石一驚,將通關玉牌拿了出來,遞給了楚懷。

“這第九層關押的是什麼?”楚懷問道。

“這個,小的官職低微,也不甚清楚,隻知道,這天牢是幾千前陸地神仙的手筆,經過大蜀曆代的後續增補,已經有六座八品陣法,一百零八個七品陣法,都是為了困住天牢地底的那個東西。”

張石忐忑的說道,唯恐楚懷不滿意。

楚懷聽後,隻是點了點頭,反正自己當下去第八層都還冇有把握,更遑論第九層了。

他拿著通關玉牌,讓張石走掉,陳刀則是一臉期盼的看向楚懷。

“雖然你廚藝不怎麼樣,但還能吃,留下來幫我烤肉。”

楚懷搖了搖頭說道.

陳刀頓時僵硬在原地,他可是連大蜀王朝都投鼠忌器的血刀門中,門中大長老的長子,整個血刀門天賦第一。

竟然被人留在這裡當廚子。

心中一陣糾結之後,陳刀臉上隻能裝出諂媚的笑意。

冇辦法,眼前這個人,連大蜀的獄卒都敢隨便轟殺,自己萬一惹毛了他,豈不是也要當場被喂妖獸。

在張石走了之後,整個第七層,又恢複了寂靜,楚懷仍舊是每天打坐修煉。

得益於之前楚懷讓陳刀,將三具屍體扔得遠遠的,將妖獸都吸引到那邊去。

妖獸們爭奪屍體,受了傷,血腥味擴散開來,又吸引到了更多妖獸。

楚懷在這邊修煉的同時,那邊妖獸們的嘶吼打鬥聲,響了陣陣數天時間。

幾天的天搖地動,讓陳刀不免擔憂的看向那個方向,唯恐有妖獸忽然衝出來將他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