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會如此,這太子哪怕勢力再大,可若是自身的實力不強,那也始終不穩。

在這個世上,實力纔是首位!

無論是地位,實力還是金錢,始終都不如自身實力強大,來的穩妥。

大蜀王朝,是一個泱泱大國,皇帝的實力至關重要。

哪怕太子勢力再大,若是四皇子林昊的境界,能夠在諸多皇子中一騎絕塵,那麼其登上皇位的概率必然會很大。

這也難怪那林昊會不惜下血本招攬自己。

若是能夠讓大蜀皇帝看到,林昊不僅天賦高,境界高,還能夠有楚懷這樣的門人,心中必然會慢慢朝林昊偏去。

這時,楚懷雙眼微眯,看見那人右手正在慢慢去摸聯絡玉佩,顯然是想朝外麵傳訊息。

唰!

楚懷再度舉起蒼天帝劍刺了過去,那人連忙雙手在前,舉起靈力罩保護。

轟!

這時,一道九玄幽雷又忽然落下,直接將毫無防備的男子砸死。

看著楚懷輕鬆解決掉三人,陳刀忍不住喉嚨滾動一番,驚呆在了原地。

“將他們處理掉,丟遠一些,不要引來妖獸。”

楚懷說罷,便遠離此地,到比較遠的一個地方盤腿坐下,繼續修煉。

聞言,陳刀連忙反應過來,隨後便帶著三具屍體,丟得遠遠的。

……

地麵之上,天牢外,張石坐在太師椅上,眉毛卻是緊緊皺在一起。

“媽的,這幾個廢物怎麼回事,殺個六品,竟然去了這麼久?”

張石手中死死捏住茶杯,急迫的說道。

這次好不容易找機會搭上太子,若是失誤了,今後恐怕再也冇有機會。

他的境界隻有羽化境巔峰一品,若是不攀上太子,今後很難在官場上有什麼前途。

“不好了,張大人,李二他們三個的長生燈滅了!”

就在這時,有下人跑了過來,惶恐的說道。

聽到這話,張石心情一激動,手中力道加大,直接將茶杯捏碎。

他也顧不上擦,轉身走進一間房中,這裡擺放了所有天牢獄卒的長生燈,就是為了提前預知危險的發生。

而他也看見,自己剛剛派出去的那三人,代表他們的長生燈,確實全都熄滅。

“怎麼回事,不就是派他們去殺個羽化境六品嗎?”

張石眉毛緊皺,心中驚疑不定。

“太奇怪了,難道這地下的封印破了,有什麼恐怖的存在逃出來了?”

張石低聲喃喃道。

旁邊的下人聽到這話,一臉惶恐,戰戰兢兢。

“罷了,還是老夫親自出馬!”

沉吟片刻,張石抬起頭,一咬牙說道。

隨後,他便拿上可以穿梭天牢各層的通關玉牌,朝著天牢地下而去。

進了天牢之後,張石又聞到了那股令他不適的血腥氣息,他強忍著不適,迅速朝著底層而去。

很快,他便來到第六層。

見到又有人來,第六層被關押的眾犯人都是一臉茫然,怎麼連典獄長張石都來了。

“老夫派係下來的三個人,你們看見冇有?”張石沉聲問道。

眾犯人麵麵相覷,有人膽大上前,說明瞭情況。

“他們去第七層作甚?”張石一怔。

“似乎是為了抓捕半個月前進來的人,那人去了第七層。”有人說道。

“那小子去了第七層?”

張石一臉驚詫,他記得當初四皇子帶來的那個叫楚懷的人,隻不過是羽化境六品。

這個境界,前往第七層,那不是純粹送死,隻要隨便遇到一隻妖獸,恐怕都難逃一死。

看來,之前那三個人是想帶回楚懷的屍體,所以才死在了第七層。

“正是愚不可及!”

張石暗罵一聲,自己則是朝著第七層而去。

他也要親眼去看看楚懷的死狀。

他的境界是羽化境巔峰一轉,哪怕打不過第七層的妖獸,憑藉手裡的通關玉牌,也能夠全身而退。

……

在讓陳刀處理三具屍首之後,楚懷自己便找到了一處安靜的地方修煉。

他在心中,進行了今日的簽到。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七品丹藥,紫心破障丹!】

隨著係統聲音響起,一道光芒在楚懷麵前落下。

楚懷伸出手,一顆紫色的丹藥落在他的手中,頓時一股充滿生機的濃鬱氣息,瀰漫開來。

見狀,楚懷亦是忍不住眼前一亮。

竟然又是一顆七品丹藥,而且,紫心破障丹是擅長幫助修士破境的丹藥。

他經過這麼久以來的苦修,已然將羽化境六品的修為練到了極致,距離突破到七品,可謂隻有一線之隔。

楚懷冇有猶豫,直接將這顆紫色丹藥放進嘴中,吞入肚裡。

一時間,這七品丹藥迅速化解,大量的靈力頓時充盈了他的全身,他渾身的經脈都漲得鼓鼓的,體表皮膚逐漸泛紅。

楚懷由於境界增長的過快,為了鞏固根基,每個境界的靈力都會經過多次壓縮,這次也不例外。

而這顆丹藥如今成了引子,正將他壓製了許久的大量靈氣都引發了出來,朝著更高境界衝擊。

在紫心破障丹的作用,楚懷境界上的桎梏,亦是緩緩鬆動。

經過了半個時辰沉寂之後,楚懷體內傳來陣陣低沉轟鳴之聲。

下一刻,他的身周,隱隱有著強悍的氣息升騰,隨後有狂風猛地擴散開來,將地麵石塊生生掀起來了一層!

而他的靈力和實力也在瞬間暴漲了一大截。

“終於突破到羽化境七品了!”

楚懷睜開雙眼,臉上佈滿欣喜之情,捏了捏雙拳,感覺體內充盈著大量的靈力。

在一旁的陳刀,滿臉錯愕,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羽化境七品的突破,能鬨出這麼大動靜。

“原來你這小子在這,倒也省的我好找。”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緊接著,張石的身形便出現了楚懷的身前。

“真不知道你是幸運還是不幸,突破的動靜,恰好讓我找到了你。”張石冷眼看向楚懷,緩緩說道。

“你既然來了,也一同去喂妖獸吧。”

看著對麵的羽化境巔峰一轉的老者,楚懷神情淡然的說道。

“他們三人,是你殺的?!”

聽到這話,張石情緒一下冇有忍住,臉上是遮蓋不住的驚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