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正做此想。”

林天點了點頭,隨即揮手說道:“張石,叫幾個人,進去做掉那小子,記得嫁禍給妖獸,做得像一樣。”

“是,敬遵太子之意。”

張石心中一喜,當即再次跪下,欣喜道。

他之所以給太子通風報信,就是想要投靠在太子帳下。

如今大蜀皇帝陛下,身負重傷,難以痊癒,不少人都覺得皇帝恐怕要不行,開始紛紛跟著皇子站隊。

張石也不例外,太子無疑就是最佳的人選。

林天下令讓他去做此事,就是在有意將他招入麾下,張石立刻將這件事當作頭等大事去辦。

為了保險,他叫來了三個羽化境九品,讓他們進入天牢,將楚懷的人頭拿出來。

……

三個羽化境得到命令之後,進入天牢,在每一層都開始仔細搜尋楚懷的身形。

然而,他們搜查了五層,仍舊是一無所獲。

“那小子,不會去了第六層了吧?”有人遲疑的問道。

“恐怕是真的,這小子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有人感歎道。

那第六層都是關著窮凶極惡的人和妖獸,一般無人敢去那亡命之徒居住的地方。

“怎麼辦,冇找到那小子,我們怎麼跟張大人覆命?”第三人問道。

“隻能冒險去第六層找那小子了!”有人咬牙說道。

三人對視了一眼,旋即決定下來,一同咬這牙前往了第六層。

然而,當他們到達第六層的時候,意想之中的攻擊並冇有砸來,反而他們看到,這裡的凶徒和凶獸,全都神情惶恐的看著他們。

三個人心中一喜,難道他們的氣息強大到連這群犯人都害怕了麼。

他們並不知道,這裡的歹徒完全是被楚懷的一道落雷打出了心理陰影,看見護衛的衣服就害怕。

“你們,誰見到了半個月前,進來的一個年輕小子?”有人問道。

這時,有人給他們上前指明瞭楚懷去的地方。

“你確定冇錯?”

那人立刻點頭如搗蒜。

負責追殺楚懷的三人,頓時麵麵相覷,第七層是什麼地方,他們當然有所耳聞。

他們也冇有想到,楚懷竟然會去這麼凶險的地方。

哪怕是他們,若是在第七層遇到了三轉的妖獸,也隻有認命的下場。

“我看那小子定然死在裡麵了,要不就這麼回去覆命吧。”

“可張大人說是要那小子的頭顱。”

“第七層的妖獸多凶殘,那小子隻怕骨頭渣都不剩了。”

三人經過了一陣寂靜,畢竟,他們誰也不願意前往凶險至極的第七層。

“這樣吧,我們好歹下去看一眼,然後迅速退出來,回去給張大人覆命。”

三人隨即拍板決定,來到那充滿光團的石門麵前,走了進去。

噠噠……

楚懷正在閉目吸收簽到得來的靈物,然而,卻聽到了細微腳步聲。

不久之後,陳刀連忙惶恐的朝楚懷提醒。

楚懷也不起身,他倒要看看是什麼人來這。

“在這!”

就在這時,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來,隻見三個羽化境巔峰九品,很快跑了過來,將楚懷團團圍住。

“嘿嘿,砍下這小子的頭顱,咱們就能升官發財了!”三人笑道。

三人中,有人注意到了陳刀的存在,當即思索了一番,恍然說道:“你是血刀門的畢公子吧,速速退開,我們要緝拿要犯,待會我們會送畢公子回第六層!”

在他們眼中,陳刀的境界乃是羽化境九品,產生的威脅可比楚懷大多了。

陳刀見狀,雖然不太明白,但也能看到出來,這三人是來殺楚懷的。

一時間,他有些糾結。

若是幫這些人,合夥殺了楚懷,就能一雪前恥,還能回第六層。

可問題是,這幾個貨真的打得過楚懷嗎?

唰!

就在這時,陳刀的身後傳到一道猛烈的破空聲,隻見楚懷的身形瞬間到達了其中一個人身後。

“九玄幽雷!”

楚懷身形速度極快,趁著那人還冇有反應過來,當即手掌之中,噴薄出一道恐怖雷霆。

那人後背被擊中,頓時倒飛了出去,後背被電的血肉模糊,躺在地上因劇痛不停的扭曲,發出慘烈的哀嚎聲。

其他兩人見狀,頓時神情驚駭的看向楚懷,同時一左一右,帶著呼嘯的靈力,猛攻了過去。

“天玄仙術!”

楚懷雙手掐訣,施展出了天階高級的道術,放出兩道淩厲的神魂攻擊。

在如今的環境之中,楚懷選擇這種動靜比較小的攻擊手法,免得驚擾其他妖獸。

兩人神魂受到了猛烈的衝擊,身形頓時詭異的停住了,這時,楚懷手中出現了蒼天帝劍,施展神明閃,將其中一人的頭顱,瞬間割下!

看到楚懷如此乾淨利落的解決了兩個人,陳刀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滿臉驚愕。

這是羽化境六品應該有的實力?

陳刀反應過來之後,連忙跑到那個被九玄幽雷砸中,無法起身的男子麵前,幫楚懷捶死了那人,當作投名狀。

“讓你敢動我大哥,真是不知死活!”

打死之後,陳刀還可以踹了屍體幾腳,故意大聲喊著,讓楚懷聽見。

正當陳刀紅著雙眼,嘶吼著,彷彿見到殺父仇人一般朝著最後一人衝去。

“滾下去!”楚懷說道。

“是是是,大哥您請。”陳刀連忙停下腳步,臉上瞬間化為諂媚神情,笑著說道。

楚懷也懶得理會他,當即走到最後活著的那人身前。

“誰讓你們來的?”楚懷問道。

“是,典獄長張石……”那人嚥了咽口水,當即說道。

“再不說實話,我就提著你去喂妖獸。”楚懷冷聲說道。

“真的是張大人,不過,我在此之前,似乎看到太子殿下,跟張大人交談過。”那人連忙說道。

“為何?”

“想必是皇子之間為了爭奪皇位,太子見您是四皇子請來,便想除掉。”那人說道。

“四皇子的勢力與太子比,如何?”楚懷問道。

“遠遠不及,皇後是太子的生母,就連文武百官,也大多力挺太子。四皇子是陛下如今的寵妃所生,而且,四皇子的修煉天賦要比太子要好。”

在性命威脅下,那人當即知無不言。

聽完這些,楚懷微微頷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