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懷這樣的人,他見得多了,無非就是想要多一點靈石而已。

蕭火現在雖然冇有了修為,但是他逃離中州的時候,他身上帶了很多的靈石。

他從納戒裡麵拿出了上百枚靈石出來,丟在了楚懷的麵前,鄙夷的說道:“窮逼,夠了冇有?”

“不就是想多搞點靈石,用得著在這裡表現出一副,你很愛你下屬的樣子嗎?”

楚懷看著腳邊上百枚靈石,神色微微有些古怪。

這個傢夥怕不是有什麼大病吧?

這樣一堆垃圾也好意思丟出來?

這還是靈石?

楚懷看一眼,就能夠感受出,這裡麵蘊含的靈力很是稀薄。

跟他前幾天服用的靈髓,還有那一口仙氣相比,完全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拿一堆這樣的垃圾出來,還擺出一副很牛掰的樣子。

這個傢夥怕不是有什麼大病吧!

當然,楚懷並不知道,這堆靈石若是放在外界,肯定會有不少人眼紅的,因為如蕭火所說,他這堆靈石確實價值不菲。

可惜,蕭火遇到的是楚懷!

這樣的靈石,在楚懷眼裡就是垃圾!

“這就是你們的歉意?”

楚懷有些好笑的說道:“拿一堆破爛,就想要打發我,你們當我是要飯的啊!”

破爛?

蕭火不住眼眸微微一睜。

這堆靈石彆說是現在,就算是以前,他天賦異稟的時候,那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然而,在楚懷的眼裡竟然是破爛?

他忽然覺得,楚懷不是瘋子,就是傻子啊!

蕭火臉色鐵青。

他已經忍不住想要發作了。

但是,好在旁邊的柳老及時攔住了他,道:“道友,那你想要怎麼辦?”

“拿幾枚丹藥出來,算是治療費用。”

“然後,再賠禮道歉,你們就可以走了。”

楚懷淡淡的說道。

這個要求一點也不過分。

打傷了得治。

出手傷人,賠禮道歉也很合乎情理吧!

蕭火和柳老的臉色有些難看。

丹藥倒是小事,讓他們跟幾個妖道歉。

這就有點傷臉麵了!

“道友,你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太過於過分了?”

柳老凝聲說道。

楚懷淡然一笑道:“我不覺得過分,你們不這樣也行,那就把命留下來。”

蕭火一聽這樣的話,他心底的怒火再也壓製不住了。

“你欺人太甚了!”

蕭火滿臉漲紅,憤怒的說道:“師傅,不要跟他廢話!”

柳老眼眸陰沉下來,眼中閃過了一抹冷冽無比的光芒。

“道友,彆以為我讓你一步,就以為我怕了你!”

“既然你非要強人所難,那就不要怪我了!”

話音落下,柳老眼中閃過了一抹濃鬱的殺意。

他周身猛然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靈力,如同狂風暴雨般,傾瀉而出!

瞬間,整個第五層的虛空,震盪不止!

“死!”

忽然!

柳老暴起,他抬手一指壓向了楚懷。

恐怖的氣勢與威壓,如同洪水般傾瀉而出。

恍若間,整個鎖妖塔如同陷入了一片狂風暴雨之中。

屹立在那邊的楚懷,就像是黑暗的夜海之中,一片孤舟。

“跟我玩指法?”

楚懷嘴角微微勾起,笑了。

“我來教教你,什麼才教指法!”

楚懷一聲輕笑,猛然抬起右手,一指探出!

“轟隆隆!”

恐怖的威壓與氣勢襲湧而出。

其中,還蘊含著一股無上的氣息!

“這是!”

柳老雙眼駭然睜大,瞳孔急劇一縮,他像是看到了極為震撼的事情!

在剛剛那一個瞬間,他好像是在楚懷的力量當中,感受到了一股仙人的力量!

眼前這個年輕人,怎麼會擁有仙氣?

楚懷絕對不可能是仙人!

仙人豈會被囚禁在這種地方?

唯有一種可能,那一口落入鎖妖塔的仙氣,被楚懷得到了!

並且,被楚懷融合!

因為,楚懷的力量當中,隱約蘊含著仙人的規則力量!

碾壓一切!

他又怎麼能是敵手!

柳老的腦海裡頓時冒出了一個念頭。

那就是逃!

可是,這個時候,他哪裡還來得及逃跑?

“轟隆隆!”

恐怖的巨響傳出!

柳老那一指所釋放出來的力量,猶如摧枯拉朽一般的,全部湮滅!

恐怖的力量,順著手指便湧了上來。

柳老的手指在頃刻間就碎裂開來,化為了道道血花,接著是手臂,全部碎裂!

“嘭!”

最後,柳老整個人猶如一條死狗般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牆上,生死不知。

整個鎖妖塔第四層一片寂靜。

蕭火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切,目瞪口呆。

他一向強勢,引以為傲的師傅,自己最大的倚仗,在楚懷的麵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這……怎麼可能!

蕭火恍若在夢境中一樣,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都懷疑這是在做夢啊!

“那股仙氣好像是改變了我的靈力,讓我的力量蘊含了細微的仙人規則。”

“不愧是仙氣,果然恐怖,僅僅隻是部分細微的規則,就讓我的力量增強了數十倍!”

“若是能夠徹底領悟仙人規則的話,我的力量必定能夠強大百倍,甚至是千倍啊!”

楚懷細細的感悟了一番,心裡暗暗的分析著。

壓下心念,楚懷目光掃向了蕭火,道:“現在輪到你了!”

蕭火臉色驟然蒼白,蒼白到如同白紙一般,冇有半分血絲。

“前輩,饒我一命,剛纔是我不對,我不應該跟前輩這樣說話!”

“我錯了,我給你磕頭了!”

蕭火連忙趴在地上,不斷給楚懷磕頭求饒。

楚懷神色淡漠,冇有半點動容。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實力強大的話,現在跪在地上求饒的那個人或許就會是他!

這個世界,隻有強者才能夠生存,擁有話語權!

“剛纔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你不珍惜,現在求饒,已經晚了!”

楚懷眼中閃過了一抹冷芒。

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現在放過蕭火,難免蕭火日後會來找他尋仇,他可不想留下一個後患!

“不!”

“前輩,我對你有用,我是中州蕭家的嫡子,我知道蕭家的秘密!”

“隻要前輩放過我,我可以把蕭家的秘密告訴你!”

蕭火連忙說道:“前輩,蕭家的秘密是有關於仙人的秘密,我相信你一定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