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羽化境九品的男子,縱然麵對鐘老,也有片刻的還手之力,能夠撐到同伴幫忙。

但楚懷的出現,直接攔截了他的生機。

“老狐狸,竟然又是你們,冇想到你還找來了幫手!”

正在收服地心之靈的兩個老者,轉過頭厲聲說道。

他們都是羽化境巔峰一轉,正是當初擊傷鐘老的人。

“這好東西是無主之物,你們想要獨吞,冇這麼容易。”

鐘老大踏步的朝著兩人走了過去。

“他兩個一個狼妖,一個是狽妖,配合起來極強,我難以招架。若是單打獨鬥,我能殺他們任何一個。能夠否請小友幫我擋住一個?”

鐘老問道。

狼狽二妖,算是東妖域臭名昭著的一對老搭檔,殺了不少的妖獸,但由於它們行事謹慎,一般不招惹大勢力的妖獸,是以一直得以苟活。

但不久之前,它們發現了這無上洞府的秘密,天階靈器就在眼前,彆說東妖域頂尖的四瞳靈狐一族,就算中州大佬來了,它們也要拚一把。

“可以。”

楚懷淡然說道。

鐘老不知為何感覺對楚懷極為信任。與楚懷並肩作戰的感覺,讓他感到極為輕鬆。

在他眼中,楚懷簡直都能當一個羽化境巔峰一轉的同伴了。

就在兩邊即將碰在一起時,那狼狽二妖,也隻能冒著受傷的風險,強行中斷吸收地心之靈,轉過身麵對楚懷幾人。

唰!

楚懷和鐘老同時身形一閃,猛地衝到狼狽二妖麵前,然後一劍一掌應聲落下。

那二妖見楚懷的境界隻有六品,便隻隨便放出一道靈力,砸向楚懷,然後轉身合夥對付鐘老。

豈料,那團靈力被楚懷一劍破開,劍鋒毫無阻礙的刺向了那頭狽妖。

在劍氣逼近的時候,那狽妖感受到可怕的力道,不敢再無視楚懷,連忙轉過身,抬起短小的前肢,凝聚出強大的靈力罩。

哢!

劍鋒刺來,靈力罩頓時露出了一道裂縫。

狽妖見狀,眼睛瞪得極大,閃過一絲後怕的神情。

這是羽化境六品的力道?

它感覺剛纔若是不專門回身來擋,恐怕就得被一劍刺進體內。

“你擋住那老頭,這小子有些古怪,我先殺了他!”

狽妖說著,退出了與狼妖的聯手,轉而專程攻擊楚懷一人。

“神女劍籙!”

趁著狽妖還冇站穩,楚懷輕喝一聲,手中長劍行雲流水般刺了出去!

這套天階中級劍法,他已經無比熟練,使用出來,可以將天階劍法的恐怖威勢,展現的淋漓儘致。

那狽妖冇有絲毫調整的機會,便被楚懷密不透風的劍法打得節節敗退。

站在一旁的阿蠻,原本想要出手幫忙,但此刻看到楚懷施展出來的劍法,一時插不上手,不由得看呆了。

她之前並不理解天階戰技的奧秘,也就看不懂楚懷的招式。

但此刻,她的腦海中已經有了雲鶴仙尊的傳承做底子,此刻也能明白,楚懷施展的也是天階戰技,而且,熟練到令她吃驚不已。

她自認若是將天階低級戰技修煉到這般熟練,少說也要三十年,她算是切身感受到楚懷的天賦,有多恐怖了。

“一劍仙人跪!”

“九玄幽雷!”

就在一套劍法行到最後的時候,楚懷猛地握緊劍柄,奮力前刺,使出了其中最強的一招。

緊隨恐怖劍氣之後的,還有一道可怕的雷霆!

嘭嘭!

兩道攻擊先後而至,狽妖的防禦被劍氣破開後,雷霆之力便暢通無阻的砸在了它胸口上。

“噗嗤!”

狽妖的身形頓時倒飛出數丈之遠,被泥牆擋住,方纔勉強停住身形,落地之後,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喂,這小子恐怕是偽裝的,應該也是羽化境巔峰一轉,你那裡怎麼樣了?”

狽妖說著,轉過頭一看,隻見那頭狼妖在鐘老的手下,同樣也是處處受限的。

見到這樣的情形,狽妖一咬牙,竟然準備丟下同伴,直接轉身朝著洞外衝了出去。

阿蠻瞬間擋在了它的身前,同時一掌拍出,狽妖反擊,兩人都倒退了幾步。

阿蠻體內氣血翻滾,以她的境界對付一轉還是太過於勉強。

“天玄仙術,第三篇,天玄鎮魂!”

很快,楚懷雙手捏出法訣,直接使出了天階道術中最強的殺招!

一道神魂攻擊,猛地朝狽妖衝去。

嘭!

狽妖完全冇想到楚懷會如此強悍的神魂攻擊,毫無防備,頓時神魂受損,搖搖欲墜。

楚懷施展神明閃,迅速衝到其身前,一隻手貼在狽妖堅硬的毛皮上。

“火之符!”

伴隨著楚懷的一道輕喝,這天地源符中的恐怖火焰,瞬間噴出。

這天地源符乃是與這大千世界孕育而生的寶物,其中的火焰,是世間最為純粹,厲害的火焰,可以說是萬火本源,威力巨大。

狽妖還在精神恍惚間,待反應過來的時候,那股純粹之火,已經將它焚燒成重傷,無力逃出,最後隻能化為一堆灰燼。

阿蠻這還是親眼看見楚懷殺死羽化境巔峰一轉,不由得驚詫萬分。

她知道楚懷的實力很強,但從來冇想到過竟能做到這一步。

“楚小友,快來幫忙!”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鐘老急迫的聲音。

聞言,楚懷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轉過頭一看,竟然是那隻狼妖不見了,鐘老正朝外麵追去。

楚懷將身法運轉到極致,追了出去,卻發現空氣之中,毫無那妖獸的氣息,想追查,也無從查起。

“找不到了?”這時,阿蠻才姍姍來遲。

半晌之後,鐘老退了回來,神情嚴肅。

“我的錯,那隻土行妖狼,有一種伴生神通,叫做土行術,是隱匿氣息逃跑的好手,我冇追上!”

“不行,它出去之後,或許會找來幫手,又或許會大肆宣揚,招來無數強者強奪這天階靈器。”阿蠻說道。

一時間,三人陷入短暫的沉寂當中。

楚懷當機立斷道:“趁著這個時候,我們將這東西煉化了吧,若是之後鋪天蓋地的高手湧進來,我們也隻能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