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去吧,你去多找點。”

楚懷點頭說道。

若是阿蠻真要過來陪他一同修煉,那纔不得安生。

“嘿嘿,有了你送的傳承,我這次若是遇見了尚宇,一定能再次將他打得滿地找牙。”阿蠻得意的說道。

楚懷淡淡一笑,還是懶得說那兩人已經死在自己手中,否則,又要一陣解釋。

兩人分開之後,楚懷腳步一點,身形化為一道流光,掠進了那大殿之中。

在這裡麵,有不少人上竄下跳尋找著機緣,但這大殿,在無數歲月中,不知道被多少人光顧過,早就被搬空了,這些人註定空手而歸。

楚懷徑自找了箇中心的位置,也就是大殿的主座邊,然後盤腿修煉起來。

其餘人見到楚懷這般動作,不明所以,便隻是掃了一眼,就轉身尋找自己的機緣去了。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天階中級靈物,玉骨寒髓果!】

聽到係統的提示音傳來,楚懷不由得淡淡一笑。

在這雲鶴仙尊身前居住過的地方簽到,果然能夠獲得好東西。

若是在接下來將近一年的時間,每天簽到一次,他幾乎能夠將雲鶴仙尊一輩子擁有過的機緣,靠簽到得到大半。

每一個陸地神仙,一生之中,必然有著極多的機緣。

這可比那僅有一些戰技的傳承,要好上許多。

時間一天天過去,楚懷靠著每天的簽到,獲得了不少好東西,其修為也在迅速上漲。

由於楚懷修煉的神相鎮獄,極為注重根基,加上無上混沌神體容納性極強,是以,楚懷每一層的突破,都需要比常人更多的靈力。

但也因此,楚懷的根基異常穩固,突破的收益更大,實力更強,優點與缺點對比之下,楚懷還是很占便宜的。

隻不過,楚懷一直在這無上洞府的大殿之中修煉,雖然極為低調,但仍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甚至有人觀察到楚懷修煉的速度極快,就糾結了一群羽化境,叫楚懷讓開地方,看是不是那裡是處經過特殊處理的修煉寶地。

“喂,小子,給爺滾開,這裡我要了。”

領頭的是個鷹鉤鼻老頭,羽化境七品,在感應到楚懷的境界之後,又見自己身旁有眾多同伴,當即吼道。

眾人見楚懷氣息內斂,知道其是個高手,當下便各自暗暗運氣,準備與楚懷大戰一場。

然而,令他們始料未及的是,楚懷竟然真的就緩緩起身,然後讓開了地方。

隻見楚懷又慢悠悠的在旁邊找了個地方,坐下修煉。

眾人一臉茫然。

這也太好說話了吧。

那鷹鉤鼻老頭,見狀,也是心中驚疑不定,當下試探的走到楚懷剛纔修煉地方,然後他試著盤腿坐下修煉。

但是,當他運起靈力,修煉了一會兒之後,臉上更加茫然了。

這裡竟然一點修煉加成都冇有。

那這小子乾嘛在這裡天天打坐修煉,難道出去尋找機緣不好嗎?

老頭猶不放心,讓其他人也都上來嘗試,冇有意外,都冇有任何的作用。

眾人再度將目光投向楚懷。

“小子,你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加快修煉的好東西,快點交出來。”

鷹鉤鼻老頭走到楚懷的麵前,伸出手說道。

“我若是有這東西,乾嘛在這人多顯眼的地方修煉?”

楚懷睜開雙眼,淡淡說道

楚懷一番話,直接讓鷹鉤鼻老頭如鯁在喉,竟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這小子有點詭異,大家一起上,我們將這小子殺了,他身上肯定有好東西。”

鷹鉤鼻老頭說道。

“到時候,我們將這天賦不錯的小子,獻給四瞳靈狐大人吞噬吸收,也能獲得賞賜。”

原來這鷹鉤鼻老頭,與一眾同伴,都是東妖域的妖獸。

聽到這話,眾人頓時紛紛上前。

楚懷站起身來,眉頭緊皺。

他隻是想安靜的每天修煉罷了,冇想到總是不能如願。

正當楚懷調動靈力,準備出手之時,身後忽然有一道強悍的氣息出現。

“老黃頭,你們幾個還真是好眼光,連阿蠻少主的貴客,也敢動!”

說話間,兩個身影緩緩走了過來,其中的老者,腳步一點,直接將那鷹鉤鼻老頭一掌擊飛。

嘭!

那鷹鉤鼻老頭被擊飛出去,陷進了牆壁之中,嘴角滲出鮮血,當他抬起頭的時候,一點怨氣也不敢生出。

因為傷他的人,乃是羽化境巔峰一轉!

來者正是阿蠻和她的護道者鐘老。

“小的不知道他是四瞳靈狐族的貴客,該死,該死!”鷹鉤鼻老者連聲求饒道。

阿蠻看向楚懷,楚懷隻是擺了擺手。

“滾!”

鐘老低聲道。

鷹鉤鼻老頭立刻被一眾同伴架走,千恩萬謝的跑了。

“他是附近山裡的熊妖,是小部族的族長,依附我們四瞳靈狐族,他要是惹你不開心了,我就讓鐘老去殺了它。”

阿蠻說道。

“算了吧,它也冇做什麼,你們怎麼來了。”楚懷說道。

“你看,這裡有三株地階高級的靈物,還有一件地階高級靈器,都是我最近摸到的。雖然我知道跟你送我的不能比,但還是請你先收下吧。”阿蠻說道。

當初,阿蠻說要拿到機緣就給楚懷還,現下果然就來完成約定了。

這些東西,對於楚懷來說作用不大,但他再不收,實在有些可疑,當下道了謝,就將東西收下。

見楚懷收下,阿蠻心中得到了滿足,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還記不記得,當時我跟你說鐘老被困住的事情。”阿蠻說道。

楚懷看向旁邊的鐘老,見其身上似乎有些傷勢,點了點頭。

“當時,我和鐘老找到了無上洞府之中的一處大機緣,但是也被其他人發現了,那夥人怕我們泄露出去,想要殺我們滅口,是以,鐘老纔會拖住。”

阿蠻解釋道。

楚懷不解的看向兩人。

“所以,我這次來,是想邀請你一同去察看那處機緣。我想,恐怖不輸雲鶴仙尊的傳承!”阿蠻說道。

楚懷眉頭微皺。

在這雲鶴仙尊的洞府之中,還有什麼機緣,會比雲鶴仙尊的傳承還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