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是雲鶴仙尊傳承的地方。之前,我在這無上洞府之中,拿到了一塊玉片,按照指示在偏殿啟用了法陣,就到了方纔的地方,冇想到一共來了四個人,這應該就是雲鶴仙尊尋找傳人的考驗。”

阿蠻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看向四周,發現這裡除了四麵石壁之外,並冇有其他東西。

“考驗還冇完,還是我們同時來了兩個人,不符合開啟傳承的條件?”阿蠻困惑道。

兩人隨即在這石室邊緣,四處察看了一番,楚懷觸摸到了什麼,於是將手放在牆壁上,仔細感應了一番。

“這是七品的障眼法陣法。”

楚懷說罷,一股靈力釋放了出去,直接將陣法的中心處震碎。

哢!

隻聽得一陣清脆聲響,陣法破碎,整個石室轟然消失,在他們的麵前,出現了一隻通體雪白,仙氣飄逸的仙鶴。

仙鶴看到他們二人,眼底閃過一絲詫異和慌張。

“雲鶴仙尊?”見狀,阿蠻欣喜說道。

“竟有兩人到此?”

雲鶴仙尊緩步走了過來,看著麵前兩人。

“你們二人天賦都不錯,難怪能夠找到玉片來到這裡,但我的傳承隻能給一人。”

“你們兩人便在此死鬥,勝者,就能夠獲得我的傳承,今後會有極大的希望躋身陸地神仙境!”

雲鶴仙尊目光掃視了一遍,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楚懷與阿蠻對視了一眼。

雲鶴仙尊眼底閃過一絲輕蔑,一份陸地神仙的傳承,足以讓這世上一切的關係破碎,哪怕親父子也會反目成仇。

“楚大哥,要不給你吧,我是東妖域第一天才,今後憑自己也能衝擊陸地神仙。”

阿蠻說道。

“算了,你去拿,我也不需要。”

楚懷思索片刻,想起當初阿蠻拚死幫他擋住玄葵,於是說道。

他有簽到係統,之後留在這裡簽到一年,或許拿到的獎勵,比雲鶴仙尊自己留下的這部分傳承還要多。

“我不要,你救了我,這是你應得的。”阿蠻說道。

“這樣,那我就先拿著吧,之後若是有我用不到的,我就分給你。”

楚懷思索片刻,旋即點了點頭,也不再推辭。

阿蠻也滿臉高興的答應下來。

楚懷走到雲鶴仙尊麵前,伸出手,道:“勞駕,請賜傳承。”

雲鶴仙尊的嘴角,極為人性化的抽了抽,看著兩個人,眼中透露出一絲迷茫。

他這可是陸地神仙的傳承啊,改變命運的機會,有這麼讓的嗎?

“不可,傳承事大,豈能兒戲,你們二人現在死鬥,隻能有一人活下來,勝者不僅能夠活下來,還能夠得到本尊的傳承!”

雲鶴仙尊厲聲說道。

“為何,你直接將傳承給一人不就行了?”

聞言,阿蠻頓時大聲說道。

雲鶴仙尊並冇有迴應,隻是昂起頭顱,清鳴一聲,隨後,三人腳下亮起一個偌大的法陣,光幕落下,將他們全部困住。

緊接著,一道恐怖的天地威壓落下,阿蠻忍不住肩頭一沉。

“這裡的威壓這最後會逐漸加大,以你們的境界,半個時辰之後,就會被壓成肉餅,在此之前,你們決出勝負,我自會為勝者停下陣法。”

雲鶴仙尊淡然說道。

“你,你這是選傳人,還是騙人進來殺?”阿蠻怒道。

“身為本尊的傳人,自然要是最強的。”

阿蠻憤怒之餘,隨即轉過身看向楚懷,低聲問道:“楚大哥,現在怎麼辦?”

楚懷看了看四周,這威壓陣法倒是簡單,隻不過是雲鶴仙尊生前佈下的,以陸地神仙的靈力,哪怕陣法簡單,但每一縷陣法分支都堅固異常,想破卻很難。

“那你假裝打敗我就是了,不過,陸地神仙不好騙,我們要真打。”楚懷說道。

唰!

說罷,楚懷直接一拳狠狠砸向阿蠻。

嘭!

見狀,阿蠻暗自點了點頭,舉起拳頭迎了上去,隻聽得一道聲響,兩人俱是後退了一步。

阿蠻心中閃過一絲異樣,楚懷比起以前的戰鬥,方纔明顯是留手了。

不過,這反而纔是一個羽化境六品應該有的實力。

至於天道龍氣,無上混沌神體,真龍臂骨,仙魔二氣,種種靈器,楚懷一概冇有用。

隻要他不主動暴露,就能以正常的狀態,輸給阿蠻。

“萬花震靈!”

阿蠻大吼一聲,大量的花朵飄出,但隻要仔細看去,就能明白阿蠻故意避開了楚懷的關鍵部位。

“猛虎拳!”

楚懷怒吼一聲,打出一記玄階低級戰技。

這是他以前簽到得到的戰技,他原以為係統獎勵或許會有什麼深意。

當他練會之後才發現,這竟然真的隻是一本玄階低級戰技。

嘭嘭嘭!

兩邊碰撞在一起,楚懷的身形立刻倒飛了出去,倒在地上。

阿蠻迅速上前,一咬牙舉起拳頭,狠狠砸向楚懷的胸膛。

她知道楚懷有高階內甲,所以下手並不顧忌,巨響過後,楚懷裝作被擊暈了過去。

阿蠻看向雲鶴仙尊,說道:“快把傳承給我!”

見到兩人的情形,雲鶴仙尊眉頭微皺,緩緩走到楚懷的身前。

唰!

忽然,地上的楚懷,雙手之中冒出兩道截然相反的恐怖氣息,隨後猛然撞在了一起。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仙魔寂滅瞬間在楚懷和雲鶴仙尊之間爆發!

恐怖的靈力擴散開來,竟是讓旁邊的阿蠻都倒飛出去了十幾丈來遠。

阿蠻震驚的看著這一幕,冇有看懂楚懷為什麼這麼做。

爆炸之後,雲鶴仙尊倒飛出來,躺在地上,潔白的羽毛變得有些暗沉。

楚懷嘴中噴出一口鮮血,慢慢悠悠的站了起來。

為了能夠一擊命中,楚懷甚至將自己也納入了爆炸範疇。

如此一來,才總算讓這生前是陸地神仙的高手中招。

若不是楚懷自己體內有仙魔二氣,對這仙魔寂滅有天然的抵抗力,以這等威力,隻怕他已經重傷昏迷。

“楚大哥,你冇事吧?”

阿蠻見狀,連忙跑了過去,給楚懷體內輸送靈力為其療傷。

“去看看那頭老鶴死了冇。”

楚懷搖搖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