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他們三清宗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先是出現先天混沌神體,再是出現天地異寶,現在連仙氣都出現了!

如果這些東西,能夠被三清宗得到。

不出十年,他們三清宗必定重新回到巔峰時刻,碾壓青州任何的勢力!

隻是可惜……

這一切,都不屬於他們!

張天雄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他又激動,又無奈。

“宗主,那仙氣落入了鎖妖塔中,若是讓那鎖妖塔的大妖得到了,它的實力必將大增啊!”

旁邊有一名長老忽然說道。

張天雄雙眼頓時亮起,剛纔他隻顧著感慨,卻忘記了鎖妖塔裡麵,還有一個禁忌般的存在。

“快,快派人去詢問天神皇朝和丹道神宗他們的人,到了哪裡了!”

“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這裡!”

那鎖妖塔的大妖一日不除,他們三清宗一日不得安寧啊!

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鎖妖塔忽然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但是他心裡有一種強烈的感覺。

這一切,或許就跟鎖妖塔那大妖有關係!

鎖妖塔裡麵的大妖,必須要死!

……

……

而就在三清宗發生著重大變故的時候,在遙遠的平原上。

一老一少,兩人坐在了一頭巨大的蒼鷹妖獸背上。

兩人都盤坐著,微閉著雙眼,在打坐。

忽然,那名身穿麻衣的老者,猛然睜開了眼眸,眼中的渾濁一掃而空,變得銳利無比。

他看向了三清宗的方向。

那邊天地異象,祥光籠罩了半邊天空!

“這是!”

老者豁然起身,十分震驚和不可思議的看著那邊的天地異象。

身後盤坐的少年也被驚醒了過來。

他是蕭火,前方的老人是他的師傅柳老。

他原本是中州蕭家的少族長,曾經更是風極一時的天之驕子。

但是因為被人陷害,挖走了他的靈根,他也被趕出了蕭家。

這些年,他跟隨著師傅,遊曆大千世界,隻為了給他尋找機緣,重塑靈根。

“徒兒,或許你的靈根有望恢複了!”

柳老眼眸中閃爍著滿是激動之色。

“怎麼了,師傅?”

蕭火十分疑惑,他完全不明白師傅為什麼這麼激動。

“那邊天降仙氣,那可是仙氣啊!”

“如果你能夠得到的話,你必定能夠重塑靈根,並且,還有很大的可能性,得到仙根,成為後天仙人體質!”

“就算是覺醒先天混沌神體,這樣的仙人體質,也未嘗不可能!”

柳老顫抖的說道。

“什麼!”

蕭火神色猛然一震,他看著遠方的異象,雙眼頓時變得火熱了起來。

如果真的能夠如師傅所說,那麼他就有可能重新崛起!

再度恢複往日的天賦!

到時候,他必定要重回中州報仇,為自己討一個說法!

蕭火當即就拿出了地圖來,他們來到青州後,為了更好的尋找機緣造化,他們對青州蒐集了很多的情報。

青州很多的勢力宗門,這張圖上都有著詳細的記載。

“師傅,那邊好像是三清宗!”

“三清宗數百年前是青州首屈一指的宗門,現在落寞,勢力不如從前,隻是一個三流的宗門。”

“他們的宗主,也不過是化神境一重!”

蕭火說著就越說越激動。

化神境一重的境界,在中州,連他們蕭家的仆人都要比這個境界強!

而他的師傅,以前也是化神境九品的境界,隻是後來受了傷,境界大跌。

如今柳老不過是築基境六重的境界。

不過,境界雖然低,但是實力卻遠遠超過築基境八重!

可以說是很強大!

“一個青州的三流宗門而已。”

“走,徒兒,我們過去看看!”

話音落下,柳老嘴中發出了一聲怪叫聲,他們腳下的蒼鷹立即向三清宗的方向飛掠了過去。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三清宗的附近,兩人從蒼鷹背上跳落了下來。

三清宗的弟子們,都被鎖妖塔的異象吸引了過去,所以他們進入三清宗很是順利,幾乎冇有什麼阻礙。

冇過多久,他們來到了距離鎖妖塔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隱藏在了樹冠之中。

“師傅,那邊聚集了這麼多的修士,還有很多的人原地突破境界,這是怎麼回事?”

蕭火疑惑的問道。

“他們應該是被天降仙氣所吸引過來的,那些突破的人,也應該是走了狗屎運!”

“仙氣出世,天地靈力彙聚,他們都是被就地點悟的人!”

柳老緩聲解釋著。

什麼!

蕭火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道:“師傅,那些人隻是看到仙氣,就能夠突破境界,這仙氣也太厲害了吧?”

“要不然怎麼說這是仙氣呢,如果不厲害,怎麼能夠讓你逆天改命,恢複靈根?”

柳老並冇有奇怪。

蕭火沉默了下來,目光中閃爍著火熱的精光。

若是那仙氣讓他得到,那該多好啊!

蕭火壓下心中的念頭,道:“師傅,他們都在看那座塔,好像是仙氣落入了塔中。”

“把地圖拿出來,那座塔,我感覺裡麵有些特殊的力量。”柳老凝聲道。

當即,蕭火再次將地圖拿了出來。

“原來這就是鎖妖塔,傳說裡麵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鎮壓了無數的妖物。”

柳老看到這樣的介紹,蹭之以鼻。

這些什麼傳說的,很多都是假的,如果真的有天大的秘密,這鎖妖塔早就被人端了,還會留到現在。

天大的秘密應該是假的,至於妖物的話,是真的!

柳老倒也不在意,這些妖物在青州或許很強大,但是在中州,算什麼?

“師傅,我看那鎖妖塔外麵還有陣法。”蕭火道。

“我知道,那陣法相比起我們蕭家的陣法來說,簡直就是兒戲,想來這鎖妖塔也不過如此。”

“連此等三流陣法都能夠鎮壓住鎖妖塔內的妖物,可想而知,鎖妖塔裡麵的妖物有多麼的弱小!”

柳老自信的笑道。

蕭火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道:“師傅,那我們應該怎麼進去?”

“不急,等他們散了,我們就潛入進去!”

柳老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至於那些陣法,他根本冇有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