哢!

就在這時,楚懷忽然一拳落下,伴隨著清脆聲響,直接轟碎了隱藏千年水蘭的陣法,

之後,楚懷伸出手,徑直朝著那株靈物抓去。

“你瘋了,還差幾天就是天階靈物了,現在摘隻是地階靈物而已!”

尚宇一驚,連忙吼道。

周老不再觀察,而是直接身形暴起,朝著楚懷衝去。

在他們看來,楚懷肯定是覺得自己在周老麵前,搶不到天階靈物,便想著事先毀壞。

嗡!

然而,楚懷在伸出手的同時,將體內的混沌仙氣輸送進了千年水蘭之中。

混沌仙氣所蘊含的強大生機,讓千年水蘭的增長速度迅速提升。

隨後,這株千年才長出一片花瓣的靈物,而此刻,卻是長出了第十朵!

混沌仙氣雖然冇有將所有靈物都提境的能力,但推動幾天的生長週期,還是能夠辦到的。

嗡!

與此同時,長為天階靈物的萬年水蘭,立刻放出一道光芒,直插雲霄,在空中化為一片祥雲。

天階靈物出世的景象,讓周圍人都抬起頭望去,興奮不已。

尚宇和周老,更是滿臉驚愕的看向楚懷。

“快,搶回來!”

尚宇怒吼一聲,和周老同時衝了過去。

雖然他們不明白為什麼還差幾天的靈物會突然長成,但天階靈物的誘惑,已經讓他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周老更是全力以赴,以天階靈物的靈性,服用之後,他或許就能夠將困擾數百年的修煉瓶頸鬆動,突破到羽化境巔峰二轉!

而楚懷,在拿下萬年水蘭的一瞬間,就直接往自己嘴裡拋去。

他向來信奉的是落肚為安,好東西能不過夜就不過夜。

“咕咚!”

在尚宇和周老全要瞪出血的目光注視下,楚懷直接將滿嘴芬芳的萬年水蘭,嚥進肚中。

“雜種,這是老子三十年前就發現的,你給我吐出來!”

看著天階靈物被奪,尚宇氣得幾乎快要吐血!

嘭!

在這個時候,周老已然衝到了楚懷身前,盛怒之下,全力一掌悍然拍了過去!

“天道五元旗!”

楚懷低吼一聲,天階高級靈器迅速運轉開來,五麵旗幟出現,將他各項能力迅速提升。

“神女劍籙!”

隨後,楚懷一劍遞出,恐怖的漫天劍氣,瞬間籠罩了周老!

周老仗著境界高深,強行用靈力抵擋這些劍氣,雖然不至於致命,但也是暫時停住了身形。

天階靈物的出世,讓周圍無數人正朝這邊趕來。

楚懷不願再拖下去,趁著周老處理劍氣的時候,伸出兩隻手。

“仙魔寂滅!”

頓時仙氣與魔氣混在一起,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量,狠狠砸向冇有防備的周老。

周老事先並不覺得楚懷能有多強的攻擊力,是以重心都放在進攻上,當仙魔寂滅衝到他身前的時候。

他甚至感受到了一種深入骨髓的恐懼。

退!

周老此刻心中隻有這一個想法。

但在他退後的一瞬間,壓抑許久的仙魔二氣猛地爆炸開來!

嘭!

隻聽得一道巨響,周老麵前爆發出宛如太陽般的猛烈光芒,這爆炸之強,甚至站在旁邊十幾丈遠的尚宇,都被直接震飛了出去。

下一刻,周老的身形,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直接倒飛出去,滾落在地,倒在血泊之中,紋絲未動。

而這位羽化境巔峰一轉,竟是直接當場暴斃!

尚宇幾欲吐血,他強行撐起身子,卻看見了周老暴斃的模樣,當下嚇得麵容呆滯,手腳冰涼。

他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護道者,如此境界的高手,竟然會死在羽化境六品的手上!

在釋放出仙魔寂滅之後,楚懷自己也是被震退了好幾步,強行穩住身形。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實戰中,使出這一招。

而且,為了能夠一擊立功,他甚至還藉助了天道五元旗,釋放出了超出自身實力的仙魔二氣。

這一招之後,他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幾乎耗儘,經脈也受到些許損失。

這時,被天階靈物吸引的人快要趕到,楚懷也來不及處死尚宇,當即轉身,腳步一點,身形便朝著遠方暴衝而去。

尚宇看著麵前的景象,好半晌回不過神來。

這時,周圍有不少高手圍攏過來,抓起尚宇,就逼問天階靈物的下落。

尚宇被打的受不了,就指向楚懷的方向,但以楚懷隱匿氣息的法訣,他們感受不了那個方向,有任何的氣息。

天階靈物衝昏了所有人的頭腦,尚宇被眾人不斷的嚴刑逼供。

……

楚懷施展神明閃的速度,比起羽化境九品都不遑多讓,加上隱匿氣息的法訣,很難會被人跟上。

不久之後,楚懷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盤腿坐下,逐漸吸收體內萬年水蘭的靈力。

在他強悍的無上混沌神體中,那天階靈物的恐怖靈力,無法衝破經脈,隻能是慢慢被楚懷煉化。

大量的溫和靈力,融入楚懷的身體,但楚懷並冇有將之用在提升修為上,而是用來增強自身體魄。

實在融合不了的,纔會被吸進丹田之中。

這樣做的好處,便是能夠最大程度的將根基打牢,唯有這樣,後續的修煉才能順利。

修煉如同築高樓,若是一層不穩固,那上麵建的越高,隱患反而就越大。

這是楚懷在修煉天階高級功法,神相鎮獄中領悟到的,後來太平老人在教他的時候,也有過同樣的教導

在無上混沌神體強力的壓製靈力下,楚懷的根基之穩固,幾乎到達了前無古人的境界。

“呼!”

過了足足一天一夜之後,楚懷方纔緩緩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濁氣。

萬年水蘭的大部分藥力已經被他煉化吸收,他剛剛突破到六品的境界,又漲了不少。

當然,天階靈物的藥力,並非那麼容易就吸收完的,尚有一部分殘留在楚懷體內,在之後的一段時間內,都會日夜滋補他的身軀。

之後,楚懷並冇有急著起身出去,而是靜坐一陣,恢複靈力。

直至將使用仙魔寂滅,所消耗的靈力補了回來,楚懷方纔徐徐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