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男子冷笑一聲,隨後身形猛地化為了一頭熊的模樣,身形宛如小山般,舉起偌大的熊掌,狠狠砸向楚懷。

地心獅熊,是一種防禦力和攻擊都很強的妖獸。

地階高級靈物其中蘊含的大量靈力,它不相信同境界的楚懷,能在這一時半會能吸完。

它要直接吃了楚懷,間接吸收藥力。

“天玄仙術!”

楚懷並未直接出手,而是在身前捏出幾道手訣,隨後一道恐怖的神魂攻擊衝了出去!

麵對著皮糙肉厚的妖獸,楚懷選擇了神魂攻擊,這種更直接的攻擊方式。

羽化境的神魂還不算太強,很少有會神魂攻擊的,是以這招,讓地心獅熊意想不到。

嘭!

果然,地心獅熊巨大身形猛地一怔,彷彿頭顱受到了重擊,迅速往後麵倒去,嘭的重重落地。

楚懷迅速上前,抽出蒼天帝劍,狠狠刺向了地心獅熊的頭顱。

“彆殺我,我知道有一處地方,有大機緣,可能會有天階靈物出世!”

這時,地心獅熊滿臉惶恐,連忙說道。

“在哪兒,我警告你,若是欺騙我,你會死得很慘。”

楚懷冷聲說道。

“不會的,就在那邊的五百裡左右,應該是之前那位雲鶴仙尊,曾經培育的一株靈物,現在馬上就要長成天階靈物了。”地心獅熊道。

“帶路。”

楚懷思索片刻,抓起地心獅熊的後脖頸,在其指引下,迅速朝前方衝去。

不久之後,他們來到了一座山腳處,這裡有著一片隱蔽的花圃,而花圃的中央,則有著巨**陣,掩蓋了什麼東西。

楚懷乃是八品陣法師,一眼就看出了這陣法遮蓋中,培育著一朵巨大的藍花,散發出濃鬱的溫和靈力。

千年水蘭,地階高級靈物。

但是,按照上麵花瓣的數量與紋理,楚懷認出來,這朵靈物已經是九千九百多年。

估計隻差幾天時間,就能夠成為萬年水蘭,踏入天階靈物的範疇。

“你怎麼會知道這裡有天階靈物即將出世?”

楚懷詫異的問道。

“是上一次無上洞府關閉之前,尚……有人發現了這朵千年水蘭,看其即將成為天階靈物,便不捨得提前摘下,而是用陣法擋住,等著這次來采摘。”

地心獅熊心中驚駭楚懷能一眼看穿陣法,它為了拖延時間,故意將語速拖慢。

唰!

就在這時,楚懷的身後忽然傳來猛烈的破空聲,緊接著,一道致命的攻擊落了下來。

楚懷不得已放開地心獅熊,轉而回身一掌打出。

嘭!

兩人手掌相撞,狂暴的靈氣炸裂開來,頓時將兩個人都震得後退了數步。

楚懷抬起頭望去,隻見出手的人,是一個老者,羽化境巔峰一轉。

在老者身後,還有一個麵熟的男子,正是當初在外界挑釁阿蠻的吞月妖狗族,尚宇。

“尚大哥,此人覬覦您的靈物,我冇能攔住他!”

就在這個時候,地心獅熊化為人形,跑到尚宇麵前,躬身說道。

“熊岩,你未免太冇用了,連個人族都打不過。周老,殺了那人!”

尚宇冷笑道。

地心獅熊滿臉羞愧,偷偷看了一眼楚懷,忽然眼睛瞪得極大。

唰!

隻見,楚懷在和老者對了一掌之後,竟是腳步一點,身形直接閃到了地心獅熊麵前。

“荒天指!”

楚懷淡然的伸出一指,夾帶著恐怖的靈力,狠狠砸向了地心獅熊!

嘭!

下一刻,地心獅熊躲閃不及,佈滿驚恐的麵容凝固在臉上,胸腔直接被一指碾碎!

站到一旁的尚宇,感受到那恐怖的力道,身形下意識的迅速往後閃去。

而作為尚宇的護道者,那羽化境巔峰一轉的周老,忍不住臉色一變,連忙護在尚宇身前。

他心中亦是震驚不已,他冇有想到,隻有羽化境六品的楚懷,竟然速度快到他一時冇反應過來。

甚至,還在他眼皮底下殺了人。

“不用這麼看著我,我給過你機會的。”

楚懷看著地心獅熊生前驚恐的眼神,一腳將其屍體踹飛了出去。

“你很強啊。”

尚宇緩緩開口說道。

“這千年水蘭我要的,你可以滾了。”

楚懷看了一眼尚宇,淡淡說道。

“嗬嗬,不知死活。”尚宇冷笑一聲。

在他眼中,楚懷構不成任何威脅。

雖然楚懷一招擊殺了他的跟班,但他自認也能夠做到,更何況,他還有羽化境巔峰一轉的高手護衛。

“你的實力似乎不錯,要不是水蘭快要成天階靈物了,我不想節外生枝,一定會好好陪你玩玩。”

“周老,殺了他!”

尚宇語氣冰冷的說道。

“是,少主!”

那羽化境巔峰一轉的老者,腳步一點,身形迅速朝著楚懷衝殺了過去。

“九玄幽雷!”

麵對一轉高手,楚懷直接催動體內雷霆,繚繞在拳頭之上,隨後一拳猛力迎了上去。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天龍真氣與真龍臂骨,同時催動!

嘭!

兩拳相撞,頓時爆發出了一道極為恐怖的聲響,大量的靈力擴散開來。

而楚懷和那周老,幾乎同時被震退了開去。

見到這樣的情形,尚宇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堂堂羽化境巔峰一轉,竟然會與六品打成平手。

按照常理來說,楚懷應該被一拳轟殺成渣纔是!

那周老也是滿臉驚駭,他修煉到這個境界,遇到的對手不計其數,但相差這麼多境界,還能一拳擊退他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你到底是什麼人?!”

尚宇忍不住喊道。

在他看來,楚懷必定是隱藏了境界,或許是哪個九轉化仙境的老陰比。

否則,光憑表麵的境界,怎麼可能擋得住羽化境巔峰一轉。

楚懷一言不發,走到那株裡千年水蘭麵前。

“你現在摘不了的,不用裝模做樣。現在摘了,隻不過是普通的地階高級靈物罷了。”

尚宇盯著楚懷,冷聲說道。

周老則是緩緩朝著楚懷逼近,準備再次出手。

他們二人都不覺得楚懷回去摘千年水蘭,是以對於楚懷的站位絲毫不在意,隻想著如何慢慢找機會殺了楚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