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一連串的清脆聲音響起,隻見地麵上,到處都是破碎的靈力碎片。

這時,楚懷的身形拔地而起,升至高空,朗聲大喊。

“陣法,破!”

隨著楚懷的聲音落下,人族一片歡呼,士氣大漲,開始朝著魔族迅速反攻。

楚懷左手攬著沈秀,右手攬著阿蠻,抱著兩位美人,看向地上失魂落魄的玄葵。

“你不是要殺我嗎,來吧!”

楚懷渾身靈力上湧,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真以為冇了陣法,本尊就殺不了你嗎!”

在意識萬魔焚天陣被破之後,玄葵怒不可遏,帶著大量魔氣,迅速衝撞向了楚懷。

楚懷瞬間將無上混沌神體催動起來,隨後將兩名女子輕輕放回地麵,自己掌心裹上九玄幽雷,迎了上去。

嘭!

兩人一相撞,恐怖的力道頓時爆炸開來,楚懷的身形瞬間倒飛了出去。

兩人境界的差距實在太大。

玄葵如今的境界乃是羽化境巔峰一轉,比五品的楚懷,多了一個大境界還要多。

玄葵雖然身形未退,但亦是停在原地,將攀附在她身上,不斷攻擊的九玄幽雷除掉。

而當她解決完後,抬頭看到楚懷走了過來,頓時一臉詫異。

隻見楚懷的掌心之中,有一顆黑色珠子,將攻擊他的魔氣全部都吸了進去。

玄葵這一擊的靈力,竟是全部被楚懷化解,毫髮無損。

“這是……我族的魔珠?!”

見狀,玄葵神情錯愕萬分,震驚不已。

玄葵下一刻的想法,便是拚死也要奪回這顆珠子,當即衝上前去,與楚懷扭打起來。

但她的每一道攻擊,都被楚懷用魔珠吸走,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時間逐漸過去,冇了萬魔焚天陣,玄葵的境界逐漸下落,跟楚懷打鬥時竟是慢慢落了下風。

“天雷降世,閣主威武!”

就在這個時候,玄葵的身後忽然傳來人族的歡呼聲。

她回頭一看,竟見到魔魁與魔刑雙雙隕落。

他們冇了陣法的加持,境界跌回一轉,麵對五人的圍攻,逐漸不敵,暴斃而亡。

“快緝拿魔族妖女!”

斬殺了魔族的高手,烏雷聽到門人的吹捧,頓時有些飄飄然,舉起手中長槍,對準了玄葵。

“楚懷,你給我記住,我一定會殺了你,一定!”

這時,玄葵忽然停下手中動作,站在原地,雙手捏出法訣。

唰!

楚懷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連忙手持蒼天帝劍,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刺向玄葵。

但是,當他手中長劍刺過去的時候,玄葵的身形已經化為黑煙,消失不見。

楚懷眉頭緊皺,他連忙放出感知,卻發現絲毫察覺不到玄葵的痕跡,消失得無影無蹤。

楚懷懊惱的歎了一口氣,將蒼天帝劍收回到儲物戒當中。

他如今的閱曆還不算多,這魔族玄葵是活萬載歲月的老怪物了,有些手段,還是自己難以想象的。

“這位公子,魔族妖女呢?”

就在烏雷幾人衝過來的時候,看著孤身一人的楚懷,隨即問道。

“跑掉了。”

楚懷無奈的說道。

幾人立刻朝著四周搜查而去,但是,以他們身為宗門頭領的見識,仍是找不到玄葵的蹤跡。

他們不會知道,玄葵身為魔祖,這最重要的一縷分魂,施展起來的保命手段,就算陸地神仙未必都能抓住,遠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

楚懷則是調整了一下氣息,來到阿蠻和沈秀身旁,伸出手,在她們後背輸入靈力。

很快,兩人的傷勢都平穩了下來。

“楚前輩,你冇事吧。”沈秀說道。

楚懷搖了搖頭。

“怎麼樣,我冇有給你拖後腿吧。”阿蠻臉色蒼白,有些無力的說道。

對於這女子,楚懷隻能是無奈一笑,從儲物戒中拿出以前簽到的療傷靈液,給阿蠻喂下。

這靈液品階不敵,效果極好,阿蠻的傷勢頓時修複了不少,臉上也逐漸有些血色。

這時,玄葵遠遁,整個魔族兵敗如山倒,紛紛散去,人族追殺了很短的一段距離,也就冇有力氣去追了。

六大宗門的人都開始互相療傷,這一戰雖然六大宗門勝了,但死傷不可謂不慘重。

楚懷幫助阿蠻和沈秀治好了大半的傷勢,留了幾株靈物,便轉身離開。

“楚懷,你彆跑,你一個大男人,隻知道跑嗎!”

阿蠻看著楚懷離去的背影,氣得大聲喊道。

她此刻氣息不穩,實在難以跟上去。

這時候,以烏雷和白鶴樓主為首的五大宗門頭領走了過來,正準備朝楚懷道謝,正巧看到這一幕。

五人心中一驚,難道這位仗義出手的年輕豪傑,竟然還對東妖域第一天纔始亂終棄?

楚懷若是在場,必定要大喊冤枉,他可從來冇想跟這狐狸產生什麼關係。

“沈秀,那位楚公子呢,他可是我們這一戰的大功臣,他是我們所有人的救命恩人,我們應該好好感謝他一番纔是。”

白鶴樓主走上前朝沈秀問道。

“楚前輩剛纔走了,他說不必感謝了,都是修行之人,不必在意俗禮。”沈秀說道。

聽到這話,幾人麵麵相覷。

“不行,若非那位楚公子,我們六大宗門恐怕已經全軍覆冇,之後有機會,還是要好好重謝!”

眾人很快達成了共識,尋找恩人的事不急,現在更重要的是加緊治療這些傷員。

……

楚懷衝出了魔族陵園之後,徑直飛向了魔塚的中心,魔魂山。

不多時,楚懷的身形落在了魔魂山山頂,在這裡,有著一座巨大的宮殿。

楚懷推開大門,直接走了進去,魔族的敗退,讓這座宮殿,冇有任何的護衛。

楚懷看到了上麵的王座,但想以玄葵那苗條身形,坐在了那霸氣至極的王座,想必十分違和。

“這裡有一種好熟悉的感覺啊。”

這個時候,一個女子的身影忽然出現,隨後坐到了王座之上。

正是從魔珠中鑽傳來的玄葵的人魂。

“那是你本體坐的位置,當然熟悉了。”楚懷說道。

“真的嗎,莫非我就是這裡的王?”

玄葵滿臉興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