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五人互相扶持療傷,看著麵前隻是受了輕傷的魔魁和魔刑,滿臉恐懼。

“這麼快,就要全軍覆冇了,看來你們還是不行啊!”

玄葵冷眼掃視了一圈,淡淡說道。

白鶴樓主雖然最先受傷,但因為遠離戰場,此刻目光透過血戰不已的人族和魔族,不斷掃視這陵園地底的陣法。

但是,這陣法實在過於精妙!

他縱然是七品陣法師,仍是看不出任何端倪。

“難道,我們六大宗門聯手,今日竟是要全軍覆冇了嗎?”

五個宗門頭目中,重傷的一位,顫聲說道。

聽到此話,眾人心中一涼,烏雷連忙掃視向四周,想要尋找逃脫的方向。

白鶴樓主瞥了一眼苦戰的門下弟子,收回目光,繼續尋找萬魔焚天陣的破綻。

他們若是下令撤退,六大宗門潰不成軍,必然會造成極大的傷亡。

一籌莫展之際,白鶴老人的目光落在了一位年輕男子的身上。

他蒼老的麵容上,眼睛頓時瞪大了幾分

隻見,那男子正運起靈力,不斷的轟擊地麵,而隨著他的進攻,竟然真的有陣法破碎的跡象。

當然,那是用來保護萬魔焚天陣的七品防禦陣。

不時有魔族朝男子靠攏,但不論境界是羽化境幾品,都會被他隨手擊殺,然後繼續低頭破陣。

此人正是楚懷。

“難道,那就是救下沈秀他們的人?”

白鶴樓主顯然清楚六大宗門中,冇有這號能夠迅速破除七品陣法的人物,當即低聲喃喃道。

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異樣,魔祖玄葵眉頭一皺,猛地轉過身,低頭朝著地上看去。

看著大陣的防禦被破壞,又看到了那男子的身影,玄葵的臉色瞬間僵硬。

“楚懷,又是你這個雜碎!”

玄葵怒吼一聲,渾身頓時湧現出大量的靈力,朝著楚懷暴衝而去。

“有人能破開陣法,大家快拖住魔族!”

白鶴樓主見狀,頓時高聲喊道。

他自己則是第一時間衝過去,擋在了玄葵的身前。

“老東西,找死!”

玄葵見到楚懷之後,滿腔怒火幾欲噴出,現在又被白鶴樓主擋住去路,舉起右拳怒而出手,朝著前麵猛砸過去。

玄葵出拳之時,天上凝聚出一個巨大的拳影,帶著滔天魔氣,狠狠砸中了白鶴樓主。

嘭!

接觸的一瞬間,白鶴樓主嘴中鮮血狂噴,瞬間灑落滿地,他的身形也如落石般,直接墜入地麵。

之後,玄葵繼續朝著楚懷衝去,卻發現,自己的麵前,被無數人擋住了去路。

“找死!”

玄葵隨手一揮,瞬間擊飛了大片,但下一刻,她發現,又有無數人迅速補充上來。

她與楚懷不過幾十丈的距離,卻始終難以接近。

楚懷明白自己被玄葵盯上,眾人又在幫助他攔截玄葵。

楚懷知道,這個時候,他隻有將這陣法破掉,才能對得起眾人的以命相護。

萬魔焚天陣外層的防禦陣法,已經被破掉,他的靈力足以直接衝擊這八品陣法。

但萬魔焚天陣的陣法精妙無比,楚懷放進去的靈力攻擊,都被直接煉化,反而成了陣法的養料。

原來,萬魔焚天陣運轉之時,同樣受到這無數魔族的靈力反哺,楚懷想要用蠻力破開陣法,就需要擁有能與幾百魔族相加起來對等的靈力。

這幾乎是不可能。

“你們再擋,也是徒勞,楚懷,這陣法你是不可能破開的!”

幾息時間,玄葵已然殺了數十人,距離楚懷不過幾丈。

這幾丈的距離前,卻是擋了十幾個年輕人,其中便有天師樓的沈秀。

“魔女,我是不會讓你接近楚前輩的!”

沈秀梗著脖子大聲喊道。

雖然她很懼怕,在她看來,現在是她能夠給楚懷還救命之恩的機會。

“魔祖是吧,想動楚懷,你先經過我這一關吧!”

這時,一隻巨大的白色狐狸忽然落下,攔在了玄葵麵前。

正是全力以赴之下,露出本體的阿蠻。

“四瞳靈狐,東妖域第一天才,彆忘了,你們部族可是我們魔族附屬!”

玄葵冷笑道。

這運轉起來的萬魔焚天陣,就算讓她來破壞,都不可能短時間破解,所以,她並不著急。

“我族人臣服,不代表我也是!”

“萬花震靈!”

這時,阿蠻怒吼一聲,身周忽然飄出眾多的靈力花朵,在飄到玄葵周圍後,瞬間爆炸開來!

然而,激盪起來的漫天灰塵當中,一道身影,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衝了出來。

正是玄葵。

嘭!

隻見玄葵隨手一揮,直接將阿蠻震飛了出去,倒在地上,發出狐狸哀嚎的叫聲。

之後,玄葵走到了雙手大開,一臉決絕的沈秀麵前。

在沈秀的身後,是蹲在地上苦思的楚懷。

玄葵抬起右手,正欲一掌拍死沈秀。

沈秀雙眼緊閉,小臉煞白,等待著自己的死亡。

轟!

就在這時,兩道怪異的聲響忽然傳來。

眾人轉頭望去,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隻見蹲在地上的楚懷,忽然伸出兩隻手,掌心朝上。

緊接著,兩隻掌心之中,爆發出一黑一黃,兩道氣流,擴散出來的強大氣息,讓在場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

混沌仙氣,混沌魔氣!

隨後,在玄葵驚駭的目光注視下,楚懷兩隻手緩緩靠攏,那兩道氣息,竟然混雜了起來。

楚懷將最頂尖純粹,且性質相反的兩道氣流合在了一起。

若是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必然會忍不住罵一句瘋子。

轟!

下一刻,恐怖的轟鳴聲傳來,擴散開來的氣息,直接將周圍數百人直接震飛了出去。

玄葵都被那恐怖餘波震退了數十步,勉強穩住身形之後,滿臉驚駭的看向楚懷。

嘭!

仙氣與魔氣,如同水火般不容,卻被楚懷情形融合在一起,然後迅速扔進了萬魔焚天陣當中。

頓時,整個陵園地麵都鼓脹起來,隨後瞬間爆炸,恐怖的力道,將陵園帶出了一個長達數百丈的巨坑。

這些無數魔族的墳墓,也隨之在空中炸為灰塵。

哢擦!

這個時候,一道琉璃破碎般的清脆聲音傳來,整個戰場瞬間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