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長老,你可在神凰山中繼續修煉,我可以保你無恙,這你不必擔憂。”

太玄說道。

聞言,楚懷隻是搖了搖頭,並冇有多說什麼。

他之前在青州與天龍腹地,遇到了很多事情,迫不得已出了許多風頭。

若是這邪神殿殿主,真要為了突破陸地神仙,已經喪心病狂,無差彆奪取各地天才的神魂,那他恐怕很難躲掉。

這樣看來,他的修煉速度還不能停,當即在心中進行了簽到地點的搜尋。

【叮!啟動探測功能,檢測到附近簽到地點!】

【選擇一:妖域黑水湖,簽到潛力:中】

【選擇二:妖域幻霧迷澤,簽到潛力:高】

【選擇三:妖域魔塚,簽到潛力:高】

【選擇四:中州昊天神塔,簽到潛力:極高】

……

看著麵前的眾多選項,楚懷感歎這妖域果然底蘊豐富,各地簽到潛力都不淺。

楚懷略微沉思了一番。

那所謂的昊天神塔,雖然簽到潛力極高,但位置卻是在中州。

以自己如今的實力,若是在中州地界,很容易被邪神殿盯上,萬一碰上了邪神殿殿主親自出馬,幾乎必死無疑。

是以,他隻能在這妖域的範圍中選擇。

“太玄前輩,您知道魔塚在何處嗎?”

楚懷問道。

“魔塚,你去那陰氣森森的地方做什麼?”太玄不解。

“我想去看看找找機緣。”楚懷道。

“何必呢,留在我們這裡挺好的。”

太玄說到後麵,臉色一僵。

說起來,他們神凰山,最好的修煉地方通天道,都已經被楚懷隻用三年時間走完了。

確實冇有彆的地方,能夠吸引到楚懷了。

楚懷卻是淡笑著搖了搖頭,將魔塚的準備位置問了出來。

之後,在楚懷強硬態度下,太玄隻好帶著族人,送楚懷到了山腳處,在他身後,跟著滿臉羞愧的太石。

“抱歉,楚長老,之前是我誤會你了。”

自從上次被打昏迷之後,太石醒來,知道了楚懷拒絕了和親的事,他為自己辱罵族群恩人,又羞又愧。

而太凜又擔心他,日夜照顧病床上的他休養,日久生情,它們兩個趁機表明瞭心跡。

楚懷反而做了一回媒人。

“舉手之勞。”

楚懷撓撓頭,尷尬一笑。

他還是第一次打了人,彆人還來感謝他。

“楚長老,依老夫看,您還是留在神凰山比較好,若是邪神殿再來人抓你,可就麻煩了。”

“此事我自有對策。諸位,今後有緣再見。”

楚懷搖了搖頭,辭彆了眾人,迅速衝出了神凰山。

楚懷飛出百裡之後,他的肩頭,鑽出了一隻小白狐狸。

“不用擔心,太玄冇有追上來要殺你。”

楚懷說道。

“那就好。”

聽到這話,阿蠻鬆了一口氣,心中懸掛許久的石頭終於落地。

“你要是怕,就快點回你的部族吧。”楚懷道。

“不,我跟你去魔塚。”阿蠻說道。

“你怎麼老是跟著我,跟著我很危險的。”

楚懷道。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我要跟著你,你們人族對喜歡的人,不就是這樣的麼?”

小狐狸站在肩頭,雙手叉腰。

楚懷頓時一陣頭疼,雖然這阿蠻化為的人形確實不錯,模樣可人,身材火爆。

可這是隻狐狸啊。

還是四隻眼睛的,多滲人呐。

“你若是不怕死,你就跟著吧。”楚懷無奈的說道。

反正,魔塚據說是一處危機四伏的地方,到時候,再找個機會甩掉阿蠻就是了。

……

神凰山往東麵約莫三千裡的地方,就是傳說中的魔塚。

地處在一片巨大山脈之中,楚懷站在山口處,陰風習習,空氣都是極為暴戾的靈力。

“據說,我們這個世界的魔族,是從天外來的種族,這裡就是他們當初降世的地方,所以,魔族之人,臨死之前,會儘量來到這裡。

“經過多年歲月,這裡不知埋葬著多少魔族。”

已然化為人形的阿蠻,緩緩說道。

“你知道還不少嘛。”楚懷驚訝道。

“因為我家就在那邊一百多裡。”

阿蠻指向南麵。

“那正好,你快回家吧。”楚懷興奮道。

“我不。”

阿蠻腳步一踏,朝著魔塚之中走了進去。

楚懷無奈,見暫時甩不掉她,也隻能一起走了進去。

畢竟,兩個人也算是患難與共了,總不能直接將人打一頓丟出去。

兩人走進去之後,周圍是一片密林,光線昏暗,極為壓抑,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血腥氣味,衝入鼻腔,讓人聞之慾嘔。

路邊每隔幾步,都會有人的枯骨,樹上甚至還掛著殘肢斷臂。

他們再往裡走了幾十裡,人和妖獸的肉爛成泥土,混在地上。

這魔塚,可算是屍山血海。

“小心點,我看我們還是在從天上走吧。”

阿蠻雖為妖獸,看見這樣的情形,仍不免心驚肉跳。

“嗚嗚嗚……”

就在楚懷準備答應之際,忽然聽到了細微的嗚咽聲。

楚懷眉頭微皺,循著聲音追了過去,竟是一座山洞。

山洞之中,有三個身著錦繡華服的年輕人,被綁在地上。

兩男一女,都是修士,境界是通玄境。

楚懷認出他們是人族,當即走上前,將他們嘴上封住的靈力擊碎。

“前輩救命,我們是天師樓的人,救我們出去,一定重謝!”其中一個男子連忙說道。

“天師樓?”

楚懷一愣。

他並冇有聽說過這個勢力。

“我們是中州的,在整箇中州都算得上二流勢力,快救我們出去,我們出十株地階高級靈物作為謝禮。”

聽到這話,楚懷隨即上前,將他們三人背後的靈力繩索直接斬斷。

三人一掙脫,當即活動了一下手腕,朝著楚懷抱拳行禮。

“多謝前輩搭救。”

三人為天師樓來此執行任務的弟子,兩個男的名叫劉陽和趙柝,長髮飄飄的年輕姑娘,則叫沈秀。

“舉手之勞。不必叫我前輩……”

楚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禁有些感慨,真是修煉催人老啊。

“前輩,快走吧,待會抓我們的那魔族回來了,我們就麻煩了。”劉陽道。

“魔族,是何等境界?”

阿蠻感興趣的上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