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等人,則是一臉錯愕,冇有想到,他正極力幫忙掩飾,楚懷自己反而跳了出來。

“哈哈,太玄兄,看來你們神凰山戒備不怎麼樣,有人溜進來了都不知道,我來幫你料理了。”

柳嫣大笑起來,她見到太玄幾人驚訝,還以為它們真不知道楚懷的存在,隨即笑道。

之後,她將手中的長劍對準了楚懷,靈力緩緩運轉起來。

“你自己還敢跑出來,真是找死啊,省的我費力去找,我們走吧。”

“想抓我走,那得讓我看看的實力!”

楚懷從儲物戒中抽出了蒼天帝劍,亦是對準了柳嫣。

見狀,柳嫣忍不住發出嘲笑聲。

“小子,我看你真是瘋了,區區羽化境五品,也敢朝我二轉出劍!”

柳嫣嘲諷這一句時,太玄朝楚懷使了一個眼色,明顯是在問要不要幫忙殺了這個女子。

楚懷隻是搖了搖頭。

如今,他剛剛在通天道中修煉了三年,正想試試自己進步了多少。

麵前這個女子,就是很好的練手對象。

實在不行,再讓太玄一招結果了便是。

“太玄兄,我現在就將此子帶走,之後再為叨擾賠罪。”

柳嫣腳步一點,身形暴衝,手中的長劍,凝聚出劍氣,直接刺向楚懷!

唰!

楚懷亦是在同一時間揮動蒼天帝劍,迎了上去。

兩柄劍的劍尖相對,立刻發出了激烈的轟鳴之聲,兩股強大劍氣碰撞,擴散開來的靈力,將地麵的泥土都捲了起來。

而楚懷和柳嫣都是各自退了數步。

柳嫣驚詫不已,她方纔用了五成力,在她看來,這用來對付五品是綽綽有餘的。

“再來!”

感受到對麵傳來的強大力道,楚懷為有一個強勁的對手而高興。

“找死,靈蛇劍法!”

柳嫣再度衝上前來,這一次她施展了地階高級戰技,威力更是驚人!

就在眾人以為楚懷又會用劍法迴應時,楚懷卻是猛地在身前凝聚火焰,然後噴出!

太玄這邊,眾多太虛神凰頓時驚訝不已,隻見楚懷施展的,竟是它們族獨有的鳳翼天翔!

而且,楚懷的鳳翼天翔,施展起來,似乎要比它們還要強。

它們心中除了困惑,更多的還是激動,當初楚懷救下它們全族時,就是用的這一招。

而太玄也是瞳孔猛縮,他認了出來,這是由它始祖點化後的鳳翼天翔。

可始祖為什麼會點化楚懷一個人族?

柳嫣冇想到楚懷會突然變招,迎麵被火焰砸中,直接倒飛出去數丈,又連忙穩住身形,滅掉火焰。

“這是太虛神凰族的鳳翼天翔,你怎麼會用?”

柳嫣畢竟境界高深,見多識廣。

“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

楚懷將無上混沌神體運轉開來,隨後又調動了混沌仙氣,天道五元旗增強自身,掌心之中有雷霆閃動。

“九玄幽雷!”

伴隨著一道猛喝聲,一道恐怖的雷霆從楚懷的掌心噴出。

這幾乎是如今楚懷的全力一驚,施展出來之後,甚至連空間都隱隱有了扭曲之感。

麵對比自己境界低許多的楚懷,柳嫣從未想過躲開,當即運起大量靈力擋在自己身前。

然而,在和九玄幽雷接觸的一瞬間,她就後悔了。

哢哢!

她的靈力罩,如同紙糊的一般,直接被雷霆轟成碎片。

九玄幽雷繼續前行,砸在了她胸口的傷口處,血肉飛濺。

方纔鳳翼天翔砸出來的傷口還冇好,這又被九玄幽雷震飛出去。

柳嫣身形搖搖晃晃,捂著胸口,嘴角流出鮮血,眼睛死死盯住楚懷。

“好好,不愧是殿主都記掛的神魂,我一定會將你走帶走!”

隻聽到一陣怒吼聲,柳嫣的氣息忽然暴漲,幾乎快要接近三轉。

唰!

見狀,楚懷腳步一點,施展開了神明閃,幾乎是一瞬間,他就來到了柳嫣的背後。

“神女劍籙!”

楚懷直接刺了出去,意圖在柳嫣用秘法提升境界完成前,打斷對方。

嘭!

在楚懷的劍光落在柳嫣身上的一瞬間,一道光芒乍放,震開了蒼天帝劍。

“桀桀桀,楚懷你現在,必死無疑了!”

已然將境界提升到三轉的柳嫣,冷聲笑道。

楚懷愣了一下,隨即朝著太玄丟了一個眼神。

唰!

太玄的身形悄然消失,直接衝到了柳嫣的身後,同時舉起右掌,如刀一般,狠狠劈下。

嘭!

頓時,那右掌打在柳嫣肩頭,幾乎快要將她的整天手臂震碎,連同體內的靈力都動盪不安。

一瞬間,太玄連出數招,以高一轉的巨大優勢,將其瞬間打成了重傷,讓她再難抬起右臂。

“太玄,你作甚,你瘋了不成,敢與我邪神殿為敵?”

柳嫣驚恐的大聲喊道。

唰!

下一刻,在她身前,楚懷的身形忽然出現,手持天階靈劍,猛地刺穿了她的胸膛。

柳嫣直到臨死之前,都還在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向楚懷。

在她看來,區區羽化境五品的楚懷,她手到擒來,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被楚懷反殺。

她更想不通,太玄身為太虛神凰的領袖,為何會為了一個五品的人族小子出手,不惜得罪邪神殿。

太玄在這個時候,將垂死的柳嫣,直接一拳轟殺成渣。

而其他幾個邪神殿的人,也瞬間被太玄所殺。

“彆怪我提前出手,那女子在跟邪神殿發信號,不儘早殺了會很麻煩。”太玄說道。

“無妨,多謝太玄前輩出手相助。”楚懷抱拳說道。

“你被邪神殿盯上了?”太玄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隨即將自己在天龍腹地奪得魁首,吸引了邪神殿的事說了一遍。

“真奇怪,邪神殿殿主以往雖然也喜歡吸收天才的魂魄,但也冇有這麼著急的,手都伸到天龍腹地去了。

“莫非,他是到了什麼突破的關鍵時候?”

太玄摸了摸下巴,神情有些疑惑,語氣中充滿了驚詫。

聽到這話,楚懷也忍不住長吸一口氣。

以邪神殿殿主已經是九轉化仙中的八轉,再往上是什麼境界,不言而喻。

若是真讓邪神殿殿主完成目的,那他可就睥睨天下的陸地神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