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妨,當初本尊以這項絕技,打遍整個大千世界,聲音遠揚,如今這群子孫實力不濟。

“你天賦倒是不錯,若是能夠用這戰技,殺了玄葵,再度名揚天下,也不算墮了我的威名。”

神凰始祖,笑著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含笑行禮。

“我送你出去。”

神凰始祖說罷,雙翼一揮,白光再度落下。

等到楚懷眼前景象恢複時,他已經回到了第五百階的位置。

此次,他相當於又得到了一本天階高級戰技,算是收穫匪淺。

他深吸了一口氣,繼續朝著上麵走去。

……

當楚懷的身影消失了之後,太玄幾人愣了一下。

眾人還在困惑不解之際,太玄卻是明白,楚懷是被先祖招去了。

當初,他也有過這樣的際遇。

不過,楚懷既然不是本族的,想必先祖也冇有教過楚懷什麼。

之後,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楚懷又上了兩百層,到達了第七百層!

在這個時候,楚懷的身形才慢了下來。

雖然楚懷按照它們的願望,終於是暫時慢下來了,但它們已經麻了。

楚懷竟然直接一路衝到七百層。

這可是太虛神凰中曆代高手,才能達到的地方。

楚懷原地休整了起來,之後走得每一步都極為艱難。

如今太虛神凰族中的最強者,也是在當初達到了羽化境巔峰一轉,纔來到這裡。

楚懷的節奏雖然慢了下來,但仍是有緩慢前進,而且也始終未被那天地威壓壓垮。

四瞳靈狐阿蠻,在衝到三百階的時候,就被震飛了下去,之後再也上不去,便乾脆回到石台上,等著楚懷。

對於楚懷的成績,太虛神凰的們從一開始的驚詫到習慣成了麻木。

楚懷甚至還發現,在這等強大的威壓下,能夠讓潛能激發,他運轉功法修煉,修為提升得更加迅速。

於是,楚懷在這通天道登玉階的同時,還在藉助天地威壓,不斷進行修煉。

日子一天天過去,如此過了三年的時間。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是一段不短的日子,但對於已有千年壽元的羽化境來說,隻是閉關的短短一瞬而已。

此刻,楚懷踏步朝著第一千個石階走去。

那是通天道的最後一個石階。

經過這三年的時間,楚懷將自己身上的四株天階靈物都吸收完成了,他的境界也到達了羽化境五品。

而且靈力充盈,幾乎隨時可以突破羽化境六品。

四株天階靈物的作用,當然不會隻能提升一品境界。

事實上,這是楚懷為了穩固根基故意壓製的結果,若是隻為了提境,足夠他升到七品。

藥力更多都被他用來加強渾身各處經脈與體魄了。

噠!

楚懷艱難的邁出了一腳,然後整個身形,都重重的落在了第一千個台階上。

嗡嗡!

大量的白色光芒落在了楚懷的身上,緊接著,一片閃爍著耀眼光芒的羽毛,落在了楚懷的身上。

太虛神凰始祖的羽毛。

這是當初世間頂尖強者的**一部分。

很快,羽毛逐漸消散,融入到了楚懷的體內。

頓時,楚懷的身形變得輕盈了起來,不知不覺間,他幾乎獲得了太虛神凰同等的迅捷體魄。

在速度這一領域,占據了絕對優勢。

之後,楚懷被請出了通天道,來到了外界。

麵朝通天道的石碑,楚懷忍不住長呼了一口氣。

這三年來的簽到,他已經將這裡的簽到潛力,消耗成了中等。

楚懷將阿蠻叫了出來,這小姑娘不敢獨自麵對太虛神凰族,所以一直在裡麵等著楚懷。

“你走到了多少台階了?”阿蠻好奇的說道。

當初第一天的時候,她就已經看不到楚懷的背影了。

“走完了,一共一千階。”楚懷道

阿蠻愣在原地,好半晌纔回過神來,之後,她便決定,不再想著和楚懷這種修煉變態比,簡直就是找虐。

“奇怪,怎麼冇人來迎接你,太虛神凰們呢?”阿蠻四處觀望道。

楚懷亦是有些奇怪的看向四周,倒不是他想彆人來接他,隻是平日裡這附近,有不少太虛神凰休憩的。

莫非神凰山有來了什麼外敵?

“這群小鳥,不會又被一鍋端了吧?”

阿蠻也說出了同樣的疑問。

楚懷聞言,不由得啞然失笑,神識放開,發現山頂上有強烈的氣息,隨即朝那邊而去。

阿蠻也化為狐狸,鑽入楚懷的袖中。

等到他們來到山頂的時候,楚懷才明白過來情況,眼前的場景,讓他一愣。

隻見太玄化為人形,他的身後是整個太虛神凰族。

而它們的對麵,則站著幾個黑衣人。

“幾位,老夫已經說過了,我們神凰山,冇有叫楚懷的!”

太玄朗聲說道。

聽到這話,楚懷一愣,冇想到竟然是在討論自己。

楚懷將目光放在那群黑衣人的身上,這裝扮與氣勢,很是熟悉。

這些人原來是邪神殿的人!

竟然追到這裡來了,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那與太玄對峙,領頭的中年女子,甚至還是羽化境巔峰二轉。

“太玄兄,有冇有,讓我們搜查一番便清楚了。”

中年女子名為柳嫣,身材窈窕風韻猶存,紅唇微微張開,說道。

“不行,當我神凰山是你們家後院麼,滾!”

隻可惜,太玄對人族女子的嫵媚絲毫不感興趣。

“他是邪神殿殿主,強調要帶回去的人,您不會想和殿主他老人家作對吧!”

柳嫣雙眼微眯道。

在遠處聽到這話的楚懷,心中盤算了一番。這女子既然敢以邪神殿殿主壓太玄。

看來,那位殿主的境界,要超過羽化境巔峰四轉。

“提醒你們的一句,我們殿主的實力,可是在三百年前,就是八轉了!”柳嫣道。

“你敢威脅我?”

太玄渾身的氣勢爆發開來,直接將麵前的柳嫣,壓到呼吸一滯。

境界越高,中間的差距就會越大,更何況,兩人還差了兩轉。

“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在這的?”

這時,楚懷忽然走了過來,緩緩說道。

見到楚懷,柳嫣眼前一亮,雙眸之中綻放出驚人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