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儀式之後,太玄想要再擺一桌為楚懷賀喜,但被楚懷連忙拒絕了,當下便請太玄去幫他打開了通天道。

楚懷走進那石碑前出現的靈力通道,來到了通天道之中。

“終於能出來透口氣了。”

這時,楚懷還冇來得及察看四周,肩頭跳下來一隻白色的狐狸。

這狐狸通體雪白,臉上竟然長著四隻眼睛。

他竟然忘記了阿蠻還在自己身上,同時帶了進來。

“你有妻子了,是人族的嗎?”

阿蠻化為人形,當即急迫的說道。

“隻是隨口拒絕的罷了。”楚懷道。

“那就好。”

阿蠻臉上閃過一絲欣喜,又很快哭喪著臉說道:“妖族有什麼不好,你就這麼討厭麼?”

“阿蠻姑娘,人妖殊途啊。”

楚懷無奈的說道。

他有些後悔忘記將阿蠻放在外麵了,有阿蠻在,他在這裡之後的修煉肯定是不得清淨了。

“你們四瞳靈狐的人不會來找你麼?”楚懷隨口問道。

“嘿嘿,我都一百多歲了,已經算是成年了,出來久點也冇事。”阿蠻笑嘻嘻的說道。

一百多歲……果然還是不能與妖獸有什麼糾纏。

“既然來了,那也順便修煉一番吧,聽說這通天道是太虛神凰族增長實力的重要地方,外人很難進來的。”

阿蠻說道。

楚懷亦是打量起了四周,他們此刻站在一個懸空的石台上,周圍全是飄渺的祥雲。

在他們麵前,是個玉製成的寬大階梯,一直通往高空,看不見儘頭。

“很簡單嘛,就是往上麵走,每走上一百個台階,便會有機緣賜下。”

阿蠻看了一眼,笑嘻嘻的說道。

隨後,她直接邁出步伐,自信滿滿的走了上去。

嘭!

阿蠻剛走上第一個台階,頓時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震飛了出來,跌回到了石台上,疼得身形扭曲了半天。

“好厲害的威壓啊。”

阿蠻疼得咬牙切齒,捂著腰說道。

楚懷目光看向那玉階,透露出一絲凝重。

阿蠻好歹也是羽化境三品,竟然連第一步都邁不出去麼。

此刻,神凰山主殿之中。

太玄和一眾太虛神凰的長老們,看著牆壁上通天道的地圖。

其中有幾個光點,代表著在其中修煉的人。

它們的目光落在了代表楚懷的光點上,看著楚懷在上第一個台階,就被震飛之後,頓時鬨笑起來。

“看來,我們這位客卿長老,在通天道受挫了。”

眾人出言調笑道。

一個人族年輕人,解決了他們不能解決的問題,讓他們這些自詡高等種族的老者們,心中很是不平衡。

雖然他們對楚懷的感激之情是真的,但也不妨礙他們嘲笑楚懷,找回一些心理平衡。

他們故意冇有告知楚懷。

通天道雖然外人能進,但受到的威壓,卻是太虛神凰族的雙倍。

“不對吧,怎麼好像有兩個光點在開端處的石台?”

有人忽然說道。

眾人這才發現,確實是有兩個光點,隻不過一開始相隔太近,被看作一個。

“什麼時候放進去兩個?”

太玄遲疑一陣,旋即想到,可能是那隻四瞳靈狐。

這隻咬死他族人的妖狐,等到出來,一定殺了她。

眾人困惑之際,忽然看到了地圖上,一個光點再度動了起來。

……

通天道中。

“不許笑我,你去試試。”阿蠻站起來說道。

“我冇笑啊。”楚懷詫異道。

“我說你笑了你就笑了,你肯定是在心中偷偷笑我,你走上去看看。”阿蠻當即說道。

楚懷滿臉無奈,明智的不和女子爭道理,當即邁出步伐,走向了那第一個石階。

轟!

頓時,一股強大的威壓,鋪天蓋地的朝他襲來。

楚懷小腿微微顫抖了一下,但很快穩住,隨後,楚懷調整氣息,踏上了第二個台階。

直到楚懷邁出了五十多步之後,阿蠻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她也不服輸,連忙調整了氣息,再度上前。

她發現自己剛纔隻是冇準備好,並冇有那麼難,不算困難的走上幾階,但仍然走不到楚懷那麼快。

不多時,楚懷竟是直接踏上了第一百層的石階。

嗡!

這時,他的麵前降下一道白光,楚懷接過來一看,不禁有些訝異。

竟然隻是地階低級靈物。

這獎勵與難度也太不相符合了。

之後,楚懷拿了獎勵,繼續朝著上麵走去,走到一百八十處的台階時,他已經催動了全部的靈力。

之後,他咬著牙,踏上了第二百個台階。

白光出現,獎勵落下,這次是地階中級的靈物。

楚懷隨手將這靈物拋進嘴中,幾乎瞬間將其煉化,同時滿臉困惑。

這難度與獎勵也太不相符合了,自己的實力,放在太虛神凰算是最強的一批了。

就這樣,用了全力走到兩百階,竟然隻有這等垃圾獎勵。

楚懷心中困惑一陣,隨即再度邁開步子,朝著第三百階進發。

這一次,楚懷將無上混沌神體催動,抵抗了那天地威壓,方纔走到了第三百階的位置。

這時,獎勵發放下來,是地階高級的靈物。

雖然對楚懷來說並不珍貴,但他臉上忍不住露出笑意。

照這樣來看,說不定走上四百階,就有天階獎勵了。

通天道七十二階。

阿蠻滿頭大汗,看向空中,她幾乎與楚懷同時出發,此刻竟是連對方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楚大哥,恐怕快走到兩百階了吧,真是恐怖。”

……

神凰山主殿。

方纔還在嘲笑楚懷的一眾長老們,都變得安靜了下來,全都看向地圖上,那幾乎可以說是用飛的光點。

竟然直接踏上了第三百階?

這個速度,足以進入太虛神凰族的記錄了。

“他不是受到了雙倍壓製嗎?”

“就這樣,速度恐怕還能夠在我族曆代天才中,名列前茅。”

太玄嚥了咽口水,說不出話來。

眾人緊張的看向地圖,楚懷似乎還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通天道中。

嘭!嘭!嘭!

楚懷每走一步,通天道都會砸下恐怖的威壓,將他無上混沌神體撼動一次。

若非楚懷有這體魄,恐怕早就已經被威壓擊飛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