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樣的情形,太石的族中好友們,都嚇得紛紛閉上了嘴。

楚懷雙眼微眯,朝太玄拱了拱手。

“無妨,是這小子不知好歹,楚公子手下留情,讓他得個教訓,也是好事。”

太玄點頭說道。

眾人聽到這話,微微詫異,但也都能理解。

畢竟,以楚懷展示出來的實力,又有太玄擔保,應該就是那日救下他們全族的恩人。

在之後的宴會上,眾人輪流朝楚懷敬酒。

太凜坐在桌旁,有些出神,看樣子似乎很擔心都太石的情況。

“太玄前輩,我私自擅闖貴族祖廟,多有叨擾,賠罪。”

楚懷舉起酒杯道。

“罷了,罷了,若不楚公子,我們全族隻怕已經成了他人腹中之物,祖廟既然冇有絲毫失竊,這事,就揭過去吧。”

太玄回酒道。

擅闖他們祖廟實則是大事,但眾人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誰讓此次情況特殊。

“至於太凜姑娘,她心有所屬,再者人妖和親不妥……在下已有家室恕,在下冒昧,此事還是算了吧。”

楚懷想了想,為了不折損對方麵子,隨便編了個藉口。

之後,楚懷感覺自己肩頭痛了一下,那是阿蠻在咬他。

聽到這話,太玄和眾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們見楚懷對著太石出手,原以為他是對太凜有意思。

他們冇想到,楚懷出手,隻是單純的覺得太石聒噪,打擾了他吃飯。

“既然如此,那老夫也不便強求,不過,接下來我族的謝禮,還請楚公子不要再推辭了。”

“在下,恭敬不如從命。”

楚懷點了點頭道。

太凜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朝著楚懷低聲感謝了一句。

楚懷隻是微微頷首,隨後繼續朝著桌上的珍稀妖獸肉大快朵頤。

太凜鬆了一口氣之餘,美眸落在了楚懷身上,慶幸之餘,不禁有些鬱悶。

難道她的容貌,還比不上桌上的烤肉?

“來來,呈上來。”

這時,太玄揮了揮手,幾個女子端著精美木放在了桌上,周圍靈氣濃鬱,顯然是好東西。

“楚公子,這是本族特意挑選出來的謝禮,一株天階低級的赤鍊金參,還有十株地階高級靈物,還望笑納。”

聞言,楚懷將東西收了過來,滿臉驚詫。

竟然是天階靈物

這太虛神凰不愧是頂尖的妖獸種族,天階靈物都能拿出來。

如此一來,他身上足有四株天階靈物。

這若是傳出去,估計各地高手都會瘋狂,如蝗蟲過境般殺向楚懷。

但楚懷並不急著吸收,天階靈物極為珍貴,所蘊含的靈力也多到難以想象,為了不浪費藥力,他要找個安靜地方,慢慢吸收。

宴會持續到了夜晚,方纔徐徐散去。

“太玄前輩,不知貴族還有哪些有曆史淵源的地方,能帶我參觀一番麼?”

楚懷問道。

聞言,太玄含笑著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微微起了警惕。

楚懷的行動太過詭異,先是躲在祖廟之中,如今又要去其他機密要地。

莫非,楚懷是想暗中奪取他們神凰山的氣韻不成?

“正好吃完無事,我陪楚公子逛逛。”

說罷,由太玄帶頭,兩人朝著山頂高處飛去。

太玄刻意將自己的身形速度提高了許多,但蕭辰依然能夠輕鬆跟上。

兩人停留在山頂的一處碑石前,上麵刻有三個字,通天道。

“這算是我族中的一處要地,族中之人,每百年,可走一次通天道。”

“裡麵是先祖留下來的眾多機緣,每走上一百個台階,都會獲得大機緣,走得越遠,天賦越高,是以被稱為通天道。”

太玄說道。

楚懷點點頭,趁機在心中默默進行了簽到。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天階高級靈器,天道五元旗!】

聽到這聲音,楚懷先是愣了一下,之後眼底湧現出掩蓋不住的狂喜。

天階高級靈器!

若不是旁邊還有太玄到場,楚懷隻怕是要當場歡呼起來。

這地方能夠被係統評為簽到潛力極高,果然是有不少的好東西。

太虛神凰的先祖,也不愧是傳說中能夠毀天滅地的神獸,在他們這祖地簽到。

獲得的好處,簡直要比他在青州和天龍腹地獲得好處,加起來還要多。

“前輩,你聽說過天道五元旗嗎?”

楚懷趁太玄冇注意,將那獎勵的五麵旗幟瞬間收回儲物戒,然後轉過頭問道。

“原來,楚公子偷偷溜進我們神凰山,是為了那天道五元旗而來。”

聽到這話,太玄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這天階高級靈器,是當初我族的始祖,據說五麵旗幟各有妙用,能夠增強器主的各方麵實力。當初老祖憑此靈器,同時斬殺五個陸地神仙。”

“隻不過,這物件早就失傳萬年了,老夫若是有,也不至於當初被那三族逼入絕境。”

聽到楚懷覬覦自己種族的至寶,太玄非但冇有敵視,反而是對楚懷放下了警惕。

雖然,楚懷是來偷東西的,但在他看來那東西既然冇有,也就談不上什麼威脅。

相反,楚懷目的暴露,反而讓他安心。不然,他還要在心中一直猜忌楚懷的目的。

楚懷摸了摸手上的儲物戒,眼底閃過一絲光芒。

雖說獨自應付五人,是太虛神凰始祖本來就實力極強,但也能側麵說明這天道五元旗的威力。

五麵旗幟分彆能夠增強他的靈力,神魂,體魄,力量與速度。

“我能去這通天道裡修煉嗎?”

楚懷說道。

“按規矩,外人進去是不行,除非在我族身居高位。不過,楚公子,你既然救了我一族,不如拜你為客卿長老,老夫便可讓你進通天道修煉。”

太玄思索了一番,隨即說道。

“那就有勞了。”

楚懷當場答應下來,客卿長老算是一個清閒的職位,反正隻是掛個名而已。

太玄答應了下來,在第二日的時候,就在族中進行了封客卿長老的儀式,楚懷的身上被撒上了各種香薰。

客卿長老的確認本來極為苛刻,但楚懷情況特殊,救了它們全族,也並無人有異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