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外麵的太虛神凰清鳴聲之後,楚懷才明白,太虛神凰一族可能是失利了,全都躲回了祖廟中修養。

而且數量越來越多,楚懷明顯感受到空氣中的血腥味逐漸變得濃鬱。

聽聲音,幾乎所有的太虛神凰都退到了祖廟地下。

嘭!

這時,一道重物倒地的聲音響起,引得太虛神凰們一陣驚呼。

一道強悍氣息傳來,楚懷明白,方纔摔進來的,恐怕那羽化境巔峰四轉的太虛神凰老祖。

冇想到,連這麼強的神凰老祖都敗退回來。

看來,外麵那些妖獸的聯手進攻,比想象中的要強。

這時外麵傳來嘈雜的聲音,有許多形態各異的強大妖獸,都湧入到了這祖廟之中。

領頭的三頭異獸,分彆是外形接近狼,虎,豹形的妖獸。

實力都是羽化境巔峰三轉。

是各自族中的老祖。

“太玄老鬼,真是好久不見了,你的實力還是冇有長進啊!”

為首的血翎天狼首領,緩緩上前,冷聲笑道。

“你們三個老不死聯手,還偷襲,還真是有臉說!”

太玄譏諷說道,然而,他說話時中氣不足,顯然是受了不小的傷勢。

“不管我們用了何等手段,今天,就是你們太虛神凰族的末日了!”

金眼飛虎首領冷笑連連。

“不必廢話,這麼多的太虛神凰,咱們三族吸收之後,必定會實力大漲,不妄我們策劃十幾年,埋下陣法,引它入套。”

白紋魔豹首領舔了舔嘴唇,滿臉貪婪和激動。

“太虛神凰一族可不隻是我們神凰山,你們這些劣等血脈的廢物,今後必定會被其他的太虛神凰滅族的!”

太玄咬牙說道。

“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

血翎天狼首領首領當即走上前,渾身毛髮泛起紅光,宛如一根根帶血的尖刺。

“再上前走一步,我們太虛神凰全族便自爆而亡,你們這些雜碎,也得全部陪葬!”太玄忽然吼道。

這一番話,果然產生了威懾力。

三族的妖獸們全都停下了步伐。

“太玄,反正你們今天是跑不掉了,我們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的,你捨得讓你這些子子孫孫,承受自爆的那種極端痛苦嗎?”血翎天狼首領皺眉道。

“我乃是太虛神凰,百鳥之王,寧可自爆,不願受敵人淩辱!”

“就是!”

太虛神凰之中,有一隻忽然開口說道,其他的神凰也都紛紛附和。

這些話,落到了楚懷耳中,不禁嘴角抽了抽。

自己招誰惹誰了?

這麼多太虛神凰要自爆,自己還處在中間,至少也是個重傷。

難道現在衝出去?

還是看看情況再說吧。

其他三族也是臉色難看,那等威力,他們大部分恐怕都難以倖免。

“太玄老鬼,你總不能就這麼一直耗著吧,輸了就認了便是,你們再拖,也是個死字!”

血翎天狼首領神情頗為不悅道。

早知道,就將這些太虛神凰分開殺掉,如今湊在一起自爆,恐怕一個不小心,半個神凰山都要冇了。

若是隻有太玄獨自自爆都還好處理。

唰!

忽然,正當太玄遲疑之際,在它身後,傳來聲響,緊接著一道恐怖的氣息撲咬過來。

原來,金眼飛虎首領留了一個假身在它麵前,趁著太玄被分散注意力之際,衝到了背後偷襲。

太玄也並非庸手,雙翼迅速擋在身前,攔住了金眼飛虎。

然而,血翎天狼首領抓住機會,朝著太玄背後猛攻而去,其他太虛神凰想要阻攔,但哪裡是它的對手。

血翎天狼首領直接撕咬向太玄的後背。

太虛神凰老祖頓時陷入了被兩麵夾擊的境地。

太玄當即分出一翼,分彆攔住了兩隻妖獸,他們三頓時陷入了僵持之中。

太玄的境界畢竟他們高出一轉之力,獨自攔住兩妖,還能勉強維持。

唰!

僅剩的白紋魔豹首領,冷笑一聲,四肢用力,朝著太玄猛力撲去。

太玄雖強,但此時身負重傷,又被兩麵夾擊,無法分出手來,這白紋魔豹首領隻要擊中,必能將其置之死地。

其他太虛神凰見狀,連忙上前想要攔住,但是九轉化仙者之間的戰鬥,哪裡是他們能參與的,直接被撞飛了出去。

外麵的情形,楚懷知道得一清二楚。

因為他們就在太虛神凰先祖的旁邊打鬥。

楚懷思索片刻,太虛神凰若是被滅族或者自爆,他都難以獨善其身。

忽然,楚懷看到了這具神凰屍體的喙嘴,心生一計。

他跑到這神凰的嘴部,從裡麵撐開一部分,看到了外麵白紋魔豹正要撲過來。

“鳳翼天翔!”

楚懷當即在心中一道斷喝聲,隨後他渾身靈力飛出,化為大量炙熱火焰!

火焰化為一條火線,迅速衝向了白紋魔豹後背!

嘭!

白紋魔豹此刻心思都在太玄身上,當即被火線砸中,跌落出去,後背也被幾乎燒掉了大片血肉。

看著這威力,楚懷暗自點了點頭。

這伴生神通果然不錯。

此刻,白紋魔豹痛苦不已的同時,一臉茫然。

它也冇有想到在場之中,除了他們四個,還有能夠打出威力這麼恐怖的攻擊。

這一道攻擊,緩解了太玄的壓力,它立刻震開了兩隻妖獸,拉開了距離。

那兩隻妖獸頓時也不敢再輕易出手。

在場的所有妖獸,都將目光投向了那具太虛神凰屍體。

由於楚懷是躲在其中釋放的,在其他人看來,就像是那具屍體嘴中噴出來的火焰。

“先祖顯靈了!”

“太好了,先祖顯靈!”

太虛神凰們一陣歡呼,紛紛朝著那具屍體虔誠跪拜。

甚至是太玄,都是滿臉震驚的看了過去。

感受外麵的太虛神凰在跪拜自己,楚懷有些心虛的摸了摸鼻子。

“怎麼回事?”

血翎天狼首領看向白紋魔豹首領問道。

“是那具屍體放出來的攻擊,但是威力應該隻有羽化境巔峰一轉左右,我受了傷,又是偷襲,纔沒躲開。”

白紋魔豹首領也是滿頭霧水。

聽到這話,大夥的目光都投向了那具屍體,放出感知掃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