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雷滾滾之間,身高足有十萬丈的太上長老,一張拍出。

無儘的大道法則瘋狂湧動,形成一個數千丈的巨大手掌,同時,以仙震宗為根基的護山大陣,陣紋陡然亮起,牽動著仙靈之氣,直接彙聚到巨大手掌之上。

這一掌之巨大,直接將此方天儘皆遮掩。

這一掌之強勢,還未到達地麵,整個仙林湖周圍的山石,就已經開始崩塌,就連方圓千裡的仙林湖,都仙氣高達數千丈的巨浪。

“速速退去!”

莫仙臨心中大驚,抓起莫悠然,身形一閃,已經到了千裡之外。

而諸多仙震宗弟子,或腳踏飛劍,或祭出各式法寶,紛紛避讓,唯恐走的遲了,就會被這無可匹敵的一掌波及。

“薑太初,此次你必死!”

千裡之外,趙無極淩空而立,嘴角勾起一個笑容。

如今的薑天,身處護山大陣之內,猶如甕中之鱉,隻有化神修為的他,怎麼可能對付神陣合一,此方世界無敵的太上長老。

莫仙臨已然被廢,隻待太上長老將薑天滅殺,自己隻要抱緊太上長老的大腿,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登上仙震宗宗主之位!

一時間,趙無極隻覺得,自己就是那天命之子。

“撮爾小道,也敢班門弄斧?”

麵對這毀天滅地的一掌,薑天冇有絲毫害怕,鎮獄魔皇神祇沖天而出。

一時間,天地之間,風雲色變。

一尊足有十萬丈,身穿暗紫色盔甲的魔神,再次出現在眾人麵前。

粗壯的雷龍遊走於長角之上,泛著寒光的背部鱗甲上,魔頭,蛇頭,鬼頭爭相恐後鑽出,張牙舞爪,甚是駭人!

鎮獄魔皇神祇出現的瞬間,太上長老那驚天動地的一掌,瞬間就被擊碎,甚至冇有在鎮獄魔皇神祇之上,留下絲毫的痕跡。

“這……這是……魔物!”

太上長老之所以可以活這麼久,主要是因為凝血停壽。

薑天第一次展露鎮獄魔皇神祇的時候,剛好把他叫醒,可他卻冇有來得及看到,趕來之時,也隻感受到一股魔氣。

所以纔會一直稱薑天為魔物。

此時,看到這恐怖的鎮獄魔皇神祇,太上長老也不由得心中咯噔一下。

“太上長老莫怕,這小子隻是化神修為,神祇看似強大,實則是虛張聲勢!”趙無極大聲提醒道。

“對,太上長老在仙震宗內,就是無敵的存在!”

“太上長老,請滅殺此魔物!”

“請太上長老除此魔物,匡扶正道!”

仙震宗的弟子和長老,紛紛開口。

“今日,我定要將你斬殺!”

太上長老咬了咬牙,此時此刻,他已經退無可退。

隻見他手捏劍指,向天空一指,整個仙震宗頓時地動山搖,無數巨石瞬間飛起,無數宮殿灰飛煙滅。

同時,一道道陣文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向太上長老的手指聚集而來,形成一柄完全由大道法則和仙靈之氣組成的金色長矛!

太上長老猛地一跺腳,頓時地動山搖,身體也淩空飛

起,他探手抓住長矛,右臂猛然後襬蓄力,同時背部脊柱後仰拉長,猶如龍脊,蓄滿最強大的力量。

“破!”

太上長老聲雷滾滾,金色長矛投擲而出,直取鎮獄魔皇神祇的麵門。

“這金色長矛乃是護山大陣積蓄十萬年的力量所化,太初道友恐怕難以招架!”莫仙臨沉聲道。

“什麼?這該怎麼辦!”

莫悠然心頭一緊,檀口微張。

既擔心,又愧疚。

薑貝貝本來就是自己帶來仙林湖的,薑天若是被太上長老一矛刺死,自己恐怕要內疚一輩子。

“可笑至極!”

薑天冷笑連連,鎮獄魔皇神祇大手一抓,那飛來的金色長矛,直接被其抓住。

緊接著,無儘的墮落、侵蝕的負麵力量,不住地吞噬著金色長矛之上的力量。

僅僅是一瞬間,墮落侵蝕之力,已經爬滿了整個金色長矛,將其緊緊包裹住。

太上長老的力量確實強橫,若不是鎮獄魔皇神祇有吞噬力量,恐怕想要製服這金色長矛,就要著實費一番功夫。

但如今,是手拿把掐!

“怎麼可能!”

太上長老猛地瞪大雙眼。

這金色長矛,乃是護山大陣積蓄了十萬年的力量所化,冇想到竟然被這鎮獄魔皇神祇,輕而易舉的吞噬掉了。

這還是神祇麼?

這簡直就是個吞噬機器啊!

仙震宗的諸多長老和弟子也是大驚失色。

他們都以為方纔那驚天動地的金色長矛,肯定可以將鎮獄魔皇神祇洞穿,誰承想竟

然是這種結果。

“這薑太初,簡直恐怖!”

此時的莫仙臨,甚至對薑天產生了一股恐懼的感覺。

因為他很清楚,薑天還有一尊混沌九竅神祇,那尊神祇,力量絲毫不弱於鎮獄魔皇神祇!

“是不是該輪到我了?”薑天冷笑不止。

此時,鎮獄魔皇神祇已經將金色長矛的力量吞噬殆儘。

一個宗門的護山大陣,積蓄了十萬年的力量,被一朝吞噬,鎮獄魔皇神祇一時間還真有些消化不了。

可如今有陰陽天玄鏡,這龐大的力量,瞬間一分為二,融入混沌九竅神祇之中。

隻見薑天虛空一抓,鎮獄魔皇神祇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隻是與此同時,鎮獄魔皇神祇手中,已經多了一把墮落之矛。

上麵散發著墮落,吞噬,汙穢的力量,不斷地侵蝕著周遭的大道法則,同時仙靈之氣剛一接觸到墮落之矛,就被同化為魔氣。

其上還有各種魔頭,鬼頭,蛇頭,不住嘶吼,當真是恐怖直擊。

和太上長老用儘全力的情況不一樣,薑天卻是輕輕一揮手,鎮獄魔皇神祇同時將墮落之矛揮出。

“不好,必須躲開!”

太上長老心頭一緊,立刻騰挪身形,想要閃避,可墮落之矛好似有靈性一般,拐了個彎,再次追上太上長老。

如今的太上長老,已經成為這護山大陣的陣靈,根本就無法逃脫此方天地。

在急速追趕了一陣之後,墮落之矛直接刺中了太上長老。

“啊!”

上長老的本體,其實仍舊是神魂,此時被墮落之矛刺中,頓時被墮落之力侵蝕。

同時,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黑洞之上,不時冒出陣陣黑氣,黑氣不斷擴散,不一會兒就占據半個身體!

“墮落之力,專門對付神魂,你還是安心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