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炎帝率刑天、後土等大巫前往祖水之時,靈青和田瑩仍舊在遷徙的路上。

祝融回南方的身影浩浩蕩蕩,幾乎一路上所有人都看見了。

靈青兩人也不例外。

看著那熟悉的氣息化作一道火線直奔兩人所來的方向,靈青兩人相視一眼便知道,炎帝已經有了決斷。

聯絡了妙道、妙無帝君後,靈青向田瑩說道:“炎帝即將出發了。

而黃帝以早早的率人前往祖水附近等候了。”

“那咱們加快些速度吧。”田瑩隨即讓眾人開始加速。

會盟遷延這麼久,是因為炎帝在儘可能的爭取人同意,能夠理解他。

最起碼也要做到不與黃帝起逆反之心。

而他也做到了。

任憑風伯、誇父如何替黎貪奔走,仍是有大部分人如同祝融一般選擇了中立。

黃帝那邊不用說,基本上都明白,雙方共盟對有熊一方的好處。

幾乎冇有什麼反對的聲音,隻是在積極的商議共盟時的態度。

共盟的當天,靈青和田瑩趕到了神農城,找到了朱光。

三人坐在一處,注意力卻集中在祖水的方向。

雖然不可能看那麼遠,但共盟時定然會有異樣的波動席捲整個天地。

“此次共盟之後,煉氣士也就要登上曆史舞台了。”靈青想到當初在首陽山見到玄都法師、廣成子、多寶道人時的場景。

彆的不說,道門定然是會全力促成此次共盟,與曆史遷變的。

而哪怕三位祖師不出手,隻要他們定下了這個意見,那麼這事便很難更改了。

朱光感歎道:“但是巫也不會那麼快的退出,畢竟巫是根植於人族之中的。

曆代先皇們仍舊在庇佑著人族,巫的精神也仍舊流淌在人族的血液中。”

靈青和田瑩兩人點點頭。

人族可以求神拜佛通道,但終究不會忘了自己的祖先。

成了仙後,人還是人嗎?

靈青覺得仍舊是。

畢竟神仙也是人來做。

西方的神道還有未來他即將前往的職業者世界。

對於他來說就如同外族一般。

外族同外神,若是能夠和平相處,那邊相互交流互通有無。

若是道不可共處,那也不妨爭一番。

三人在神農城中談論著,祖水處炎黃會首,執手共同登上祭壇遙看天下。

“普天之下皆為人族之土,我等從蠻荒之中認識自我。

又有先皇們為我們鑄就脊梁,使我們一步步的屹立於天地之間。”

薑榆罔看著姬軒轅,認真的說道:“神農皇共主天下,種五穀、嘗百草,將人族從鬥爭之中解放出來。

使得人族不再懼怕這天地中的荒獸。

經過這數萬年來的修養,人族幾可稱得上無敵於天地萬族。

但自神農皇離去之後,我等後世炎帝不過是守成之輩,屍居其位,無法引領人族更進一步。

治不忘亂,安不忘危。

人族在爭鬥中養成了戰天鬥地的性子,冇了對手未嘗不會將目標指向同胞。

巫更是如此。

接下來的人族,需要的是能夠領導人族,安穩生活在這天地中的共主。

已經不需要巫來身先士卒,與天地爭命。

我自問冇有這個才能,接下來就要交給你了。

一服萬方,整合人族之力,帶領人族邁向更高的輝煌。”

姬軒轅初聽時十分驚訝,他雖有共主天下之心,但此時定然不會表明。

不是說薑榆罔冇有胸襟,貪戀權位。

遙想當年,羲皇、媧皇相繼飛身天界,伏羲氏、女媧氏的青帝一脈執掌天地。

但當神農皇崛起,推廣五穀,指點人族百草之功效。

青帝一脈看清神農皇的能力後,為了人族的發展,當即果斷的將神農皇推上共主之位。

此等行為,全為人族大義。

而此時神農皇的餘威猶在,他還未展露如同當年神農皇般的偉業。

未曾想薑榆罔會在此時,做出如當年青帝般的決斷。

他以為,起碼也要在他證明瞭自身的能力後,薑榆罔纔會說出這番話。

不過聽明白了他的話後,姬軒轅也當即反應過來了。

眼前的這位炎帝,雖然能力定然是不如神農皇,但胸襟寬廣,眼光長遠,自視甚明。

人族確實是已經到了一種巔峰,再不改變那麼人族將會陷入如妖族天庭一般的窘境。

雖力量強大,但卻無法統合所有的力量,將自己推向更高峰。

姬軒轅當即握住薑榆罔的雙手,鄭重的說道:“軒轅定當不負炎帝所望,定當一合九方,威服萬國,令人族更近一步!”

薑榆罔拍了拍他的手,說道:“想要改變人族的格局不是那麼簡單的。

此次共盟之後,黎貪更將會將你視為眼中釘。

你不要將這個當做是巫的反噬,而是當做人族在發展中,必要的抉擇。

是人族在抉擇更好的發展方向,而不是與巫對立。

巫的精神是先皇們一步步開辟,一點點傳承下來的,已經融入到了人族的血脈之中。

先天神靈們選的煉氣士修行之法很好。

赤鬆子證明瞭這一點。

但巫完全可以和煉氣士結合,以更符合人族發展的方式,來守衛人族的成長。

我這個老朽也還有些用處。

當你找到了相應的方法、收服黎貪後,我將為你慶賀。”

“是!”

兩人冇有在乎共盟的儀式,就這麼站在祭壇上,炎帝絮絮叨叨的說著,黃帝則認真的聽著。

時不時的為了兩人的共識而大笑,也會為雙方的不同而爭論一番。

刑天手持乾鏚,頭戴以方猙獰鐵麵遮住自己清秀的麵容,在祭壇下方肅穆而立。

後土與嫘、風後、力牧等人則不斷的相互瞭解著。

後土所問的多是有熊國的情況,如何去平衡人族、巫與煉氣士的需求。

風後、力牧則向她打聽烈山國的意向,一邊為將來做好準備。

後土她已經決定促進雙方的融合,自然毫不吝嗇,仔細的將情況說了一番。

刑天聽了,隻是看了後土一眼,並冇有阻止的意思。

他雖然對於薑榆罔如此作為有些不願,但還是那句話,他不會反對炎帝的決定。

後土的這種行為他不取,但也是在踐行炎帝的意誌。

在天下無數人的觀望中,炎帝和黃帝兩人終於說完了話,在後土的主持下,開始進行此次會盟的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