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不管是誰那一方,洛挽凝都冇打算去找人。

洛挽凝穿著鮫綃做的衣服,對溫度異常的敏感,她察覺到周圍的溫度正在逐漸的上升。

這證明著天即將亮起,那些在夜晚捕食的靈獸毒物也陸續回到了自己的巢穴,現在正是趕路的好時候。

離開休息了一晚的綠洲,當第一縷陽光灑落下來的那一刻,那種溫暖的感覺讓人異常的舒服,隻不過洛挽凝知道,溫度還會持續升高,不出一個小時,這種舒服就會轉變成一種厭惡。

沙漠就是這樣,它就像是一個魔鬼,不會給你人一點放鬆的機會,除了要小心高溫脫水之外,還要小心腳下的流沙,不過洛挽凝坐在白雲上麵,到是不用擔心這一點。

花費了兩天的時間,眼前看到的終於不再是一望無際的沙漠了。

當走出沙漠的那一刻,洛挽凝恨不得激動的仰天大笑,天知道她這兩天是怎麼過來的。

白天的時候坐在白雲上趕路,晚上的時候就找個地方躲起來。

就在這時,一隻銀背大猩猩不知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二話不說的朝著洛挽凝所在的地方襲來。

洛挽凝躲過攻擊,長鞭一甩,纏住了銀背猩猩的手臂將其甩到了一邊,重重的砸在了一棵樹乾上之後才停下來。

她看著地上已經受傷的銀背猩猩,“哼,我不敢招惹沙漠裡麵的那些靈獸,打你還是冇有問題的。”

說著又是一鞭子甩了過去,準確的擊中銀背猩猩最脆弱的腹部,在上麵留下了一道猙獰的傷口。

或許銀背猩猩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了這個看起來瘦弱的小丫頭手中。

洛挽凝來到銀背猩猩的屍體旁,拿走了那一對足足有十幾厘米長的獠牙。

銀背猩猩的獠牙堅韌卻又不易折,在煉製靈劍得到時候加進去,就能夠讓煉製出來的靈劍也擁有這樣的特質。

上一世洛挽凝想要煉製一把屬於自己的靈劍,原本答應給她的銀背猩猩的獠牙卻被祁陽仙尊轉身送給了葉若冰,絲毫冇有考慮過她的感受。

後來她為了尋找煉製靈劍的材料,差點把命都搭進去。

洛挽凝將獠牙收好,搖了搖頭,那些事都已經過去了,更不要說她重來一世,那些事情都還冇有發生,這一次她一定能夠改寫自己的結局。

她吐出一口濁氣,看了看四周,迅速確定了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在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後,朝著南邊走去。

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她上一世被傳送到的那片靈藥園就在南邊,她要去確定一下那個東西還在不在。

等到洛挽凝趕到的時候,就發現這裡的靈藥已經被采摘一空了,所有能帶走的全部都被帶走了,就算是不能夠帶走的也被人故意用靈力毀壞了。

靈藥被人摘走這在洛挽凝的預料之中,畢竟她被傳送到了其他地方,就一定會有人代替她被傳送來這裡。

隻是她冇有想到這個人做事竟然這樣決絕,看著滿目狼藉的藥園,洛挽凝已經不抱希望,不過她還是來到了前世記憶中的位置。

一株渾身泛著翠綠金屬光澤,長相非常突兀的靈藥出現在她的麵前。

“竟然冇有被髮現!”那人幾乎拿走了所有靈藥,卻偏偏遺漏了最有價值的,要知道,整個藥園加起來也不一定比得上麵前這株靈藥的一片葉子。

其葉如月,通體翠綠,體長約三四尺,人死後,十日內服之可起死回生,十日過後服之可保屍身不腐,魂魄不散,活人服之可增壽千年。

是的,這正是傳說中的不死草。

至於洛挽凝為什麼會知道的如此詳細,那自然是因為上一世的時候她發現並將其帶了回去。

當時洛挽凝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隻知道這株靈藥不簡單,事實也正是如此,她將不死草帶回去的當天蒼雲宗就將訊息給封鎖了,甚至還給她下了禁言令。

一直到許久之後,她才偶然從祁陽仙尊的談話中知道的那是不死草。

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玉盒將不死草連根拔起裝入玉盒中小心的裝好。

除了這株最大的之外,其餘的還有幾株小的,也被她全部帶走了,當初她冇有選擇帶走,是因為它們太小了,後來才知道,不死草不像其他靈藥,是冇有年份之分的。

將不死草收好,就在她準備離開的時候,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了幾個人談話的聲音。

“這到底是誰,這麼缺德,竟然把好好的一片藥園都給毀了。”

洛挽凝抬頭,就看到四五名身穿禦獸宗服飾的人走了過來。

現在躲已經來不及了,還有可能會誤會為毀壞藥田的罪魁禍首,在經曆過前世被葉若冰誣陷的事情之後,洛挽凝自己都冇有發現,對於這種事情總是格外的敏感,她不希望再被人誤會,哪怕隻是陌生人。

禦獸宗的幾人很快也發現了洛挽凝的存在,看著她的手上滿是泥土,其中一個人皺眉,語氣很不好的說道,“這片藥園是你乾的?”

語氣中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小小年紀就這樣自私自利,難道不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嗎?

聽到這話,洛挽凝眉頭緊皺,但還是認真的說道,“不是我。”

“我們一來這裡就看到了這幅場景,不是你還能有誰。”那人一副我就認定你的態度,那樣子,不知道還以為洛挽凝是他的殺父仇人呢。

洛挽凝懶得跟這個人解釋,眼神看向另一個人,這人她認識,是禦獸宗宗主的小兒子,名叫葉景,“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剛來到這裡,我來的時候這裡就已經是這樣了。”

“你說的話誰……”

那人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葉景給打斷了,“童立住嘴,她說的是真的。”

隻見葉景彎腰,伸手將一株已經被毀掉的靈藥拿在手中,“看這些靈藥的斷口已經開始枯萎了,這說明這些靈藥被毀掉的時間起碼是在三天之前。”

聽到這話,其餘的幾人也去檢視情況,果然如葉景所說,這些靈藥被毀已經是幾天前的事情,如果真的是麵前這個小女孩兒乾的,已經毀掉了所有的靈藥,她完全冇有必要留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