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誰說天火閣第九層的東西是屬於蒼雲宗的,不過是寄放而已,時間久了,就真以為是自己的了。”洛挽凝不屑的說道。

這件事還是冥惑心帶她穿雲會三萬年前時發現的,當時定下的約定本事有緣者得之,也不知道當時的蒼雲宗的重任是怎麼聽的,愣是將這句話給吃了,之後更是絕口不提。

當洛挽凝拿出留影石放出裡麵的內容的時候,秦臻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裡麵的其他人秦臻不認識,但是那位蒼雲宗的掌門,如今他的雕像還屹立在蒼雲宗的主峰上,是斷然抵賴不得的。

“小凝兒,你知不知道如果這段影像如果放出去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嗎?。”

蒼雲宗的名聲會徹底臭掉,會遭到其他宗門的鄙夷,對於整個蒼雲宗也將是致命的打擊。

“就算是如此,那也是他們自作自受罷了。”洛挽凝兩手一攤,語氣無辜的說道,誰讓當初的蒼雲宗起了貪唸了,要不然也不會有把柄落在她的手中。

“不過,我也說了,祁陽仙尊對蒼雲宗很重要,告訴你這件事也是不想你在這件事情上浪費時間,不過想要集齊煉製丹藥的所有靈藥,即便是蒼雲宗也不可能段時間做到的……”

秦臻立刻就明白了洛挽凝的意思,說道,“到時候我會再將有關於上古秘境的事情透露出去的。”

等到秦臻離開之後,青玉化作人形坐在洛挽凝的對麵,輕聲說道,“小主人,您就不怕蒼雲宗在得到訊息之後將界碑從雪山派的手中搶走嗎?”

洛挽凝搖了搖頭,“這一點完全不用擔心。”

先不說雪山派與蒼雲宗同為一流門派,就算是蒼雲宗想要放肆也要掂量掂量後果,更何況還有葉若冰在。

秦臻按照洛挽凝的說法,在蒼雲宗的人找上門來的時候同時也說出了自己的要求,不出意外的被拒絕了。

前來協商的長老在聽到逍遙閣竟然讓蒼雲宗對著千雲大陸所有修士開放天火閣第九層的時候瞬間勃然大怒。

尤其是在看到秦臻拿出來得到影像的時候,更是麵露狠辣之色,突然出手,招招狠辣,更像是想要毀屍滅跡,消滅證據。

這位長老修煉的是一種極其霸道的功法,一招一式看起平平無奇,但是一旦落在實處,便會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力量。

不過,他的這些手段,對於已經聖主境的秦臻來說,就是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麵對對方的突然偷襲,秦臻甚至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更不要說躲避了,就那樣直直的站在那裡硬接下了對方的全力一擊。

一旁的另一位長老看到同伴突然出手一點也冇有製止的意思。

麵前這個戴著麵具的年輕人看著年紀不大,自以為自己有逍遙閣這棵大樹撐腰就可以肆無忌憚,如今更是威脅到了他們蒼雲宗的頭上。

從他拿出那段影像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這個年輕人必死無疑,正好也可以藉此警告他身後的逍遙閣,讓他們知道什麼人該招惹,什麼人是他們惹不起的。

但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他以為必死無疑的年輕人下一秒卻輕描淡寫的接住了自家師弟的全力一擊。

不止如此,那名年輕人甚至冇有自己動手,就隻是靜靜得到站在那裡,被麵具遮住麵容,僅僅露出的眼睛中帶著淡淡的嘲諷。

而他師弟的手掌乃至整條手臂都呈現出極其扭曲的狀態,顯然已經廢了。

這讓他非常驚訝,因為他瞭解自己的師弟,在這種情況下是絕對不可能手下留情的,必定是一擊致命的。

秦臻單手輕輕一揮,那名攻擊他得到長老就像一個破布袋一樣被丟了出去,“該輪到我了。”

他的聲音輕緩,仔細聽的話甚至還能夠聽到淡淡的笑意,卻讓在場的兩名蒼雲宗長老麵露驚恐。

眼看著秦臻一步步的朝著師弟走去,另一個人見情況不對勁,厲喝一聲:“住手!”

剛想要上前製止,卻剛好對上秦臻那雙波瀾不驚得到眸子。

“怎麼,你也想要變成廢物!”

身為蒼雲宗的長老,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屈辱,但是現在,為了保住自己和師弟的性命,他不得不暫時低頭。

“閣下身為逍遙閣的人,竟然對我等下此狠手,難道這就是逍遙閣的待客之道嗎?”他得到聲音中帶著質問,彷彿剛剛先動手的不是他們一般。

秦臻成功的被這段不要臉的話給逗笑了,眼神冷冷的撇了對方一眼,說道,“逍遙閣的待客之道隻針對客人,而針對那些惡意搗亂的人,我們向來都是斬草除根的。”

“你……”

那人語塞,麵露猙獰卻無可奈何,畢竟逍遙閣得到規矩向來如此,需要什麼資訊那都是明碼標價的,之前那些違反規則之人無一例外的都消失不見了。

“你什麼你!”秦臻冷笑道,“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態度,或者,你們大可以離開。”

隨後秦臻指了指一個方向,“來人,將這二人給本護法丟出去!。”

等到那兩人離開之後,一名少年模樣的人來到秦臻的身邊,小聲的問道,“護法,您就這樣放他們走了,就不怕蒼雲宗報複嗎?”

秦臻喝了一口茶,手中的留影石晃了晃,有這東西在,就不怕他們報複,更何況就算是冇有留影石,一個小小的蒼雲宗他還冇有放在眼中。

相比起蒼雲宗,秦臻更多的注意力還是在上古秘境上麵,如果他冇有感知錯的話,他要找的東西應該就在裡麵。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還是要儘快拿回來比較好,而且他也不可能永遠留在這千雲大陸,隨著修為的增長,他已經能夠感覺到天道對他的排斥了。

想起當初洛挽凝對葉景說的話,他們都是被天道拋棄之人,現在看來,還真是如此。

不過不是天道放棄了他,而是他主動放棄了天道。

秦臻伸了個懶腰,準備回去等蒼雲宗的訊息,相信用不了他等太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