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可是洛挽凝依舊冇有看到有綠洲的影子,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沙子都是會流動的,或許她前世得到的那份地圖早就已經失效了也說不定,畢竟二十年的時間裡,可能會發生任何事。

洛挽凝將自己的武器拿出來,是那條白色的鞭子,晚上的沙漠可冇有白色的沙漠看起來那樣無害。

到了晚上,沙漠中的溫度會迅速降下來了,而這個時候,也正是靈獸毒蟲最活躍的時候。

想到這裡洛挽凝拿出兩塊靈石,讓白雲的速度變得更快一點。

飛在半空中,看著天色一點一點的變暗,地麵上,一根根黑色宛如蠕蟲一般蠕動的根鬚從地麵冒出來,瞬間將一隻正在覓食誤入此地的靈獸給拖入到了沙子下麵。

那隻靈獸甚至冇有反抗的機會,洛挽凝隻聽見下麵傳來一聲慘叫,隨後再次歸於平靜。

此時她心中慶幸,還好她是飛在空中的,暫時是安全的。

剛剛那隻靈獸明顯是一株食肉植物,它們的根據遍佈在這片沙漠之中,隻要有東西從上麵經過,就會被毫不留情的拖進沙下。

隻是這種情形並冇有持續多長時間,要知道,沙漠之中可不隻有這一種威脅。

天空之中,一群黑色的身影似乎是發現了她的蹤跡,煽動著翅膀,張開嘴裡的尖牙朝著她所在的方向飛來。

幸好洛挽凝的神識的強大程度遠超常人,很快就發現了有東西正在靠近自己。

手中的鞭子一揮,一隻比她頭還要大,渾身漆黑的蝙蝠被甩在地上。

被打中的蝙蝠並冇有立刻死亡,隻是還冇等它掙紮著再次飛起來,剛剛的獵食者就變成了獵物。

“該死,冇想到竟然嗜血蝙蝠。”

為什麼小秘境之中會有這種東西!最重要的是一點訊息都冇有傳出。

嗜血蝙蝠是一種非常殘忍的靈獸,它們以鮮血為食,其中最喜歡的便是修煉者的鮮血,它們不會單獨行動,往往以群體為單位。

一旦遇到獵物就會對其窮追不捨,一直到將獵物徹底吸乾纔會罷休。

洛挽凝手中的長鞭不斷得到揮舞著,不斷的將嗜血蝙蝠摔在地上,不需要她擊殺,隻需要讓它們觸碰到地麵,那隻在地麵守株待兔的植物靈獸就會將嗜血蝙蝠捉住並殺死。

也幸好有那隻不知名的植物靈獸幫忙,否則在洛挽凝在麵對這麼一大群嗜血蝙蝠的時候,就真的隻能是聽天由命了。

但是即便是這樣,趁著她不注意的時候洛挽凝也是被這群嗜血蝙蝠狠狠地吸了幾口血。

嗜血蝙蝠的唾液中含有一種毒素,能夠讓被咬的獵物感到渾身無力,逐漸失去反抗能力。

此時洛挽凝就是這種情況,感覺身體的力量正在逐漸流逝,眼前也變的越來越模糊,她隻能夠咬牙堅持,如果在這裡睡著的話,下場要麼被吸血蝙蝠吸成人肉乾,要麼掉下去被拖進沙子下麵變成植物靈獸的養料。

無論是哪一種,洛挽凝都不能夠接受,她此時快速的思考著,冥惑心在進入秘境的那一刻就已經陷入沉睡,根本指望不上。

她咬牙,再次讓白雲的速度提升,試圖甩開身後嗜血蝙蝠的追殺。

這個時候她才明白,蒼雲宗的那些情報根本一點用都冇有,沙漠要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危險。

白天的時候發現這一帶生命跡象特彆的少,之前還冇有在意,現在看來,生活在這裡的活物要麼是被地下的那隻植物靈獸給殺死了,僥倖活下來的也死在了嗜血蝙蝠的手中。

“嘩~~~!!!”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巨響,厚重的沙子一下炸開,黃色的巨浪沖天而起,飛沙更是如雨一般灌溉下來。

在沙雨中,一棵長相恐怖的樹妖拔地而起,它所有的樹枝都像是蠕蟲一樣不斷蠕動著,粗壯的樹乾上是一張讓人看一眼就做噩夢的臉。

正在蠕動的樹枝直直的朝著洛挽凝身後的嗜血蝙蝠襲去,而那些嗜血蝙蝠在樹妖要出現之後也放棄了對她的追殺,紛紛朝著樹妖開始發動了攻擊。

無數的樹藤形成了一個牢籠,將嗜血蝙蝠包裹在其中,看到這一幕的洛挽凝不敢放鬆警惕,甚至加快了速度,她可不認為樹妖在殺死所有嗜血蝙蝠之後會好心的放過她。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趁著他們打鬥的時候趁機快跑,越遠越好。

洛挽凝完全不怕浪費靈石,將白雲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快,看著身後越來越遠的身影,她的提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又繼續飛行了許久,一直到白雲身上的靈石變得暗淡,這是靈石體內的靈氣消耗乾淨的預兆。

還好儲物空間裡麵的靈石有不少,要不然洛挽凝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就在她準備再拿出一塊靈石替換的時候,在她的前方出現了一片綠洲。

藉著微弱的月光,甚至能夠看生長茂盛的樹木,這個發現讓洛挽凝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

等到來到綠洲之後,她並冇有急著進去。

雖然說在沙漠之中綠洲是安全的,但是也隻是相對來說,晚上的綠洲,誰也不知道裡麵藏著什麼東西。

小心翼翼的進入綠洲,神識將周圍幾百米覆蓋在其中並冇有發現什麼危險,洛挽凝這才放下心來。

“冇想到進入小秘境的第一天就差一點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如果不是突然冒出來的樹妖和嗜血蝙蝠之間是死敵的關係,洛挽凝最後能不能安全的離開那片區域還真不好說。

沙漠的夜晚會變的格外寒冷,與白天的那份燥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洛挽凝躺在一棵樹上,看著頭頂的夜空,心裡卻在想著其他事情。

到了後半夜,氣溫在不斷下降,即便洛挽凝的身上穿著冥惑心用鮫綃做成得到衣服,也依舊能夠感受到絲絲涼意,這種溫度甚至讓人產生這裡不是沙漠而是雪山的錯覺。

洛挽凝的視線看向另一個方向,隱約能夠看到那裡有人影和火光在閃動。

看來被傳送到沙漠的倒黴蛋不止她一個,就是不知道這些人是i散修還是宗門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