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水石能夠源源不斷的產出靈水,除此之外其他它還有另外一種效果,那就是促使水靈根變異。

雖然隻有千分之一得到機會,但是卻依舊讓無數水靈根的修煉者趨之若鶩

葉景倒是不想利用靈水石來讓自己的靈根變異,畢竟他的靈根本身就是變異靈根。

剛剛洛挽凝給他的仙露瓊漿,他正好找不到合適的靈水稀釋,這靈水石出現的正是時候。

至於那些出現在秘境裡麵的靈泉,裡麵都不知道被什麼人泡過多少遍了,就算是冇有人泡過,靈泉一時半會想找就能夠找到的。

此時站在台上的女人嫵媚一笑,眼神不自覺的看向某一個方向,她知道,像靈水石這樣的寶物從來都不缺買家,她清了清嗓子,再次開口說道,“既然各位都清楚這靈水石的妙用,那麼現在開始出價,靈水石起拍價八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靈石,現在開始。”

話音剛落,人們就開始迫不及待的紛紛開始競拍,靈水石的價格更是一路從八萬靈石漲到了二十五萬靈石,直接翻了三倍不止。

隨著價格逐漸上升,參加競拍的人也在不斷減少,最後隻剩下了兩個人,一個是葉景而另一個就是他們對麪包廂的楚落落。

楚落落是水靈根,她會對靈水石動心這並不奇怪,隻是隨著價格得到飆升,隱約能夠聽到對麪包廂內傳來的爭吵得到聲音。

因為每一間包廂內都設置有隔音結界,但是現在她既然能夠聽到爭吵聲,就說明對方在吵架的時候根本就冇有想過要遮掩什麼。

反倒是葉景,無論對方出什麼價格他都會緊跟其後,一副這靈水石我要定了的樣子。

最後,楚落落還是輸給了財大氣粗的葉景。

不知是因為錯過了水靈石生氣,還是被包廂內的同伴給氣到了,當靈水石被送到來他們包廂的時候,就聽到對麵傳來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以及祁陽仙尊的嗬斥聲。

拍賣會接近尾聲,終於,萬眾矚目的養魂石終於被端了上來。

洛挽凝看著台上的那塊養魂石,知道那不過是一件與養魂石非常相似的贗品罷了。

因為製作這枚贗品養魂石的時候其中融入了一絲真正養魂石的氣息,所以纔會連祁陽仙尊都分辨不出真假。

此時洛挽凝站起身,對著葉景和秦臻說到,“走吧,現在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兩人都不是傻子,在想到之前洛挽凝斬釘截鐵得到說這養魂石是假的,立刻就意識到這是針對某一個人設下的陷阱,而整個千雲大陸到底誰迫切的想要得到養魂石呢,答案呼之慾出。

洛挽凝三人離開之時已經有不少人選擇了提前離開,看來這些人也察覺到了養魂石的不對勁所以選擇了提前離場。

原本祁陽仙尊如果不那麼著急,也不會這麼輕易得到中招。

最後,事情的發展與前世相同,養魂石最終被祁陽仙尊拍下,但是卻在養魂石被送到包廂的時候發生突變,無數魔族殺手突然冒出,從四麵八方殺向祁陽仙尊。

這些人不畏生死,就像是一條條惡狗一般,他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殺死祁陽仙尊,就算是殺不死,也要在其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塊肉下來。

原本,以祁陽仙尊的實力,就算是打不過這些人也能夠安然離開,偏偏他這次出門帶了秦毅,葉若冰,楚落落,葉仙兒以及蕭長楓這幾名弟子。

在這其中,除了秦毅之外,其餘的都隻能算是拖累,而蕭長楓,這場局之所以會如此完美,身後可少不了蕭長楓的功勞,他不背後捅刀子就不錯了,怎麼會出手幫忙呢。

最後,與上一世相同,祁陽仙尊付出巨大的代價,將體內的靈力消耗一空,這纔將自己連同幾名弟子瞬間傳送回了蒼雲宗。

當秦臻來找她的時候,洛挽凝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你是說蒼雲宗求助我們?”

秦臻點了點頭,隨後補充的說道,“準確的說是求助逍遙閣。”

“祁陽仙尊中了魔族得到算計,為了救自己以及一眾弟子強行施展秘術導致體內的靈氣消耗一空靈根受損這件事你知道吧?”

“知道啊,可是這跟逍遙閣有什麼關係,這件事不應該去找煉丹師公會嗎?”

雖然這些年秦臻和葉景暗中發展了不少人加入逍遙閣,但是真正的核心一直都隻有他們三個而已,而且,就算是不斷的有新人加入逍遙閣,煉丹這項業務也始終都冇有被納入其中。

想到這裡,洛挽凝突然想起來,自己的煉丹大業似乎已經荒廢許久了。

秦臻可不知道洛挽凝此時的想法,繼續說道,“逍遙閣當然冇有能夠治好祁陽仙尊的丹藥,但是他們認定咱們知道治好祁陽仙尊的方法。”

隨後給了洛挽凝一個你怎麼看的眼神。

洛挽凝單手托著下巴,另一隻手手指輕輕敲擊桌麵,思考片刻之後,笑著說道,“我還真知道。”

聽到這話,秦臻挑了挑眉,說道,“既如此那我就讓人去聯絡蒼雲宗,這一次讓他們好好出一次血。”

洛挽凝點了點頭,然後拿出兩張紙在上麵寫出了一個丹方,然後說道,“你告訴蒼雲宗,這一次逍遙閣什麼都不要,唯一的要求就是蒼雲宗對千雲大陸所有修士開放天火閣第九層。”

聽到洛挽凝這個要求,秦臻下意識的皺了皺眉,作為曾經的蒼雲宗弟子,他自然知道天火閣第九層裡麵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株天火,據說是萬年前留下來的寶物,是當年蒼雲宗輝煌過的見證。

“你這個要求蒼雲宗恐怕不會輕易答應的,要不換一個。”

讓蒼雲宗開放天火閣第九層,這無疑是在老虎嘴裡拔牙,不用想對方答應的可能性也不大。

“小凝兒,你不要高估了祁陽仙尊在蒼雲宗的地位。”

洛挽凝給了秦臻一個你自己體會的表情,“是你低估了祁陽仙尊在蒼雲宗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