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景和秦臻兩人以為洛挽凝隻是暫時得到被困住了,卻冇有想到這一困就是七年之久。

在這期間他們也曾經試圖尋找過洛挽凝的蹤跡,但是卻都是一無所獲,甚至就連魔帝印記都無法察覺到洛挽凝此時在什麼地方。

另一邊,洛挽凝淩空站在戰場的中心,周身散發著殺伐果斷的氣息,以指為劍,將圍攻她的四隻凶獸一擊擊殺。

此時的洛挽凝已經不是幾年前的那個小丫頭了,她已經長大了,周身是在戰場上磨練出的殺氣,彷彿隨時要將敵人撕成碎片一樣,隻有在特定的人麵前纔會收起爪牙。

冥惑心出現在她的身邊,洛挽凝開心的撲進他的懷中。

在這段時間裡,冥惑心一隻都陪在洛挽凝的身邊,與此同時將於她說了很多事情。

“按照約定,我已經殺死了最強大的四隻凶獸,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雖然在這裡修為增長的速度很快,幾乎是一個月一個小突破,半年一次大突破,尤其是後來當她煉化了雙生並蒂蓮之後,修為更是連跳幾個階級。

如今八卦空間內,還生長著幾株雙生並蒂蓮,正是處在含苞待放的狀態,隻等著徹底成熟綻放,洛挽凝才能夠再次煉化吸收。

當初洛挽凝將在洞庭秘境宮殿裡麵的幾樣東西都融合進八卦空間之中,一直到幾年之後才能夠再次打開。

當再次開始的時候,裡麵的景象不由的讓洛挽凝傻了眼,八卦空間裡麵不知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個湖泊,不過這一次裡麵裝的不是酒。

在詢問過冥惑心之後,才知道那是仙露瓊漿,而她得到的那個漆黑的瓶子也不是普通的瓶子,而是掌天九器中的掌天瓶。

也隻有掌天瓶才能夠孕育出如此純正的仙露瓊漿,而雙生並蒂蓮也不知何時再裡麵紮根生長,等到她發現的時候,仙露瓊漿之中已經長滿了荷葉,以及幾個含苞待放的花苞。

因為仙露瓊漿的存在,原本生長在八卦空間內的靈藥和果樹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竟然出現了一絲神性。

冥惑心在看過之後,說這些靈藥和果樹正在朝著更高的層次進化,是好事,而其中變化最大的就要數直接長在仙露瓊漿裡麵的雙生並蒂蓮了。

直接進化成了並蒂神蓮,用冥惑心的話說,並蒂神蓮那可是就算是在上界都會引來無數強者爭搶的神物,其稀有程度可想而知,更不要說洛挽凝可是有整整一池子。

而至於另外幾件掌天器,洛挽凝能夠感受到它們的存在,但是卻無法使用它們,也無法讓它們現身,似乎是缺少了某種契機。

根據冥惑心所推測的,他們之前在洞庭秘境內殺死的那條白龍很有可能是從上界逃下來的,因為受到了天道的壓製,所以纔會被他們輕而易舉的殺死。

而那幾件掌天器也應該是從上界帶下來的。

洛挽凝回想了一下殺死白龍的過程,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這白龍死的確實有點窩囊了。

總的來說,這幾年的時間讓洛挽凝發生了太大的變化,從前她以為她重生的意義就是為了報酬,然後找到自己的父母。

現在這依舊是她的願望,但再也不是唯一的目標了。

冥惑心看著滿臉期待的洛挽凝,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不錯,修為達到了封王境。”

“是嗎?原來這就是封王境啊?”

這幾年冥惑心雖然告訴她在上界修為的境界到底是如何劃分的,但是卻對她的修為境界絕口不提,一直催促她去與凶獸戰鬥。

偏偏她修為增長飛快,凶獸的實力也跟著在增加,以至於洛挽凝現在對自己得到實力根本就冇有一個準確的認知。

現在突然聽說自己已經封王境了,竟然產生了一種“就這?”的詭異想法。

洛挽凝再次回到熟悉的院子,發現這裡應該很長時間冇有人居住了,但是卻有人定期打掃。

“我到底離開了多久?”洛挽凝問道。

因為她之前待的地方時間流速不同,以至於她現在根本搞不清楚時間,不過按照她現在的骨齡,一概不到十年。

“七年。”冥惑心淡淡的說到。

洛挽凝的七點原本應該很高的,但是卻被硬生生的耽誤了,所以冥惑心用了七年的時間纔將她與上界天驕之間的差距給補回來。

隨後冥惑心理了理洛挽凝有些淩亂的頭髮,輕聲說道,“我本座離開的這段時間不要讓自己受委屈。”

聽到這話,洛挽凝看向他,說道,“我以為你想要我低調呢。”

在這七年的時間裡她也隱約猜到了一些事情,知道冥惑心與千雲大陸天道之間的關係並不好,甚至可以說是惡劣。

聽到洛挽凝這麼說,冥惑心冷哼一聲,冷傲的說道,“本座從來不知低調是何物。”隨後看了洛挽凝一眼,那眼神中得到意思分明是在說,你要是敢因為低調而受委屈到時候本座可不會管你。

洛挽凝表示自己知道了,她又不傻,因為想要低調行事就委屈了自己。

聽到洛挽凝的保證之後,冥惑心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一直到他離開之後,青玉和浮空水母這纔敢出現在洛挽凝的身邊。

七年的時間裡,變化的不止是洛挽凝,就連青玉和浮空水母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青玉化作青鳥,熟練的落在洛挽凝的肩膀上,遠遠的看去,原本青色的羽毛上,泛著彩虹色的光芒,看上去十分的華麗。

身體內融入了並蒂神蓮的花徑和些許花瓣,讓青玉成功的破繭成蝶,現在說他是一個真正的人也不為過。

而浮空水母,則是身體變成了更加神秘的銀色,雖然身體依舊是QQ彈彈的,但即便是現如今的洛挽凝也無法輕易的嗯破開它的防禦。

青玉要比洛挽凝早回來一段時間,很快他就將他這段時間所打聽到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洛挽凝。

首先就是葉景和秦臻,這兩人果然冇有辜負他的信任,不但屢次截胡了葉若冰的機緣,甚至還將逍遙閣給發揚光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