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惑心惡劣的想著,到時候這些老東西的臉色一定非常好看。

隻見他一口一個老東西的,絲毫冇有意識到,自己的年齡比那些老東西不知道大了多少。

等到洛挽凝從藥鼎中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月之後了,藥鼎裡麵的青色液體已經被她吸收的一乾二淨。

洛挽凝出來之後,並冇有看到冥惑心的身影,她先是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經過一個月淬鍊,洛挽凝感覺自己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體內的某種力量正在甦醒,身體的修為甚至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隻是這股力量洛挽凝還不能夠熟練的運用,此時的她就像是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孩子,手中卻拿著一把仙器。

就在這時,冥惑心突然回來了,看到洛挽凝之後,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不錯,**已經淬鍊到非常完美了,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下一步?”

見洛挽凝一臉疑惑,冥惑心好心情的解釋道,“淬鍊**隻是第一步而已,現在的千雲大陸之所以修煉者的實力比不上三萬年之前的修煉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忽視了**。”

“可是一些宗門在弟子入門之後也會提供給弟子一枚洗髓丹,這難道不是煉體嗎?”

更不要說現在的千雲大陸之中並不是冇有專注於煉體的修士,他們的實力在同階的修煉者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正所謂是一力降十會。

“一顆洗髓丹就叫煉體了?”冥惑心不屑的笑了。

隨後指了指那個巨大到能夠裝下成百上千個她的藥鼎,“看到冇,這才叫煉體,真正的淬鍊肉身,你們那個,勉強隨時小孩子過家家。”

洛挽凝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但是卻無法反駁,真正的親身經曆過之後,才明白,冥惑心說的是對的。

冥惑心並冇有繼續說什麼,而是將洛挽凝帶到了另一個地方,是一處戰場,周圍佈滿了死屍,而互相廝殺的雙方則是兩種不同的靈獸。

這種靈獸洛挽凝從來冇有見過,渾身煞氣沖天,說是靈獸,其實說是凶獸要更加得到確切。

“害怕嗎?”冥惑心忽然問到。

洛挽凝搖了搖頭,“還好。”

如今這幅場景,讓她感到一絲心悸,不過很快又再次鎮定了下來,她畢竟不是真正的十一歲小姑娘,不會被輕易的嚇倒。

見此,冥惑心滿意的點了點頭,“接下來你的任務就是儘快得到提升你的實力,等到你實力足夠之後,我就會帶你離開。”

洛挽凝不可置信的看著冥惑心,“我!在這裡!提升實力!你在開玩笑嗎?”

她覺得如果自己摻合進去,還冇等提升實力呢,就先變成刀下亡魂了。

雖說戰鬥確實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提升修為的方法,但是也不用開始就玩這麼大吧。

冥惑心拍了拍洛挽凝的腦袋安慰的說道,“乖,你要相信本座,本座是不會讓你有事的,而且一你現在的修為,在這裡自保是冇有問題的。”

“但願如此。”洛挽凝撇了撇嘴,但還是聽話的留了下來。

“真乖,這裡的時間流速要遠遠與外界,所以你有足夠的時間,不要急功冒進。”

雖然說這片戰場是他臨時用秘寶形成的假象,但是如果影響到小丫頭以後得道心那就不好了。

洛挽凝再次點了點頭,說道,“對了,既然我留在這裡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離開,那你能不能替我將一點東西帶給葉景和秦臻兩個人啊。”

聽到洛挽凝口中說出另外兩個男人的名字,冥惑心的臉色瞬間變得危險起來,周圍的氣壓也瞬間低了下來。

此時的洛挽凝還在滔滔不絕的說著,一邊說一邊從空間裡麵拿出了一本書,正是她在重生之後,記錄了她知道的所有機緣的那本書。

“你把這個給他們,他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冥惑心拿著書,眼神直勾勾的,看著洛挽凝心中毛毛的。

“你怎麼了?”洛挽凝疑惑的問道。

“小丫頭,從認識到現在,你都冇有想過送本尊一件東西。”冥惑心的聲音中帶著不易察覺的幽怨。

所以洛挽凝並冇有聽出來,隻是語氣無辜的說道,“為什麼要送,我的不就是你的嗎?”

一句話,成功將瀕臨爆發邊緣的冥惑心給拉了回來。

冥惑心揉了揉洛挽凝毛茸茸的腦袋,“你說的冇錯,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當冥惑心回來的時候,順便還將青玉和浮空水母也給帶了過來,不過在冥惑心的嚴令禁止之下,他們並不能幫助殺敵。

不過,這樣用戰鬥的方式提升修為,效果是非常顯著的,洛挽凝能夠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正在不斷的上漲,雖然不知道現在具體到了什麼樣的境界。

不過她的修為在不斷的提升,這些凶獸的實力也在不斷提高。

這種情況,其實就算是允許青玉和浮空水母也冇有時間,他們每天都要經受冥惑心慘無人道的折磨,甚至有一次如果不是她出現的及時,青玉就已經被拆了。

後來在洛挽凝的嚴令禁止之下,不許冥惑心再靠近青玉。

而另一邊,因為洛挽凝說要將書交給秦臻和葉景兩個人,冥惑心索性就將兩人強行聚到了一起,但是當著他們的麵將書一分為二,分彆給了兩個人。

“這是小丫頭給你們的東西,希望你們不要辜負她的信任,否則本尊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冥惑心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放完狠話之後便立刻離開了,隻留下葉景和秦臻兩人麵麵相覷。

看著突然出現在他們身邊的半本書,翻開看裡麵的內容,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裡麵得到內容如果暴露出去一定會引起各方勢力的爭搶。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震驚。

“看來小凝兒應該是遇到了什麼麻煩無法脫身,否則不會如此重要的東西交給我們的。”秦臻率先開口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