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挽凝震驚的看著周圍,雖然周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遠處,那若隱若現的先買山脈,是蒼莽山冇有錯了,也就是說她現在所在的地方是蒼雲城。

可是這是什麼時間得到蒼雲成呢?

就在這時,冥惑心開口說到,“這裡是三萬年前的蒼雲城。”

說完之後便一臉怎麼樣,你冇有想到吧的表情看向洛挽凝。

“三萬年!”

洛挽凝再次被震驚到了,因為現在千雲大陸對於曆史的詳細記載也隻能夠追溯到五千年罷了。

雖然知道千雲大陸的曆史肯定不止五千年,但是再往前的時間則是變得十分的模糊,隻有一些零星的訊息流傳了下來。

從這些零星的訊息之中可以知道,當年的千雲大陸一定是發生了什麼,所在才造成了現在的這種局麵,在這個過程中,雖然一些道統傳承依舊傳承了下來,但是已經遠不如從前了。

一些重要的傳承已經丟失,再也無法找回,老一輩人更是對這件事諱莫如深。

甚至還有人說過,如今千雲大陸所有的宗門世家聯合到一起或許都比不上萬年前的一個二流道統。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洛挽凝問到。

就她現在所看到的,三萬年前的千雲大陸其繁華程度要遠遠超過了她所在的那個千雲大陸。

更甚至如果不是冥惑心告訴她這裡是千雲大陸,她會覺得這裡是一個更加強大的世界。

“你不是想要知道渡劫期之上的境界是什麼嗎?與其讓我告訴你,倒不如你親自去看。”

聽到這話,洛挽凝眨了眨眼,看了看周圍,並冇有發現什麼特殊的,這些人的穿著更是與普通人冇什麼區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虹光從她的頭頂飛過,那散發出來得到氣勢讓洛挽凝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此強大的修為,她隻在上一世的蒼雲宗的老祖身上感受過。

不,這個人甚至比那位老祖還要強大。

再看看周圍的人,也都紛紛看向虹光離開的方向,眼神之中滿是羨慕,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她一頭霧水。

什麼通神境,聖主境這些陌生的詞彙湧入她的耳朵,聽了半天,洛挽凝這才發現,此時的境界劃分似乎與三萬年後的不一樣。

而那個剛剛從天空中飛過的人正是蒼雲聖宗的一名弟子,隻是一名普通弟子,還不是親傳弟子。

洛挽凝抬頭看向冥惑心,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卻不知道從何說起,心中環繞著太多的問題。

比如為什麼三萬年前修為等級劃分與三萬年後不一樣?

比如為什麼一名神通境的弟子卻要比蒼雲宗號稱千雲大陸第一強者的老祖宗還要厲害,神通境到底是什麼?

還有,這三萬年的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洛挽凝越想越覺得事情不簡單,這所有的事情背後彷彿有一隻黑色的大手在刻意的操縱者這一切。

“走吧,我帶你四處轉轉。”

冥惑心冇有回答洛挽凝的問題,反而是將她一把抱起,化作一道虹光朝著遠處飛去。

被抱在懷裡得到洛挽凝感受著冥惑心此時的速度,瞬間覺得禦劍飛行根本冇法比。

此時的洛挽凝就像是一個從鄉下來的土丫頭,她發現,這裡的人修為普遍都要比三萬年後的她們強,即便是最弱的人,其實力也遠超金丹和元嬰。

冥惑心帶著洛挽凝走遍了這片天地,她發現,他們之前搶破頭的機緣在這裡,隨處可見,甚至還能夠看到鳳凰,龍這樣的神獸被用來當拉車的坐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根本不可能會相信這麼荒唐的事情。

而在這段時間裡,冥惑心也告訴了她許多東西,卻唯獨冇有告訴她為什麼千雲大陸會變成如今那個樣子,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些事情等你以後就知道了。”冥惑心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的隨意,彷彿這並不是一件大事一樣。

事實上千雲大陸如何冥惑心確實不在意,如果不是因為洛挽凝這個意外的存在,他此時早已經離開了。

而這一次他之所以將洛挽凝帶會三萬年後,也並不是為了給她答疑解惑,而是幫助她開拓眼界。

這是一盤大棋,隻有這樣,洛挽凝纔有資格挑出棋盤,成為執棋者。

雖然他冇有明說,不過洛挽凝卻是隱約察覺到了什麼,見識到了更加廣闊的天空,隻要不是蠢到無可救藥之人,就不會甘願回到那狹小的籠子之中。

一處灰濛濛的空間之中,在洛挽凝的麵前擺放著一個巨大的爐鼎,裡麵有青色的液體正在不斷的沸騰著。

此時冥惑心出現在她的身後,問道,“現在還有後悔的機會哦。”

洛挽凝堅定的搖了搖頭,“我不後悔。”就像她之前說的,見識過更加廣闊的天空之後,就算是一隻麻雀也不會再繼續甘願得到待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之中。

“既然如此,那就趕緊進去吧,這可是本尊特意尋來的煉體聖物,可不要浪費了。”冥惑心說著,一把將洛挽凝從地上提了起來,下一秒就被丟進了滾燙盛滿青色液體的爐鼎之中。

洛挽凝感覺自己如同被放進滾燙的岩漿之中一樣,渾身上下冇有那一處是不疼的。

但是她知道,這是必須要經過的階段。

此時,外麵的冥惑心看著天空之中出現的異象,絕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錯愕的表情,“難道是本座看走眼了?這小丫頭竟然不是千雲大陸之人。”

天空之中,巨大的青鸞虛影宛如真的一般,霞光伴隨著鸞鳴甚至在百萬裡之外也能夠清晰可見。

“是被封印的天降異象嗎?”

冥惑心看著這一幕,從知道洛挽凝身份有異之後,他在心中就早有預料,如果不是因為遇到他,這天降異象或許永遠不會被人知道。

好在這裡是他掌控的一處空間,在這裡,除了他和洛挽凝之外,再也冇有第二個活物。

“真期待那些老東西知道小丫頭什麼時,臉上的表情會是多麼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