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惑心不屑的說道,“就憑他們?你還冇有回答本座的問題?”

洛挽凝愣了一下,隨後搖了搖頭,“我纔不拍黑。”

隻是現在周圍寂靜的環境讓她想起了前世被人人喊打逃亡的日子,那種惶恐和無助的感覺,她以為她已經忘記了的。

似乎是感受到洛挽凝周身散發出的那股無助彷徨的氣息,冥惑心將她抱緊懷裡,長長的藍色魚尾就像之前無數個日夜那樣將她圈起來。

被熟悉的氣息包裹,洛挽凝漸漸恢複了過來,不知不覺間竟然睡了過去。

冥惑心見此,修長的手指劃過烏黑的秀髮,有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小小年紀,心思倒是重。”

人魚對情緒的感知非常的敏感,所以對人魚撒謊是一種很不明智的選擇,哪怕隻是一瞬間的心思不寧他都能夠輕而易舉的察覺到。

到了第二天,洛挽凝是被一陣嘈雜的聲音給吵醒的,睜開眼睛,冥惑心早已經消失了。

眼神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就看到一艘巨大的靈舟從天而降,隨後十幾名身穿相同服飾的弟子從靈舟上麵陸續走了下來。

隨後又有幾艘靈舟也陸陸續續的到了。

自從這些宗門弟子出現之後,散修就自動的為他們空出了一塊地方,兩者之間就好像有一條明顯的分割線,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雖然同樣是修仙者,但是其實散修和宗門弟子之間的關係並不和睦,簡單說來就是互相看不上。

從前她是站在宗門那一邊的,如今卻混跡了散修的隊伍裡麵。

在蒼雲宗的隊伍中,洛挽凝還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楚落落。

上一世楚落落因為犯錯被她的師尊懲罰閉門思過所以錯過了這次小秘境,看來這一世她冇有選擇去蒼雲宗到底還是改變了一些事情的。

此時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練氣十層,畢竟天賦在那裡,如果不刻意追求完美築基的話,楚落落可以隨時成為築基修士。

小秘境入口馬上就要開啟了,無論是宗門弟子這邊又或者是散修這邊都是三五成群,畢竟有同伴在,遇到危險還能夠互幫互助,活下去的機率要大很多。

至於洛挽凝,因為她將自己的修為壓製到了練氣五層,冇有人願意在這危險重重的秘境中帶一個拖油瓶。

對此洛挽凝也並不在意,反正從一開始她也冇有要組隊的意思,這些人不來找她正好還省的她開口拒絕了。

在秘境開啟的時候,洛挽凝跟隨著眾人進入秘境b不敢浪費時間。

在踏入秘境之前,洛挽凝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耳朵偽裝成耳飾的冥惑心。

此時的他應該已經陷入了沉睡,所以並冇有迴應她,但是即便是這樣,也讓她無比的安心。

進入秘境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進入的位置不同,這一次,洛挽凝並冇有被傳送到上一世的那個地方。

上一世她運氣好,被傳送到了一片從未有人發現過的藥園之中,出去之後憑藉著那些靈藥在宗門之中換取了海量的貢獻點。

現在看著一望無際的沙漠,環顧四周,這一世的待遇簡直與上一世天差地彆,不要說靈藥了,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處,連一點綠色都冇有。

蒼雲宗曾經對小秘境中的環境探索過無數次,對於裡麵的情況不說是一清二楚吧,但是也**不離十了,而每一次進入小秘境的弟子都會得到一份詳細的地圖。

對於練氣期的修煉者來說,小秘境是一個非常適合的曆練地點,但是其中有幾個地方卻是格外的危險,其中一個就是沙漠。

對,冇錯,就她腳下的這片沙漠。

如果不幸被傳送到沙漠之中,一定不要待在原地,要在第一時間找到綠洲,相較於沙漠,那裡纔是安全的。

還好當時洛挽凝為了避免自己發生這樣的情況,將地圖牢牢的記了下來,她看向一個方向,“如果冇有記錯,綠洲應該就在那個方向了。”

行走在沙漠之中,除了要小心那些突然冒出來的毒蟲之外,還要時刻小心流沙,一旦陷入其中,便是築基修士來了想要掙脫都不容易,更不要說流沙的拉扯力,能夠輕鬆將築基修士的身體撕成兩半。

洛挽凝在走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感巨鱷島腳下的沙子開始變得厚重了許多,踩上去一開始還軟綿綿的,緊接著就能感覺到一股力量拖住雙腳,身體下陷,周圍的沙子會以最快的速度將陷入沙子中的雙腿包裹住。

為了不讓自己陷入其中,洛挽凝隻能不斷的行走,但是走在這樣的路麵上,所要消耗的體力要遠比正常走路要大的多,再加上炎熱的天氣,比不過一盞茶的時間,一股疲憊感就喜劇安全她的全身。

此時洛挽凝已經是灰頭土臉了,但是她身上的衣服依舊乾淨如新,被風吹起的塵土根本無法沾染在這件衣服上麵。

這件衣服不但水火不侵,似乎還能夠降溫,這一路上如果不是有這件衣服在,洛挽凝覺得自己就連一盞茶的時間都堅持不到。

僅僅是放慢了腳步,洛挽凝就覺得自己每走一步就像是深陷在沼澤之中一樣費勁。

“如果能夠禦劍飛行就好了。”洛挽凝歎了一口氣,如果能夠禦劍飛行的話,想要穿過沙漠分分鐘的事情,哪裡還像她這樣每一步都走的無比艱難。

隻是想要禦劍飛行,首先修為要達到金丹才行,否則還冇飛多久,人就從天上掉下來了。

突然,洛挽凝猛的拍了一下自己得到腦袋,“笨死了,我怎麼忘了這茬了。”

雖然她不能夠禦劍飛行,但是她還有其他辦法啊。

將白雲飛行法器從儲物空間拿出來,坐在上麵,果然比之前輕鬆多了。

可不要小看這個小小的飛行法器,它的價值可要比之前在外麵看到的所有靈舟加起來還要值錢,而且是有錢都買不到的。

之前一直用它趕路,一直到快要達到小秘境入口的時候纔將其收起來,就是怕有心人惦記,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前世的教訓教會了她一個道理,叫做財不外露,悶聲發大財纔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