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青玉和浮空水母迅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為了為能夠儘快離開還不打擾到不遠處的決鬥,洛挽凝甚至讓浮空水母第一次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像浮空水母這樣得到堪比血脈返祖的變異靈獸,成長速度是非常快的,幾乎隻要有足夠得到食物,它就能夠迅速的成長。

所以這一年以來,洛挽凝不惜花大價錢買來高級靈獸的屍體讓浮空水母享用。

浮空水母自己自爭氣,用了一年的時間,除了體型不短縮小之外,身體的內部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今一次瞬間移動已經能夠達到將近千米,這已經不亞於一張中品瞬間移動符,更不要說,浮空水母的潛力遠不止於此。

隻是以她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激發出著分潛力罷了。

連續了幾次的瞬移之後,浮空水母像一個麪糰一樣,軟趴趴的落在洛挽凝的手中,一副被榨乾得到樣子。

“我知道你是裝的,不許偷懶。”區區幾次瞬間移動根本不會對現在得到浮空水母有多大的消耗,這傢夥,想偷懶也不會找了好一點的理由,每次都用同一招。

見自己偷懶不成,浮空水母直接開始耍賴,結果就是被洛挽凝毫不留情的拋給了青玉。

解決了鬨脾氣的浮空水母之後,洛挽凝這纔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此時的她正身處在一片竹林的邊緣,翠綠的竹子嬌豔欲滴,散發著蓬勃的生機,空氣之中更是飄蕩著隻有竹子纔有的特殊香氣。

洛挽凝冇有想到,她竟然誤打誤撞的來到了洞庭秘境最神秘的地方之一,青竹林。

青竹林之所以叫做青竹林是因為這裡的竹子在死後也依舊能夠保證竹身常年青綠,掉落得到葉子也是數十年如一日,而且,年份越深的竹子,竹身就越是深邃,竹身也更加的堅硬。

偏偏這種竹子與小洞天的錦玉春蠶一樣,是獨屬於洞庭秘境的特產,在外界是無法生存的,又因為青竹林的位置極難尋找,所以一根極品青竹在外麵甚至能夠拍出天價。

洛挽凝走近青竹林,顏色翠綠鮮豔的是新生的竹子,這些並不是她的目標,她要找的是那些已經死去多年的老青竹。

一般這樣得到老青竹都隻會存在於竹林的深處,越是靠近竹林中心的位置,青竹的年份就越大。

更有傳言在青竹林的中心有一株萬年的青竹,有一隻強大的黑白巨獸守護。

洛挽凝不知道這件事是真是假,即便是真的,這麼多年過去了,那株青竹還在不在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

那些宗門不可能放著一株萬年得到青竹不管不顧的,除非那隻黑白巨獸的實力比他們還要厲害。

洛挽凝一邊想著一邊走,一路上除了青竹之外,還看到了不少剛剛冒芽的青竹筍,如果放任不管的話,用不了兩天就能夠長成一株青竹。

隨著她得到不斷深入,偶爾能夠看到一些青竹的顏色明顯要比其他青竹要深很多,不過看顏色應該是剛剛老死幾年的青竹。

既然來打了這裡,洛挽凝的目標自然不是這些蠅頭小利了,雖然萬年的青竹她拿不到,但是百年千年的還是可以想一想的。

青竹麵積比她想象的還要大,不知道走了多久,洛挽凝突然停下腳步,因為在她的麵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腳印。

她將周圍的竹葉吹開,露出腳印的全部麵貌,單單是一個腳印就比她整個人還要大,可以想象留下這個腳印的靈獸體型到底有多大了。

“看來那個傳說是真的了。”

洛挽凝看著腳印離開的方向,看這腳印的新鮮程度,這串腳印應該是半個月留下的。

強大的靈獸一般都會有自己的領地,並且會定時的巡視自己的領地,以確保冇有敵人的如今,看來這個腳印就是那隻靈獸巡視領地的時候留下的。

“也就是說我現在所走的方向冇有錯。”

洛挽凝將浮空水母抓在身邊,讓她隨時準備,一但有不對勁的地方就立刻瞬間移動到千裡之外,如果真的是傳說中的黑白巨獸的話,以她一個人的力量,根本就打不過對方。

就這樣,洛挽凝又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段時間,周圍出現的青竹顏色也開始變的越來越深邃。

洛挽凝看著距離她最近的那株青竹,這株青竹是她目前見過顏色最深邃的一株,伸手抓住那粗壯的竹身。

觸手冰涼,與正常的青竹手感要更加光滑,就像是在摸一塊堅硬的金屬,而不是竹子。

此時這株青竹的硬度已經堪比精金秘銀,即便是不經過煉製,就這樣拿在手中也是一件不做的武器。

每次在洞庭秘境開啟之前,各大宗門都會講采集青竹的方法交給所有弟子。

青竹林雖然位置隱蔽,但是每次總會有那麼一兩個幸運兒能夠有倖進入這裡,拿出一些青竹,前世作為蒼雲宗弟子的洛挽凝自然也會。

對著青竹使用蠻力是非常愚蠢的,隻見她蹲下身,在接近地麵大概三寸的地方,這裡是青竹最脆弱的地方。

隨手從地上撿起了兩片竹葉疊放在一起,灌入靈氣,微微用力,青竹應聲倒下。

竹葉看似脆弱,但是卻是唯一能夠完整的將青竹砍斷的東西。

洛挽凝將長長的清楚拿在手中掂了掂,看似一株小小的青竹,重要卻足足有上白金。

“看樣子這株青竹的年份大概是在五百年左右的樣子。”

洛挽凝看著剛剛青竹生長的地方,剛剛她將青竹砍斷,感覺周圍的竹筍以及竹子似乎長大了不少,是錯覺嗎?

隨著她的不斷深入,已經死去的青竹數量越來越多,有的的甚至已經變成了墨色,表麵看起來瑩潤如玉,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用上好的墨玉雕刻而成的呢。

而且,洛挽凝還發現,這裡雖然是青竹林的中心,但是除了已經死去的竹子之外,那些剛剛生長出來得到竹子竹筍十分的單薄,與外麵的一比,完全就是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