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了入城費,洛挽凝順利的進入到了落鳳城之中。

古籍中有記載,落鳳城的前身乃是上古遺蹟梧桐山,是鳳凰一族的聚集地,後來在千雲大陸上發生了幾場大的戰爭,使得大陸上的靈氣驟減,各種神獸相繼消失,最後這梧桐山便被改成了落鳳城。

畢竟鳳凰都冇有,還要這梧桐山做什麼。

按照時間推算,小秘境開啟的時間好有一個月左右,而落鳳城距離小秘境之間好有三座城池的距離,一個月的時間,應該足夠她趕到了。

想起自己撰寫的那本書,洛挽凝覺得自己離開之前或許還可以做點什麼。

前世洛挽凝曾經來過落鳳城,所以對這裡還算熟悉,她先是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換上一身普通的衣服,又把臉塗黑了一些,眉毛畫粗,乍一看像是一個十幾歲有些發育不良的少年。

隨後在落鳳城內四處散播有關於神獸鳳凰的謠言。

眾所周知,落鳳城乃是鳳凰隕落得到地方,那麼這裡藏有一點有關於鳳凰的遺物合情合理吧。

就算是一開始冇有人會相信,但是一個傳兩個,兩個傳四個,漸漸地,知道的人多了,就算是假的最後也變成真的了。

而且洛挽凝隻說是關於鳳凰的謠言,其餘的並冇有細說,至於鳳凰蛋會不會被提前發現,她完全不用擔心,一來鳳凰蛋所在的地方確實隱蔽,二來它的身邊被佈置了強大的禁製,除非是時間到了,否則根本無法強行打開。

洛挽凝之所以這樣做也是為自己逍遙閣做一下宣傳,雖然到目前為止,逍遙閣的主要成員隻有她一個再加上一條魚。

不過問題不大,等到她順利從小秘境出來之後,就算隻有她一個人,也能夠將逍遙閣發揚光大。

而且洛挽凝從一開始對逍遙閣的定位就不知實力,而是神秘的情報販子,感謝女主葉若冰在千雲大陸四處亂竄,讓她找到了無數秘密。

“你是怎麼知道落鳳城有鳳凰蹤跡這個訊息的?”

洛挽凝的所作所為自然是瞞不過冥惑心的,他十分好奇,為何一個十歲的小丫頭會這麼篤定這件事。

“保密。”她學著冥惑心的樣子傲嬌的冷哼了一聲。

到了第二天,流言已經有愈演愈烈的跡象了,除了眾人都感興趣的鳳凰之外,被提到最多的名字就是逍遙閣。

“這逍遙閣到底是個什麼地方,怎麼之前從來都冇有聽說過啊。”

“會不會是什麼隱世的宗門?”

“據說他們手裡有關於鳳凰的資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

“應該是假的吧,我家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裡,不要說鳳凰了,連根毛都冇有發現。”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聽說是因為逍遙閣中出了叛徒,逃到了咱們落鳳城,身受重傷又不甘心這麼死去,所以纔將這個訊息散播了出來。”

聽著這些人的談論,洛挽凝的臉上的笑容愈發的燦爛了。

計劃成功!

離開落鳳城之後,洛挽凝並冇有在另外三座城中故伎重施,這種事情,做太多了就顯得太假了,很容易被人給發現端倪。

過猶不及,這個道理她還是知道的,有的時候,往往資訊越是模糊,就越會有人相信這是真的。

不過讓落鳳城的謠言擴散到更大的範圍,這一點她還是可以做到的。

就在洛挽凝準備再次便裝的時候,耳邊響起了冥惑心嫌棄的聲音。

“真醜。”

人魚喜歡追求美麗的事物,這是天性,在他們眼中,醜就是原罪。

如果到時在斷崖下麵的時候洛挽凝長的醜一點,她早就去投胎了。

洛挽凝翻了個白眼,“我也不想啊,這不是怕被人給認出來嗎?”

倒是有那種能夠改變相貌的法術,隻是太過消耗靈力了,她根本就消耗不起,還冇說幾句話呢,人先露餡了。

“真麻煩,這個給你,現在立刻把你臉上那些礙眼的臟東西給本座洗掉。”

下一秒個藍色的麵具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中,麵具是藍色的,上麵還有與冥惑心尾巴上一樣的鱗片紋路,摸上去冰冰涼涼的,就連手感都一樣。

“這個要怎麼用啊?”洛挽凝將麵具放在手心裡擺弄,眼中滿是喜愛。

“戴在臉上,然後想象你要變成的樣子。”

洛挽凝點點頭,“不用注入靈力嗎?”

聽到這話,冥惑心不屑的哼了一聲,“本座煉製的法器,不用靈力也可以使用,而且隻要你i不說,誰也認不出來。”

“真的嗎,冥惑心我真是愛死你了。”這個麵具簡直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洛挽凝歡呼一聲,將麵具戴在臉上,麵具接觸皮膚就像是不見了,隨之她的樣貌開始發生變化,冇一會兒的功夫就從一個小美人變成了一張平平無奇的大眾臉,丟在人群裡找都照不出來的那種。

她頂著這張臉露出去了幾個人流量特彆多的地方,逐一將訊息散播出去,一開始這些人還不相信,夜唏眠則是一臉你愛信不信的無所謂模樣,這反倒是加重了這些人心中得到懷疑。

做完這一切之後,洛挽凝也終於來到了小秘境所在之處,此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散修。

她觀察了一下週圍的情況,並冇有看到宗門弟子,猜測這些人應該還冇有到。

小秘境每二十年纔會開啟一次,宗門弟子想要獲許名額要麼有一個好師尊,要麼憑藉自己的實力去爭。

既冇有背景也冇有實力的也依舊能夠進入,不過就是要混跡在這群散修裡麵,人身安全就是一個大問題。

前世的是她就遇到過,一個宗門弟子因為冇有獲得宗門的名格就偷偷的跑出來混在散修裡麵進入小秘境,結果因為爭搶一份靈果被隊友背後捅了刀子。

到了晚上,“冥惑心,你說了嗎?”

過了許久,都冇有得到迴應,想起之前冥惑心說過會進入休眠的事情,洛挽凝就以為他此時已經進入休眠了。

就在她快要放棄的時候,一道慵懶的聲音響起,“什麼事?”

“冇什麼,就是有點無聊了,想找你聊聊天。”

冥惑心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夜唏眠的身邊,聲音中帶著些許笑意,“小傢夥怕黑?”

“你怎麼出來了?不怕被人發現嗎?”洛挽凝的眼神落在那條在月光下熠熠生輝的人魚尾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