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秦毅不幫自己說話,最終葉若冰還是冇有用獸皮與洛挽凝交換玉簪。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葉若冰心中越發的不敢了,憑什麼,她明明已經拜了祁陽仙尊為師,這些人為什麼還會忤逆自己。

“師兄剛剛為什麼不幫冰兒。”葉若冰的聲音中帶著委屈和控訴。

她知道這個時候說這些話不對,但是她就是控製不住,秦毅是她喜歡的人,而她也能夠感覺到秦毅是對她有好感的,可是既然喜歡她,又為什麼不肯幫她呢?

洛挽凝不知道的是,在經曆過這件事情之後,葉若冰與秦毅之間的感情已經出現了細微的變化。

另一邊,洛挽凝將剛剛獲得的白玉玉簪交給青玉,說道,“這是一個能夠遮掩特質的玉簪,你戴在身邊,就不用害怕身份被髮現了。”

玉簪是用來遮掩體質的,相應的,那張獸皮上麵的內容自然是用來改變體質的。

上一世洛挽凝隻知道葉若冰是冰靈體所以修為纔會進步神速,雖然起步很晚,但是卻用很多的時間追上了她們的進度,甚至後來者居上。

但是在看過書中的內容之後,卻明白了這其中的原因,在這次的拍賣會之中除了冰魄劍之外,葉若冰還獲得了另外兩樣東西,分彆是獸皮和玉簪。

獸皮上麵記錄的乃是一種能夠改變體質的秘法,靈體被分為屬性靈體和特殊靈體兩種,屬性靈體隻會出現在單靈根修著的身上,就比如她的風靈體。

而與屬性靈體不同的是,特殊靈體之中存在著不確定性,如無垢之體這般的特殊靈體在覺醒之後可以讓人免除心魔的侵害,從此修煉在無瓶頸。

隨後便是像純陰之體,純陽之體,這樣的純陽純陰體質,擁有這樣特質之人再修煉上遠超他人,說是一日千裡也不為過,但是這兩種體質確是難得的爐鼎體質,一但出現就會被無數人惦記。

而比著兩種體質還要倒黴的便是絕靈之體,厭靈之體,藥靈之體,冰肌玉骨之體,這四大體質簡稱為倒黴體質。

絕靈之體明顯是不能夠修煉的,厭靈之體更是絕靈之體的升級版,後兩種修煉速度雖然會快很多,但是一旦出現就跟唐僧肉差不多。

葉若冰現在已經是冰靈體了,載使用了獸皮上麵記錄的方法之後覺醒了九陰之體,這可是絕佳的爐鼎體質。

葉若冰自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這個時候玉簪就發揮出了作用。

也因為有玉簪在,葉若冰是九陰之體的這件事,除了後來與她修成正果的秦毅知道之外,就隻有洛挽凝知道了,其餘的人都以為她隻是冰靈體而已。

不過這一次冇有了玉簪幫忙掩飾,葉若冰再覺醒了九陰之體之後,就不得不去求助其他人了。

再洛挽凝看來,葉若冰對自己身邊的人可冇有她口中所說的那麼信任,否則也不會在最後與秦毅修成正果的時候纔將這件事告訴他。

雖然秦毅並冇有責怪葉若冰,畢竟九陰之體這樣的體質在冇有成長起來之前就傳出去,那時候,恐怕就是他們的師尊祁陽仙尊都保不住葉若冰。

畢竟祁陽仙尊雖然是仙尊,但是卻並不是天下無敵的存在,上麵還有老祖壓著呢。

之後的時間裡洛挽凝又幾次與葉若冰兩人相遇,每一次都拿著漂亮的髮簪在她的麵前晃悠,還問好不好看,那意思也很明顯,就是想要與洛挽凝交換。

“挽凝,你看這個九鳳金釵好不看啊,你要是喜歡的話我買來送給你好不好啊。”

看著顏麵滿臉溫柔笑意的葉若冰,洛挽凝麵上不動聲色,心中卻冷笑連連,這是人將她當傻子了,看她年紀小就以為她好騙,現在更是幾乎將心思寫在了自己的臉上。

現在想來,這一世的葉若冰與上一世有很不一樣,最大的不同就是變笨了,冇有前世的那份偽裝,反倒是多了一份任性和自以為是。

洛挽凝不清楚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左右應該與楚落落頂替了她的位置有關係。

“不用了,這個簪子太浮誇了,我不喜歡。”洛挽凝果斷的拒絕道。

不得不說,葉若冰除了有點煩之外,待在她的身邊還是有好處了,就比如說她用二十下品靈石買到得到這支上品符筆讓她高興了好久。

那攤主就跟瞎子一樣,明明是一支上品符筆,卻非要當成一支普通的狼毫筆來賣,隻因為符筆的表麵臟兮兮的。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一道洪亮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用了擴音術,聲音瞬間傳遍了整個拍賣場。

“各位道友,走過路過不要錯過了,海外來的低中階的靈獸幼崽,以及大量的靈獸蛋……”

此話一出,瞬間吸引了無數修煉者得到注意力,就連依稀攤主的視線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過去,很快,那個賣靈獸幼崽的攤位就被裡三層外三層的團團包圍。

洛挽凝也看了過去,她到不是對那海外的靈獸幼崽有興趣,畢竟她可是去過海外的,哪裡得到靈獸對於這裡的人來說或許很新奇,卻吸引不了她的注意力。

更不要說她前幾天剛剛烤了一顆靈獸蛋,她想知道的是到底是誰竟然敢在靈寶商行得到地方大聲喧嘩,這人要麼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要麼就是背景強大,或者這根本就是靈寶商行自己人。

畢竟在這個時候,能夠從海外弄來大量的靈獸幼崽,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辦到的事情,尤其是這其中還有中階的靈獸。

“師兄,我們也過去看看好不好。”葉若冰對著身邊的秦毅說道。

秦毅點了點頭,淡淡的“嗯”了一聲。

“小主人,我們要不要也去看看?”青玉見兩人離開之後問道。

“去看看。”

洛挽凝的臉上閃過一絲笑意,抬腳向著賣靈獸的攤位走去。

不過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洛挽凝和青玉因為來的比較晚,根本就無法靠近,隻能夠用神識來觀察裡麵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