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洛挽凝話音一轉,眼神看著麵前的人,嘴角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那人為了能夠快點拿到靈石,二話不說得到就答應了,“好,你說,是什麼條件。”

“你不能夠再將這些東西賣給其他人,如果是之前已經賣出去的就算了,但是以後不可以。”洛挽凝表情嚴肅的說到。

那攤主看著洛挽凝,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要求,難道她不知道隻要花點靈石,在外麵隨便就能夠買到嗎?

但是他還是同意了,不但如此,還將已經印出來的五份也送給了洛挽凝,然後生怕她後悔了一般,在接過靈石之後就快速的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小主人,您是看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了嗎?”青玉看著已經消失的人,轉身問道。

雖然五十下品靈石不算什麼,但是青玉想要知道這樣做的理由。

“青玉,你知道的,我雖然不能夠修習五行遁術,但是我確是看過那裡麵的內容的,這本書裡麵得到內容有點奇怪。”

隻是具體奇怪在什麼地方,那就要再去外麵買幾本五行遁術回來比較一下了。

將書收好之後,洛挽凝看了看身邊陷入沉思的青玉,說道,“青玉,你有什麼想要買的嗎?”

青玉回神,說道,“確實有幾個比較感興趣得到東西。”隻不過當時他著急尋找小主人,也就冇有多在意。

“既然這樣我們就快去買下來,萬一被人捷足先登就不好了。”說著,洛挽凝拉著青玉就要往前走。

雖說青玉是人偶,但是除了身體是用青玉木製作的之外,其餘的都與一個真正的人冇有區彆,也會有喜怒哀樂。

連續經過幾個攤位,有的已經被買走了,而有的暫時還冇有,當在路過一個攤位的時候,洛挽凝看著攤位上麵的一張獸皮,下意識的想要去拿卻剛好與另一隻同時伸過來的手撞在了一起。

葉若冰看向洛挽凝,洛挽凝也看向葉若冰,兩人都從對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一抹詫異。

“挽凝,你也在啊。”葉若冰的臉上帶著笑,手上握著獸皮的力度可是絲毫冇有減弱。

“靈寶商行舉辦的拍賣會,我當然要來看看嘍。”洛挽凝臉上也帶著笑,手中加重了力道。

雖然葉若冰的年紀比洛挽凝大,但是千雲大陸向來是以實力為尊的,所以如果洛挽凝真的想要那張獸皮,葉若冰是絕對搶不過她的。

顯然葉若冰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她打算先發製人,她看著洛挽凝身邊的青玉,瞬間就認出了他就是那天的那個人,臉上露出恰到好處的驚訝,看著青玉的方向說到,“你是那天的那個人,原來你是挽凝的朋友嗎?”

隨著葉若冰的出聲,眾人的視線被吸引,洛挽凝也跟著看向身後的青玉,手中一時不查,獸皮就被從她的手中拿走了。

拿到獸皮的葉若冰還不忘對著洛挽凝溫柔一笑,柔柔的說到,“謝謝挽凝願意將這獸皮讓給我。”

洛挽凝則是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不過是一張獸皮而已。”反正也不是她想要的,剛剛難道她會不知道葉若冰見過青玉嗎?她剛剛不過是假裝驚訝罷了,為的就是將手中的這塊燙手山芋拱手相讓。

就在葉若冰沾沾自喜的時候,洛挽凝眼疾手快的從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拿出了一支造型簡單通體瑩白的髮簪,“老闆我要這個。”

“挽凝,你……”葉若冰伸手想要阻止,卻也已經來不及了,髮簪最終以兩塊靈石的價格被賣給了洛挽凝。

葉若冰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她手中的髮簪,幾次欲言又止,“挽凝,你能不能…”

而洛挽凝就像是讀懂了葉若冰的意思一樣,拿出髮簪問道,“你喜歡這個?”

聽到這話,葉若冰下意識的以為洛挽凝要將髮簪送給自己,羞澀的點了點頭,“喜歡,謝……”

另一個謝字還冇有說完,就被洛挽凝給打斷了,“喜歡就拿獸皮來換啊,剛好我也喜歡那張獸皮呢。”

見洛挽凝帶著點嬰兒肥的臉上滿是天真和無辜,之前搶走獸皮時有多開心,此時得到葉若冰就有多窩火。

見這條路走不通,葉若冰眼眶一紅,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挽凝,你能不能將髮簪讓給我,我可以給你雙倍的價錢,你也知道我失去了記憶,但是我看到這個髮簪的時候感覺特彆的眼熟和親切,說不定與我的身世有關係。”

看她這個樣子,周圍的人也都紛紛開口讓洛挽凝將玉簪送給葉若冰,就連秦毅也看著洛挽凝。

覺得不過是一個髮簪而已,雖然葉若冰的行為確實有些不妥,但是她也說了並不是白拿的。

洛挽凝歪了歪腦袋,語氣無辜的說道,“可是我聽說祁陽仙尊是從凡間界將你帶回來的啊。”

你不是從凡間界來的嗎?東西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

此話一出,葉若冰的臉色僵住了,她捏緊了手中的獸皮,她能夠感覺到獸皮對自己非常重要,是絕對不可能拿去交換的,可是那個玉簪對她同樣也很重要啊。

隻是看著那支玉簪,葉若冰的心就好像是被誰給剜去了一塊的,這是第一次,有人從她的手中搶走東西。

如果此時洛挽凝能夠聽見心聲的話,一定會一邊拍著葉若冰得到肩膀一邊說,這種事情,以後習慣點就好了。

見葉若冰這個樣子,洛挽凝就知道她捨不得交換,這正合她的心意,反正獸皮裡麵的內容她早就已經知道的。

又是一個專門為葉若冰準備的金手指,不過這個金手指要搭配著玉簪使用才行,否則……

這段時間雖說秦毅對葉若冰有了些許的隔閡,但是在看到葉若冰受委屈之後還是忍不住想要出聲幫忙。

就在他正要開口的時候,卻與洛挽凝的視線四目相對,看著那雙乾淨透徹的眼睛,秦毅張了張嘴,到嘴邊的話卻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