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拍賣會的最後一天,葉若冰軟磨硬泡的讓好不容易出關的秦毅來到靈寶商行,此時她得到身上穿著用錦玉春蠶絲製作而成的衣裙,襯得她整個人更加的飄飄欲仙,氣質出塵。

饒是秦毅對葉若冰之前的所作所為有諸多的不滿,也不得不承認,這錦玉春蠶絲確實適合葉若冰。

而葉若冰呢,也是想要趁著這次機會修補自己與秦毅之間的關係,畢竟這是她一見鐘情的人,從看到秦毅的第一眼開始,冥冥之中就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就是他了,那個能夠與你共度一生的人。

“師兄,之前你送我的錦玉春蠶絲我很喜歡,作為回禮,我也送你一件好不好啊。”

原本葉若冰以為秦毅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臉上一定會露出開心的笑容,可是迎接她的卻是一句冰冷的“不必了。”剛剛緩和的關係也瞬間回到了原點。

葉若冰看著走在前麵的秦毅,秀氣的眉頭皺在了一起,她想不明白為什麼秦毅得到反應與他所想象的不一樣。

如果此時洛挽凝在這裡的話,就會一眼看出其中的問題,秦毅是一個非常好麵子的人,這樣的人是絕對不會開口問其他人討要東西的,尤其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師妹。

所以剛剛葉若冰的話對於秦毅來說就像是在諷刺羞辱他小氣一樣,這讓向來心高氣傲的秦毅怎麼可能對葉若冰有好臉色。

前世的時候,因為有洛挽凝在身邊提醒,所以葉若冰並冇有犯這樣低級的錯誤,但是冇了洛挽凝之後,楚落落巴不得她倒黴纔好,又怎麼會提醒她,也因此纔有了現在這幅場景。

而另一邊,青玉看著正在購買符籙和一次性陣盤的洛挽凝,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他想不明白,明明小主人手中已經有很多符籙以及一次性陣盤了,為什麼還要買。

隻有洛挽凝自己才知道,這些符籙和一次性陣盤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是安全感。

此時的洛挽凝覺得自己就是一隻正在屯糧的倉鼠,隻不過倉鼠囤的是糧食,而她則是囤保命和逃命的東西。

走著走著,洛挽凝不知不覺間來到了靈寶商行的三樓。

一樓和二樓此時正在舉辦拍賣會,三樓則是顯得略微有些冷清了些。

見到有人來,留守在三樓的夥計連忙上前攔在了洛挽凝的麵前,“這位客人,在拍賣會期間三樓是不對任何人開放的,還請您回到二樓。”說話的語氣雖然非常恭敬,但是聲音中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態度。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洛挽凝誠心道歉,剛剛逛的太過投入了,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來到這裡了,青玉也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那人見洛挽凝年紀小,而且態度誠懇並冇有多做為難,隻是說到,“如果客人有什麼需要的,可以等到拍賣會結束之後再來。”

洛挽凝從三樓走下來,迎麵就撞上了找來的青玉,“小主人,你剛剛跑到什麼地方去了,我一眨眼的功夫你就不見了。”

見青玉那一副焦急的樣子,洛挽凝不好意思說自己剛剛是迷路了。

好在青玉也冇有繼續追問下去的意思,那一雙眼睛好似已經看透了一切,這讓洛挽凝不由的有些心虛。

眼神瞥見一旁的攤位,洛挽凝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了一般。

隻見那攤位上麵擺放著五本嶄新的書籍,書的第一眼寫著一個隱字,看上去十分得到精緻。

五本書,五種顏色,洛挽凝拿起其中得到一本大致了看了一眼,是土遁術,但是似乎又與她從前看過的土遁術略有不同。

不過因為靈根屬性的原因,洛挽凝並不能夠修行五行遁術,所以這樣看上去並不能夠一眼看出具體有什麼地方不一樣。

隻是冥冥之中洛挽凝不自覺的被這個攤位上得到某一樣東西所吸引,這種感覺就與她第一次見到破雲扇時的感覺一樣,但是又不知道具體是什麼。

再次將視線落在手中的土遁術上,卻發現上麵的墨跡很新,像是剛剛寫上去不久的,於是問道,“老闆,這些書是你自己抄錄的吧,有原版嗎?”

攤主見洛挽凝這樣問,一雙眼睛轉了轉,嘿嘿一笑說道,“自然是有的,不過這原版可是要貴上許多的,你確定要。”

洛挽凝自然看出麵前這人是想要獅子大開口,但是她依舊選擇了點頭,直覺告訴她,這裡的五本遁術是不同的。

隻見那人從腰間的儲物袋中拿出了一本書頁微微泛黃的老書,隱約還能夠看到破損之處,可見這本書並冇有得到妥善的保管,而在書的首頁,一個“隱”字若隱若現。

伸手想去拿,卻被那人躲了過去,洛挽凝麵上不動聲色,一張小臉冷了下來,說道,“這攤位的五本書就是你從這本書中抄錄的吧,一本書五塊下品靈石,現在你手中的那本書,我給你二十五塊。”

聽到洛挽凝這麼說,那人明顯心動了,原因無他,遁術並不算是稀有的法術,除了擁有異靈根之人無法修習之外,幾乎每個修煉者都會學習與自己靈根屬性相同的遁術。

這一點從他在這裡呆了三天,一本書都冇有賣出去就能夠看出來了。

而且這樣的遁術如果是加入宗門的話,宗門弟子就能夠免費學習,就算是散修也隻需要花費兩塊下品靈石就能夠拿到遁術秘籍。

“不行,這本書可是我祖上傳下來的,你要買的話,最起碼要五十,五十下品靈石我就賣給你。”那人咬了咬牙,說道。

身後的青玉在聽到對方要五十靈石的時候,眉頭皺了起來,麵前這人明顯是在漫天要價。

隻是雖然已經非常不滿了,但是卻冇有出聲嗬止,因為無論是第一次見麵時下的那一盤棋,還是這段時間的經曆,都說明瞭小主人有這一顆七竅玲瓏心。

“可以。”洛挽凝爽快的點頭,爽快到就連身後的青玉都不由的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