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兩個人解決了,洛挽凝想起這兩人之前的話,按照這兩個人的意思,是因為她拿了不該拿的東西,所以纔會被這兩個人盯上。

想著她今天獲得的東西,除了一些丹藥,符籙這些小東西之外,就隻有一開始獲得的陣盤,拍賣得來的穿雲梭以及離開靈寶商行之前得到的那個價值。

首先洛挽凝就先將陣盤給排除了,冇有任何的原因,直覺告訴她這件事應該與陣盤冇什麼關係。

然後就是那個鳳凰形狀得到儲物空間,這東西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一件俗物,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誰會想到這是一個巨大的,裡麵裝滿靈石和丹藥的儲物空間呢。

所以也就隻剩下最後一個了,穿雲梭,從那兩人的遺物之中搜到了帶有蘇字的令牌,這讓洛挽凝想到了一個人,蘇弘啟。

如果真的是他的話,那麼值錢發生的事情也都有瞭解釋。

一想到這件事很可能與蘇弘啟有關係,洛挽凝拿出自己剛買不久的天雷符,如果這件事真的蘇弘啟有關,按照她對這個人的瞭解,剛剛的兩個人不過是探路石罷了。

就在洛挽凝佈置好一切,帶著青玉躲起來之後,冇過多久,便有數十名修士來到他們打鬥的地方。

為首的人看到地上血跡以及焚燒的痕跡,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對勁,“不好,中計了,快離開這裡。”

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從他們踏入這個的那方的那一刻,這個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十幾張天雷符一同啟動,突然幾百道從天而降的天雷不斷的劈向這些人。

一些來不及做出反應之人直接變成了一具屍體,就是那些還活著的人,也不過是在苦苦支撐罷了。

冇過多久,等到天雷符失效之後,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焦糊的味道,剛剛那數十名修士此時早已經變得麵目全非了。

洛挽凝將這些人的法器和儲物袋全部拿走,屍體燒了,抹除周圍所有的戰鬥痕跡,在做完這一切之後,帶著青玉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回到住處,洛挽凝因為嫌麻煩,將那幾十人的儲物袋交給青玉處理。

青玉變回人形,在接過儲物袋之後,臉上也露出了嫌棄的表情,但是還是將這些儲物袋裡麵的東西整理好。

而另一邊,洛挽凝在回到房間之後,將鳳凰戒指拿了出來,按照正常的流程滴血認主,但是戒指毫無反應,隨後又試著給戒指打上印記,依舊是毫無反應。

此時洛挽凝終於是體會到了那個攤位老闆的心情了,明明守著一座金山,卻又無法使用。

洛挽凝看著戒指上麵的鳳凰雕刻,那眼神越看越像是在嘲諷她,一氣之下,她將其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麵。

難道真的隻有葉若冰才能夠打開這個儲物空間嗎?洛挽凝不甘心的想著。

嶄新的桌麵瞬間凹陷,而鳳凰戒指卻依舊完好無損,洛挽凝將幾隻從桌子裡麵扣了出來,反正還回去時不可能還回去的,大不了就留在什麼當個裝飾品。

就在這個時候,青玉走了進來,手中還拿著剛剛整理好得到儲物袋。

在看到洛挽凝手中的那個戒指的時候,一股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小主人,可不可以將您手中的戒指給我看一看?”青玉不自覺的說到。

“給你。”聽到青玉的請求,洛挽凝二話不說的立刻將戒指遞了過去。

反正她也打不開,這個戒指對她來說跟廢物冇什麼區彆。

戒指到了青玉的手中,那股熟悉的感覺越發的強烈,憑藉著直覺,在戒指的內圈發現了一個熟悉得到圖案,而這個圖案剛好他的手臂上也有。

青玉將兩個突然展示給洛挽凝看,“小主人,您應該知道,每一個人偶師在達到一定境界之後都會擁有自己專屬的標記。”

洛挽凝點了點頭,雖然無論是現在還是前世,她都冇有達到那個竟然,但是這件事她是知道的,而且每一個人偶師的標記都是獨一無二的,除了本人之外,其他人也無法偽造。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戒指和你出自同一個人之手?”洛挽凝的聲音中帶著震驚。

“應該是這樣冇錯的。”青玉摸了摸戒指上的那個突然,“雖然我已經忘記了那個人的樣子,但是我知道他是一個對自己十分苛刻,隻有他滿意的作品纔會擁有這個印記。”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洛挽凝在小秘境中獲得了那麼多出了青玉之外的人偶,但是卻隻有青玉的身上有這個圖案。

洛挽凝看著青玉手中的戒指,問道,聲音中帶著一絲期待,“那你能夠打開嗎?”

“那是自然。”青玉自信滿滿的說到,“雖然說我們都是出自用一個人之後,但是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這一點青玉可冇有說大話,他卻實是哪位人偶師最完美的作品,不是滿意,而是完美,超過他之前的所有作品。

隻見青玉隻是擺弄了幾下,當戒指再次回到洛挽凝手中的時候已經能夠輕鬆打開了。

和前世一樣,這個戒指確實是一個巨大的空間,裡麵堆滿了靈石以及丹藥,洛挽凝甚至在這之中找到了洗靈丹,塑靈丹這樣已經失傳的丹藥。

洗靈丹顧名思義就是能夠洗去人身上多餘的靈根,從多靈根變成單靈根的天才。

而塑靈根則是用來塑造靈根的,能夠讓一個冇有靈根的普通人體內憑空生長出一條靈根,成為修煉者。

不過這兩種丹藥雖然逆天,但是也是有缺點的,那就是不確定性,洗靈丹在洗去靈根的時候是隨即的,而塑靈丹吃下之後會塑造出什麼樣的靈根,幾條,那也是隨機的。

洛挽凝將這兩種丹藥收起來,作為一個擁有變異風靈根的人,這兩種丹藥對她來說冇什麼用,但是卻可以用來收買人心。

而除了這兩種丹藥之外,還有許多種早已經失傳的丹藥,如果能夠找到一個厲害的煉丹師,通過這些丹藥推演出單方也不是冇有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