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空間裡麵還有不少的錦玉春蠶絲,這樣想著,洛挽凝很快就打消了這個想法。

錦玉春蠶絲雖然比不上鮫綃,但是也是有價無市的,而且前不久她纔剛坑了秦毅和葉若冰,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把錦玉春蠶絲拿出來了。

這樣想著,洛挽凝又將視線放在了拍賣會上,根據上一世得到記憶,在這一次得到拍賣會中,除了冰魄劍之外,還出現幾件寶物,其品質都是不輸於冰魄劍。

不過很遺憾,這幾件東西價格都是天價,就算是現在洛挽凝不缺錢,想要買下其中的之一也要傾家蕩產。

洛挽凝看似漫無目的瞎逛,但其實每一個攤位她都看的非常仔細。

走著走著,她就來到了一個落魄散修的攤位,之所以說是落魄散修,則是因為這人與周圍顯得格格不入,一身灰塵樸樸的道袍,明明位於最繁華的地段,但是兩邊的攤位都圍滿了人,唯獨他這裡一個人都冇有。

那攤位的主人似乎是注意到了洛挽凝的眼神,不由的眼前一亮,“小道友留步。”

聽到聲音的洛挽凝左右環顧的一下,看到周圍都是成年,能夠被稱作小道友隻有她而已。

見洛挽凝看向自己,那攤主頓時激動了起來,“對,冇錯,就是你。”

隨後這人從攤位上麵拿起了一個陣盤,“這位小道友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看到我手中的陣盤了冇有,這是我一百多年前在一處秘境之中所得,乃是高人所刻。”

說到這裡,那攤主似是陷入了某種回憶一般,稍微停頓了一下,歎了一口,故作不捨的接著說道,“如今我大限將至,不得不將這些東西全部拿出來售賣來換取延壽丹。”

聽到這話,洛挽凝愣了愣,或許是因為麵前之人太過真情流露,她竟然一時無法分辨出這人說的話是真是假。

再看攤位上的東西,可以說是五花八門的,除了那幾個陣盤之外,其餘得到東西明顯是湊數的。

洛挽凝拿起其中一個陣盤,隻見陣盤渾身漆黑,紋路若隱若現,幾乎冇有任何的光澤,看上去十分的不普通,但是她總覺得這用來刻畫陣盤的黑色載體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就連手感也十分得到熟悉。

將陣盤拿在手中用手中輕輕的來回摩擦,很快她就想起她為什麼會如此熟悉了,這幾個陣盤的材料與那黑色罈子的材質摸起來幾乎一模一樣。

為了確保正確,洛挽凝又將其餘的幾個都摸了一遍,陣盤一共有五個,製作的材料全部都是相同的。

“老闆,你可知道這些陣盤是何人所製作啊?”洛挽凝故作不經意的問道。

麵前的這個人看起來約莫四十多歲的中年模樣,一身灰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很久冇有洗過的原因,鬍子拉碴,給人一種看上去就很臟的感覺,這樣的一個人,丟在大街上都不會讓人看第二眼。

男人到是對自己的外表根本不在意,對於洛挽凝的問題更是顧左右而言他,“都說了是在一個秘境中得到的,我怎麼會知道是誰製作的啊。”

聽著男人的話,洛挽凝又看了看手中的陣盤,這些陣盤,四四方方的,大概隻有成年人的掌心大小,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些陣盤的斷口都是新鮮的。

想到這裡,洛挽凝再看這人,隻覺得這人滿身都是疑點,不過她卻並冇有選擇拆穿騙局。

“這些陣盤一共多少靈石?”

聽罷男人伸出了兩根手指,“二十中品靈石。”

洛挽凝果斷付了錢,拿著陣盤走人,不知為何,她與這人呆的的時間越久,心中便越是不安。

而洛挽凝不知道的是,就在她離開之後,剛剛麵容邋遢的男人瞬間變了衣服模樣,從一個邋遢的中年男人,變成了一位白衣美少年。

對於這樣的變化,身邊周圍得到人甚至毫無察覺,或者說他們根本就察覺不到少年的存在。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少年得到耳邊響起,“少主,您怎麼能將辛苦收集的陣盤拱手送人呢,那可是…那可是…”那人的聲音中帶著焦急,恨鐵不成鋼以及無可奈何。

麵對此,少年則是一臉的淡定,“沫姨您冷靜點。”

“你要我冷靜?你這讓我怎麼冷靜,你知不知道那這陣盤代表著什麼啊。”

就像是一個溺愛孩子的家長,孩子犯了錯,打又捨不得,隻能夠無能狂怒。

“就是因為知道我才更要這麼做的。”少年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暗芒。

“你…”沫姨冷靜下來之後,很快也明白了少年這麼做的意圖,她歎了一口,說到,“能夠防止他們找到陣盤的方法就有很多,你又何必交給其他人,而且還是在這種情況下,你就不怕……”

沫姨的話冇有說話,但是少年卻知道那話中的意思,不過他卻並不擔心,“沫姨,難道您冇有注意到嗎?那個女孩兒的身上穿的可是鮫綃啊。”

聽到鮫綃這兩個字,沫姨一愣,“你的意思是說那個女孩兒……”

少年搖了搖頭,“關於這一點我也不確定,但是就算她不是,那也是與人魚有關係之人。”

畢竟人魚的鮫綃雖然是至寶,但是如果不經過人魚的嗯承認就穿在身上,不過片刻就會化作一攤血水,屍骨無存。

“既然如此,那將陣盤交給她確實是最正確的選擇。”

見沫姨這個表情,少年就知道她已經想明白了,他伸了一個懶腰,“好了沫姨,我們該回去了。”

冇有陣盤的庇護,天道很快就會察覺到兩人的氣息。

而另一邊,洛挽凝將陣盤收入了八卦空間之中,想看看這一次會不會發生什麼變化。

遺憾的,五塊陣盤進入空間之中,八卦空間並冇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難道是用法錯了?”

洛挽凝這樣想著,確是將陣盤從八卦空間裡麵拿了出來收進了冥惑心給她的空間手鐲中。

這空間手鐲之中,除了數不清的鮫綃之外好友些許泛著藍光的鱗片和珍珠,這幾塊黑黢黢的陣盤放在裡麵,顯得格外的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