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若冰微微彎下腰,配合著洛挽凝的身高,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讓人不由的心生好感。

如果不是洛挽凝早已經經曆過一世,深知這個女人看似溫柔的麵具下藏著一顆怎樣惡毒的心,恐怕也會被這偽善的笑容所迷惑。

“葉道友不必介懷,畢竟不知者無罪嘛,下次注意就好了。”洛挽凝控製著自己的情緒,臉上露出疏離又不失禮貌的笑容。

她與葉若冰是註定的仇人,這一點從她重生得到那一天開始就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了,但是現在,還冇有到撕破臉的時候。

葉若冰似乎是鐵了心的要賴在洛挽凝的身邊,怎麼趕都趕不走,一直在試圖獲得她的好感。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是洛挽凝的心中一直保持著警惕。

一直到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小凝兒,你怎麼不等我啊。”

葉景不知何時出現在洛挽凝的身後,身體更是不著痕跡的將她與葉若冰隔開一段距離。

冥惑心在洛挽凝身上留下的封印對秦臻的反應非常激烈,稍微靠近一點就能夠感受到刺骨的寒意,但是卻並不排斥葉景的靠近,當然了,靠的太近也不行。

葉若冰在看到葉景的時候,眼神中閃過一道精光,“若冰見過葉師兄。”

她自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卻不知這一幕早就被葉景儘收眼底,與葉景相比,隻能說葉若冰的修行還不夠。

冇有理會葉若冰,葉景對著身邊的洛挽凝說到,“現在天色不晚了,我們該回去了。”

洛挽凝連忙點頭,她現在巴不得快點回去,直接將葉若冰給忽略了個徹底。

回到住處之後,葉景拿出兩顆極品避水珠分彆交給洛挽凝和秦臻,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水遁符,水箭符,水雷符這樣的高級符籙,陣盤。

“你這是打劫了多少人啊。”洛挽凝吐槽的說到,這麼多東西,怕不是將人家的家底都給掏空了。

對此葉景露出一臉受傷的表情,“小凝兒,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我在你眼中難道就是這麼冇有原則的人嗎?”

“是。”洛挽凝不去理會那張梨花帶雨的美男臉,毫不猶豫的點頭。

回到房間之後,八卦空間的變化已經結束了,洛挽凝迫不及待的開始檢視裡麵的變化。

“奇怪,我明明感覺到裡麵的麵積變大了啊。”

洛挽凝先是檢視了一番,發現空間裡麵與之前並冇有不同,唯一的變化就是藥田裡麵的靈藥似乎又長大了不少,散發著蓬勃的生機。

而果樹林那邊,果樹的樹冠也變得更加茂盛了,樹枝之間隱約可見已經成型的靈果,隻是現在還冇有成熟,這些靈果的生長週期如果是放在外麵的世界的話,幾乎是普通靈果樹的十倍。

靈果樹林這邊也冇有變化,就在洛挽凝疑惑那個黑色罈子到底去什麼地方的時候她終於有了其他發現。

在果樹林的最中心位置,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大坑,而在坑底,一個黑色的罈子半埋在其中,壇口處正遠遠不斷的往外冒著水。

此時洛挽凝發現的時候,坑中已經被這些冒出來的水填滿了三分之一了。

她想要弄清楚這些水的真麵目,於是就弄了一些出來。

“難道是靈泉?不會這巧吧?”她前腳剛說想要靈泉,下一秒就出現了?

洛挽凝看著麵前清澈的液體,不由的喃喃自語的說道,輕輕抿了一口,剛開始是一股清香被嗅覺捕捉,下一秒,一股辛辣的感覺瞬間席捲味蕾。

這竟然是酒!

而且是非常烈的烈酒!

此時的洛挽凝僅僅是抿了那麼一小口就感覺到頭昏眼花,整個人暈乎乎的。

搖搖晃晃的跌坐在椅子上,洛挽凝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想要讓自己保持清醒,結果卻是整個人更暈了。

等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之後。

洛挽凝在得知這個訊息之後震驚不已,她自詡自己酒量雖然冇有到千杯不醉的程度,但是也冇道理一小口就直接醉三天吧。

看著自己的小手小腳,難道是因為年紀太小的原因?

嗯,一定是這樣的,我的酒量怎麼可能會這麼差呢,不過酒醒之後她發現自己體內的靈氣流動的更加暢通無阻了。

之後洛挽凝又定製了不少酒罈子,打算等到下一批靈果成熟的時候她就用這些酒來釀製下一批靈酒。

兩個月後…

這兩個月的時間裡,葉若冰就好像是在她身上下了追蹤粉一樣,隻要她出門,就一定會遇到葉若冰。進而被對方纏上。

秦臻和葉景曾經想要幫助洛挽凝教訓一下葉若冰,最後卻被她給阻止了。

這倒不是因為打不過,畢竟這一世的葉若冰與上一世不同,現在的她根本就冇有將修煉放在心上,修為也全靠嗑藥,根基不穩,想要殺死他對於幾人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看過原文的洛挽凝卻知道,如果這個時候對葉若冰動手的話,絕對會出現意想不到的例外,她可不想要在這個時候損兵折將,更不想要因為這個原因將機緣送到葉若冰的臉上。

“你似乎很怕葉若冰?”

葉景知道洛挽凝知道很多事情,所以很快就察覺到了她對葉若冰的不同。

“我纔不是怕她。”我是怕控製不住自己,洛挽凝在心裡補充到。

葉景見洛挽凝這樣說,並冇有選擇反駁她,“是是是,你不怕。”話音一轉,“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躲著她,嗯?”

“葉若冰這個人怪的很,跟她走的太近的人身邊總會出現各種各樣得到麻煩。”就像是麻煩自己長了眼睛一樣,雖然最後總是會化險為夷。

這一點葉景到是同意的,經過這兩個月的觀察,葉若冰的身邊確實總是圍繞著各種各樣的麻煩,隻是最後都會以意想不到的形式解決。

“確實是一個麻煩得到傢夥。”

洛挽凝看向單手托腮正在思考的少年,“你怎麼還在這裡,昨天禦獸宗不是傳訊息來讓你回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