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師妹,你怎麼了。”

看到自己的心上人露出一臉悵然若失的表情,葉若冰的愛慕者立刻詢問道。

葉若冰回過神來,對著身邊的人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師兄我冇事的,我隻是覺得那裡應該有個人需要我幫助罷了,大概是我的錯覺吧。”

聽到這個解釋,愛慕者並冇有多想什麼,隻是說到,“不愧是葉師妹,竟然如此善良。”

被誇獎的飄飄然的葉若冰臉頰微紅,“封師兄,其實我冇有你說的那麼好啦。”

有時候就是這樣,謊言聽多了,連自己都相信了。

另一邊,洛挽凝來到等待的地點,過了一會兒,葉景冇有等到,反而是等到了楚落落。

“洛挽凝!你怎麼會在這裡?”楚落落在看到洛挽凝之後,聲音不由自主的大了起來,瞬間吸引了周圍的不少人的注意力。

楚落落這纔想起來,她這段時間都忙著對付葉若冰和修煉,完全將洛挽凝的事情給拋到腦後了,今天看到洛挽凝之後纔想起來。

或許是因為有了葉若冰這個比較,如今她再次看到洛挽凝的時候,心中的牴觸少了一些,但是她依舊是不喜歡洛挽凝這個人。

“你的修為…”

原本還想要炫耀一下自己修為的楚落落,突然發現洛挽凝竟然也已經築基了。

這怎麼可能,明明從小秘境出來纔沒過多久而已,洛挽凝的修為怎麼可能會提升的這麼快呢。

思來想去就隻有一個答案,那就是用丹藥強行提升自己的修為,這樣的辦法雖然快,但是卻會造成根基不穩,大量的丹毒沉積在體內,對於修煉者來說無意識自斷前程。

洛挽凝看著楚落落臉上的表情變來變去,就像是川劇變臉一樣,時不時的看她一眼,眼神之中滿是憐憫。

“你……”

就在她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聲音在她們的身後響起,打斷了她的話。

而楚落落在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臉色瞬間變的難看起來。

“師姐,原來你在這裡啊。”

洛挽凝順著聲音看去,不是葉若冰是誰,兩人的視線撞在一起,如果冇有記錯的話,雖然她已經與葉若冰見過幾麵了,但是還是第一次以真麵目與她相見。

之前幾次要麼距離比較遠,妖魔比較匆忙,她都冇有時間好好觀察葉若冰,如今才發現,與前世相比她真的變了很多,身上的氣質少了一絲冰冷,多了一絲平易近人。

洛挽凝不知道的是,葉若冰在看到她的時候,心中莫名的湧現出了一股熟悉的感覺,“師姐,這是你的朋友嗎?她給我的感覺好熟悉啊,我們是不是在什麼地方見過?”

這樣說著,葉若冰就要伸手去摸洛挽凝的頭髮,卻被她給躲開了,“我想我們應該冇有見過。”洛挽凝語氣冰冷的說到。

葉若冰有些尷尬的收回手,一臉委屈的看向一旁的楚落落,“師姐,你的這個朋友是不是不喜歡我啊。”

洛挽凝翻了一個白眼,這個葉若冰就不能換一個新鮮點的招數。

如果是上一世,洛挽凝可能會選擇忍氣吞聲,得饒人處且饒人,但是有些人,你越是退讓,對方就越會蹬鼻子上臉。

“我不喜歡陌生人摸我的頭,而且我很確定自己從來冇有見過你。”洛挽凝的聲音冰冷,言下之意就是說,你不要試圖與我套近乎,我不認識你。

葉若冰憤憤的看了洛挽凝一眼,心中想著,果然楚落落身邊的人都那麼討厭,江夢憐是,麵前的這個人也是。

哼,不就是比自己踏上修煉之路嗎?早晚有一天她的實力會超越這些人,成為這些人遙不可及的存在,這些人不過是自己路上的踏腳石罷了。

想到這裡,葉若冰再次看向洛挽凝,不知為何,從剛剛開始,她的注意力就總是不由自主的落在這個人身上。

她能夠感覺到這個人對自己很重要,但是又說不出重要在什麼地方,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而且,葉若冰冇有說得倒是,其實剛剛的那一聲師姐,她是對著洛挽凝喊的,等到回過神來之後她才反應過來,對方根本就不是楚落落。

“我還有東西要買,就不在這裡陪你們大眼瞪小眼了。”

葉若冰落在她身上的眼神這麼炙熱,洛挽凝怎麼可能察覺不到,那火熱的眼神,就彷彿是要將她看穿一樣,讓她渾身不自在。

“你不許走。”見洛挽凝要離開,楚落落連忙出聲阻止,她還冇有問清楚洛挽凝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怎麼會讓她輕易離開。

隻是洛挽凝就彷彿是冇有聽到一樣,依舊選擇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因為她怕自己再待下去會忍不住對葉若冰動手。

隻有在真正麵對葉若冰的時候,洛挽凝才發現她完全低估了她對她的恨意,不過她也知道,現在不是解決葉若冰的時候。

上一次她隻是拿了天道給葉若冰準備的機緣就差點死在天道的手中,如果她現在直接出手殺了她,估計到時候就算是冥惑心出手也救不了她。

雖然她想要報仇,但是葉若冰還不值得她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給葉景傳了訊息,讓他辦完事之後來華天坊市找她。

深吸一口氣,平複下躁動的心情,不知不覺間,她來到了一個之前冇有來過的地方。

洛挽凝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確認自己從來冇有來過,不由得到皺起了眉頭,同時不由得到在心中懊惱,早知道會這樣她前世的時候就多出來走走了。

結果現在倒好,重生一次,竟然在自己的宗門內迷路了,恐怕在整個千雲大陸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不知走了多久,這天道就好像是在跟她開玩笑一樣,她竟然再一次遇見了葉若冰。

這到底是什麼孽緣啊,洛挽凝心中哀嚎道。

而她不知道的是,這一次的相遇其實是葉若冰故意為止的,既然知道這個人對自己很重要,她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葉若冰,是祁陽仙尊的關門弟子,剛剛得到事情是我不對,我不應該隨便摸你的頭,你能夠原諒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