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與華天坊市相比,蒼雲城中的坊市完全就不在同一個檔次,兩者就相當於是窮人和富豪之間的差距。

青玉依舊是化作一隻青鳥,站在她的肩膀上麵,一邊用意念與她說話。

“青玉,你們人偶是有嗅覺和味覺的嗎?”洛挽凝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開口問道。

“人偶是依靠靈石中的靈氣來活動的,不用吃東西,嗅覺和味覺對人偶來說是非常雞肋的東西。”

洛挽凝一想,倒是這麼回事,而且人偶的身體是用木頭做的,東西吃下去冇有地方消化,再爛在肚子裡麵,那可就不好了。

“但是…”青玉的話音一轉,“那些低級的人偶自然是冇有嗅覺和味覺的,可是我不一樣,製作我的人是從古至今最偉大的人偶師,作為他最完美的作品,除了身體是用青玉木製作而成的之外,其他的地方都與人類是一樣的,就比如最基礎的五感。”

青玉德聲音中帶著淡淡的驕傲說到。

這個小插曲過去之後,洛挽凝帶著青玉繼續逛,一邊逛一邊尋找合適的地方擺攤。

隻是好的地方早就被其他人給占了,她也隻能是退而求其次,好訊息是華天坊市內賣丹藥的並不多,她的丹藥應該不愁賣,壞訊息是她的丹藥普遍是一二品丹藥。

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個熟悉的紅色身影出現在洛挽凝的視線不遠處,正是不久之前與她擦肩而過江夢憐。

隻見江夢憐一身紅色衣裙在人群之中格外的耀眼奪目,精緻的妝容搭配上精緻的首飾,整個人就像是一位小公主一般,手腕上纏著一條同樣是紅色蛇形靈獸,襯得她的肌膚雪白。

如果冇有看錯的話,那靈蛇應該鳳冠蛇,雖然冇有葉景的小白厲害,但也是十分稀有的成長性靈獸,等到培育到後期,其實力相當於一名化神修煉者。

青玉見洛挽凝眼神一直落在江夢憐手腕上得到鳳冠蛇身上,“小主人,您喜歡鳳冠蛇?要不我…”

“不要。”洛挽凝果斷拒絕,她對這種滑溜溜長鱗片的東西向來敬謝不敏,當然了,冥惑心除外,魚跟蛇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物種,豈能一概而論。

見洛挽凝並不是喜歡鳳冠蛇,青玉就以為是自己誤會了,實際上小主人是想要養一隻靈獸,培養成自己得力的幫手。

“小主人,前麵有賣靈獸的,您要不要去挑一隻啊,我感覺到其中有一隻靈獸的資質很好,成長起來之後會是不錯的幫手。”

“不要。”洛挽凝依舊是拒絕了,“不過你倒是提醒我了一件事。”

洛挽凝快走了幾步,來到那個賣靈獸的攤位,隻見攤位周圍圍了不少人,而攤位的上麵擺放了幾十個靈獸蛋。

擠進人群中之後,洛挽凝根據自己得到記憶,在眾多的靈獸蛋之中找到了一個不怎麼好看,蛋殼上還帶著斑點的靈獸蛋。

與其他的靈獸蛋相比,這顆蛋明顯要小上一圈,看上去就像是營養不良一樣。

“師兄,這顆靈獸蛋多少靈石?”

賣靈獸蛋的攤主是一名內門弟子,聽到洛挽凝詢問,隻是淡淡的掃了一眼她手中的靈獸蛋,“這顆靈獸蛋發育不良,不一定能夠孵化,你若是想要,一塊靈石賣給你。”

聽到價格之後,洛挽凝拿出一塊靈石遞給攤主,然後自己帶著蛋離開了。

“小主人,您不是說不想養靈獸嗎?”青玉看著洛挽凝洛挽凝手中得到靈獸蛋,百思不得其解,怎麼話剛說完就變卦了啊,人類真難懂。

洛挽凝拋了拋手中的靈獸蛋,冷笑一聲,“誰說我要養了,而且你冇有聽剛剛那個人說嗎,這顆蛋發育不良,孵化不了的。”

其實發育不良的靈獸蛋是可以孵化的,隻是需要的東西遠遠超過了一顆正常靈獸蛋所需要的東西,得不償失。

“那您還花了一塊靈石買下它?”

“我剛好想要嚐嚐靈獸蛋的味道,聽說很不錯,而且靈獸蛋非常有營養,我現在正在長身體,吃個靈獸蛋補補。”

青玉:“……”

洛挽凝將手中的靈獸蛋隨手放進了儲物空間裡麵,因為裡麵的時間是靜止的,所以不用擔心靈獸蛋會突然孵化。

做完這一切之後,她找了一個不起眼的攤位,將自己煉製的丹藥全部都拿了出來按照種類擺放在攤位上麵。

做完這一切之後,她將靈獸蛋拿了出來,原本她是打算帶回去吃的,但是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她還是決定先將靈獸蛋烤熟了再說。

雖然她的木心焰冇有什麼殺傷力,但是用來烤個蛋還是綽綽有餘的。

將靈獸蛋放在掌心處,綠色的火焰出現,不斷炙烤著靈獸蛋的表麵。

洛挽凝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這顆蛋裡麵就是她上一世的靈獸。

一隻從蛋裡麵就發育不良的幻靈獸,她將它孵化出來,給它提供修煉的資源,但是最後這隻幻靈獸卻聽信了葉若冰的謊言,以為它之所以會發育不良,完全是因為洛挽凝在孵化她的時候導致的,現在會對它這麼好,也完全是想要贖罪罷了。

可笑的是,幻靈獸竟然絲毫冇有懷疑的相信了,在關鍵時刻毫不猶豫的選擇反水,給了她致命一擊之後,轉身投入到了葉若冰的懷抱。

現在想想,幻靈獸從小在她的身邊,難道真的不清楚她得到為人嗎?

不,它清楚,但是它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葉若冰。

洛挽凝聞著靈獸蛋散發出來得到淡淡香氣,喃喃的說到,“一命換一命,上一世你的命是我給你的,現在我要收回來了。”

如果不是她,幻靈獸最終的結果就是變成一枚死蛋。

大概過了一刻鐘之後,洛挽凝感覺火候差不多了,這麼長時間,竟然還冇有一個人注意到她,所以她決定先吃一個開張蛋轉轉運。

將蛋殼磕碎一個小孔,然後將蛋殼剝開,露出裡麵雪白的蛋清。

“味道真不錯,這黃竟然還是糖心的。”

洛挽凝吃的眼睛開心的眯成了一條線,最後甚至還分了一些給肩膀上的青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