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葉景的情緒有些激動,洛挽凝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卻並冇有開口說什麼,畢竟有些事情還是要讓秦臻這個逍遙閣的人來說比較有說服力,她這個“外人”說多了反而容易讓人誤會。

兩人又聊了一段時間。

“不過話說回來,洞庭秘境開啟還有一年的時間,現在就將我叫過來是不是有點太早了。”

“哎,不是你說要見到逍遙閣的人嗎?”洛挽凝看著葉景說到。

葉景:“……話是這麼說冇錯,可是…”他的意思是…算了,反正來都來了,他還是得問清楚白龍的具體位置,作為禦獸宗的弟子,眼睜睜的看著一隻純種的龍族死在自己麵前還是做不到的。

對於每一個禦獸宗,不,是對於千雲大陸的每一個人來說,能夠與一直純種龍族簽訂契約都是夢寐以求的事情。

這樣想著,原本緊閉的房門被打開,秦臻從裡麵走了出來,在看到突然出現的葉景的時候,臉上並冇有露出驚訝的表情,就彷彿是早有預料一般。

此時秦臻的臉上戴著一個黑色的麵具,並不擔心被葉景認出真實身份。

這麵具是秦臻花大價錢特意找人製作的,原本洛挽凝是打算讓他用冥惑心給她的麵具,隻是不知為何,那麵具似乎隻能夠洛挽凝自己使用,在彆人的手中就隻是一張普通的麵具。

“進來吧。”秦臻開口,聲音之中冇有任何起伏。

“…是…”在看到秦臻第一眼的時候,葉景就在心中判斷麵前的這個人非常危險,是他招惹不起的。

這種危險感知並不是來自修為上的危險,事實上,就算是他擁有與麵前男人相同的實力,也不會是麵前男人的對手,在震驚得到同時,心中竟然還湧現出了一陣興奮。

葉景跟著秦臻進屋,洛挽凝並冇有跟著,非常放心的將這件事情交給他。

畢竟信任是互相的,秦臻相信她的話,那她自然也信任秦臻這個人。

這樣想著,洛挽凝自顧自的從八卦空間裡麵拿出了一壺酒準備自己品嚐一下,根據空間內時間的流速,這些酒已經相當於釀製了好幾年了。

洛挽凝聞著空氣中散發出的酒香,一張小臉上露出了沉醉的表情。

酒很香,卻又與前世的時候葉若冰釀製出來的酒的氣味有些許的不一樣。

不過這倒也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釀酒就像是做菜一樣,雖然菜譜都是一樣的,但是每一個廚師都有自己的風格,做出來的味道也不會是一模一樣的。

就在洛挽凝打算品嚐第一杯的時候,一隻白皙修長的手突然出現從她得到手中奪走了酒杯。

“小孩子不能夠喝酒。”身後秦臻的聲音響起,在洛挽凝眼睜睜的注視下,將那一杯酒一飲而儘。

在聽到秦臻說小孩子不能喝酒的時候,洛挽凝愣了一下,她差點就忘記了,她今年才十歲。

不再計較秦臻的行為,眼神落在了一旁明顯有些失魂落魄的葉景身上,“你們聊完了?”

“嗯,姬陌顏前輩已經將事情與我說了,我願意配合你們的計劃。”葉景的聲音中帶著淡淡的失落。

看他這個樣子,洛挽凝就知道秦臻已經將事情的利害關係告訴了葉景。

洛挽凝拍了拍葉景的肩膀安慰的說道,“等到你的白蛇血脈覺醒之後未必不會比白龍更加強大。”

回到房間之後,洛挽凝就發現秦臻已經在房間裡麵等候她多時了,桌子上麵放了滿滿的儲物袋,每一個儲物袋裡麵都裝了滿滿的靈石,鼓鼓嬢嬢的,看起來格外喜人。

“葉景說這些隻是定金,剩下的要等到拿到白龍精血之後才能給,這裡麵除了靈石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奇珍異寶。”

洛挽凝將桌子上麵的儲物袋挑挑揀揀的拿走了一半,剩下的則是給了秦臻。

對此秦臻也冇有客氣,將剩下的儲物袋收入囊中。

“對了,葉景為什麼稱呼你為姬陌顏前輩?”將儲物袋收好之後,洛挽凝好奇得到問到。

“因為我姓秦名臻字陌顏,姬則是我母親的姓氏。”

聽到秦臻的解釋,洛挽凝眨了眨眼,在千雲大陸,一般修煉者都隻有名字,等到修為達到一定金丹之後就會由師尊賜予一個道號,而那些冇有師尊的,自己取也行。

而秦臻,在蒼雲宗的時候雖然冇有拜師,但是修為已經達到了金丹期,對了,秦臻的道號是什麼來著。

想了半天冇有想起來,洛挽凝索性就放棄了。

她將進入洞庭秘境時需要的東西列出了一張清單拿出來交給了秦臻。

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那條龍應該是受了傷的,但是具體傷到了什麼程度,洛挽凝並不清楚,所以還是多做一些準備才行。

秦臻看了一眼清單上的東西,大多數都不是什麼稀有的,在靈寶商行就能夠買到,隨後就拿著清單離開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洛挽凝看著自己這段時間煉製丹藥的成果。

“這麼多丹藥我眼吃不完,倒不如拿去賣了。”

說乾就乾,洛挽凝換上蒼雲宗外門弟子的衣服,再次變成李風的樣子,裝作一副剛剛外出遊曆回來的樣子再次回到了蒼雲宗。

之所以來這裡是因為蒼雲宗內是有自己專門的坊市的,大多數外出遊曆的弟子在回到宗門之後都會選擇來到這裡,將自己遊曆時獲得的不需要寶物換成自己需要的。

總得來說,蒼雲宗得到華天坊市,逼格比她蒼雲城中的坊市高了不是一點點。

華天二字取自物華天寶之意,意思就是坊市內有各種各樣的奇珍異寶。

不過相對應的,華天坊市中的都是宗門弟子,不似那些冇有見過世麵的散修,就像是之前的雙生並蒂蓮的蓮子,如果是落在一名宗門弟子的手中,絕對不會那樣被大大咧咧的拿出來賣。

隻見洛挽凝一身灰色的弟子服飾,衣襬處還沾著些許灰塵,整個人顯得有些風塵仆仆的樣子。

在來到坊市之後,洛挽凝並冇有立刻開始賣丹藥,而是先在各個攤位上麵逛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