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攤位老闆,江夢憐深吸了一口氣,有些人,就是把金山銀山放在他麵前,他也會視而不見,甚至當成普通的石塊給賤賣掉,來賺取那可笑微薄的收益。

在問清楚洛挽凝兩人離開的方向之後,江夢憐拿起攤位上的儲物袋,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洛挽凝又在坊市之中逛了一會兒覺得冇意思,就打算跟秦臻打道回府,正準備往回走的時候剛好與來尋找他們的江夢憐擦肩而過。

“是她?”洛挽凝回頭看了一眼與自己擦肩而過的女子,一眼就認出了江夢憐的身份。

回到住處之後,秦臻先是跟洛挽凝說了一聲自己要閉關,就回房間了。

而洛挽凝則是接過青玉遞過來的儲物袋,裡麵裝的是她要他去購買的各種傢俱。

將如意刹拿出來放在院子的中心,雖然從外麵看隻是一間有些簡陋的竹屋,但是裡麵的空間可是一點都不小的。

除了最開始的床之外,桌子,椅子,梳妝檯,衣櫃,首飾盒,甚至還有筆墨紙硯,洛挽凝將這裡打造成了她喜歡的樣子。

“青玉,你真是太棒了。”洛挽凝笑靨如花的說道。

“小主人您開心就好。”青玉搖身一變,再次變成青鳥,飛到了洛挽凝的肩膀上。

“青玉,你很喜歡青鳥嗎?”

青玉:“……嗯…”不,他一點都不喜歡,可是如果不變成這個樣子,他根本就無法靠近小主人,可惡得到人魚!

洛挽凝心滿意足的將如意刹收了起來,葉景還有十幾天才能夠從禦獸城來到蒼雲城,所以這段時間,她又再一次投入到了自己的煉丹大業中去了。

煉丹的次數多了,洛挽凝倒是不覺得的枯燥無味了,倒是從這煉丹之中找到了一絲趣味。

看著自己剛剛出爐的丹藥,一共兩顆,很好,又有進步了。

就在洛挽凝再次將靈藥一次放入煉丹爐的時候,腦海之中什麼東西一閃而過,她冇有抓住,“我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算了不管了,既然忘了,那應該不是什麼大事。”洛挽凝習慣性的摸了摸耳朵上的耳飾,然後繼續煉丹。

夜色降臨,濃濃黑暗中滋生著未知的危險和恐懼。

又一如往日的平靜,眾人都按部就班的開始自己一天的生活。

王家家主一封字跡潦草的求救密符,如同一塊巨石一般擊中平靜的海麵,猝不及防的打破了這份寧靜。

距離王家最近的幾個宗門,都收到了求救密符。

眾人自知這件事茲事體大,片刻等不得,可等到他們匆匆趕至王家時,卻發現為時已晚,王家早已是屍骸滿地,血流成河,到處都是殘肢斷臂,死狀淒慘,王家上下三百餘口,竟然找不到一個活口。

一時之間,王家被魔修滅門的訊息在各大宗門中不脛而走。

“王家真是慘啊,那麼大一個世家,竟然被魔修滅門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凶手。”

“凶手早就已經找到了,隻是看能不能抓到的問題了,我可是聽說這次滅了王家滿門的魔修可不簡單。”

“魔修功法陰毒,還詭計多端,讓人防不勝防……隻可惜了那王家家主的女兒王慧,本是天之驕女,隻可惜天妒紅顏啊。”

“王慧不是失蹤了嗎?不止是王慧,王家家主的小兒子和小女兒也失蹤了,想來應該是趁機逃走了吧。”

“那又如何,從天之驕女,千金大小姐變成了喪家之犬。”

洛挽凝知道這個時候的時候還是葉景來到蒼雲城告訴她的,那個時候,這件事情早已經過去十多天。

“你說什麼!王家冇了!”

她總算是想起來她忘記了什麼了,就是有關於王家的事情。

王家之所以被滅門,真正的原因是因為王家祖傳的寶物,淨紋玉被魔界護法之一的莫晚星給看上了,因此才招致殺身之禍。

至於王慧則是帶著自己的一對年僅五歲的弟妹死裡逃生,算算時間,再過兩個月,等到養好傷之後,王慧就會帶著自己的一對弟妹前來投靠蒼雲宗。

王慧的天賦是單一的木靈根,上一世的時候祁陽仙尊在看到王慧的時候就再次動了收徒的心,隻是因為剛收了葉若冰,隻能夠無奈放棄。

但是洛挽凝總覺得這其中有葉若冰的手筆,因為自從這件事發生之後,王慧就總是用一種近乎仇恨的眼神看著她,說葉若冰冇有挑撥離間,鬼都不信。

不過她已經離開了蒼雲宗,這件事本質上已經跟她冇有任何關係了。

震驚過後,洛挽凝很快就恢複了正常,心說果然不是什麼大事,王慧的事情就讓楚落落頭疼去吧。

“挽凝,我現在可否能見見逍遙閣的前輩?”葉景說道。

洛挽凝指了指身後緊閉的大門,“他在閉關,不過辦法我已經知道了,你要聽嗎?”

“小白需要的東西在洞庭秘境裡麵對吧。”在逍遙閣詢問起洞庭秘境名額的事情之後,葉景就已經猜到了。

隻是他不明白,洞庭秘境從被髮現到現在,裡麵的情況早已非常清楚,如果裡麵真的有能夠幫助小白覺醒血脈的東西,他們為什麼會不知道呢。

還有,逍遙閣作為一方勢力,連進入洞庭秘境的名額都冇有,那為什麼他們會知道洞庭秘境裡麵有他需要的東西。

接下來,洛挽凝將洞庭秘境秘境和小白龍的事情大致的描述了一遍,葉景素來淡定的臉上在聽到洞庭秘境之中有白龍的時候也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你是說洞庭秘境秘境裡麵有龍族,這怎麼可能!”如果真的有龍族,怎麼可能這麼多年都冇有被髮現。

“不是我說的,是他說的。”洛挽凝指了指身後的門。

“你們之所以這麼多年冇有發現是i因為那條龍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在沉睡,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它沉睡的地方,然後抽乾它。”

聽到後麵那句話的時候,葉景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抽乾一條龍!

那可是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