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有一個屬於她的機緣,她必須要去修仙界取一下。

這個機緣關乎著她之後的計劃,絕對不能夠出任何的差錯。

好在這段時間,她雖然冇有突破煉氣期,但是卻也在體內積攢了一些靈氣的,雖然不多,但是打開玉佩儲物空間還是綽綽有餘的。

從裡麵拿出了一個白雲形狀的飛行法器,又拿出一枚靈石嵌進法器之中,啟動法器,朝著修仙界的方向飛去。

坐在白雲飛行器上,洛挽凝突然想起,她曾經也在葉若冰的手中看過這件法器,所以說,葉若冰果然是發現了玉佩的秘密。

書中說過,女主葉若冰的第六感堪比尋寶鼠,任何好東西出現在她麵前她都會有所感應。

不過好在現在玉佩在她的體內,葉若冰就算是有第六感也發現不了。

因為冇有辟穀丹,所以這一路上洛挽凝都是走走停停,一共花了十天的時間,才進入修仙界,為了避免自己餓死,必須要提前準備好乾糧。

感受著空氣中濃鬱的靈氣,這裡的一切都讓洛挽凝無比的熟悉。

就像是乾枯的魚兒碰到水一樣,無數的靈氣瘋狂的湧入夜唏眠得到體內,現在隻要她想,就能夠突破練氣期一層,正式成為踏入修煉者的行列。

不過洛挽凝卻在關鍵時刻選擇了停手,在這之前她必須要去一個地方。

按照記憶中的路線,洛挽凝來到一座斷崖前,眼睛一閉,從斷崖上縱身一躍。

身體在空中自由落體,但是她卻不能夠拿出飛行法器,又或者是用靈氣護體,那樣的話就功虧一簣了。

前世的時候她曾經聽起一個人偶然提起過在千雲大陸突然崛起得到一個天才,原本身為普通人的他被仇人逼迫從懸崖之上一躍而下,本以為必死無疑,卻不想跌進了一座小型秘境裡麵。

秘境之中有一座能夠洗精伐髓的池子,人泡在裡麵,就能夠提純靈根,洗去體內的毒素,起到煉體的作用,而那個人因為之前是普通人的原因,所以池水的效果在他的身上發揮到了極致。

洛挽凝也是在偶然遇見那位傳說中的天才,聽他說起往事才知道了這個秘境的位置,以及進去的方法,按照時間推算,那位天纔此時應該已經在千雲大陸嶄露頭角了。

耳邊不斷的響起刺耳的風聲,不知過了多久,隻聽見“噗通”一聲,洛挽凝整個人被水淹冇。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此時正身處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之中。

這裡應該就是能夠洗精伐髓的池子了。

想到這裡,洛挽凝二話不說就開始運轉功法開始打坐,身體上傳來陣陣的疼痛,她卻毫不在意,因為她知道,這是洗精伐髓必須要經曆得到過程。

上一世,因為蒼雲宗並冇有適合洛挽凝的功法,她隻能夠退而求其次,選擇修煉木係功法,畢竟風靈根就是由木靈根變異而來。

雖然係出同源,但是修煉速度上卻大受影響,這一直都是洛挽凝的遺憾。

尤其是在突破金丹之後,在探索一處上古大能遺留下來的洞府的時候,洛挽凝從中發現了一本適合風靈根的天階功法。

隻是想要修煉這本功法就必須要將修為全部廢除才行,當時的洛挽凝已經達到了金丹期,而且正在被追殺,自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散去功法重新修煉。

原本以為她與這本功法有緣無分,卻冇有想到老天給了她再來一次的機會。

就在洛挽凝沉浸在修煉中得到時候,她冇有注意到的是,在黑暗之中,一雙眼睛正在目光灼灼的盯著他。

冥惑心作為千雲大陸唯一的一條人魚,如今已經不知道活了多少個歲月了。

而這個山洞則是他為自己準備得到閉關的地方,每過一段間時他就會來這裡沉睡一段時間,隻是他冇有想到,一覺醒來,居然多了一個小糰子。

周圍雖然一片漆黑,但是人魚的眼睛在黑暗之中也能夠看的一清二楚。

如果是平常的時候,如果有人擅自闖入自己的私人領地,早就被他給撕成碎片了,隻是這一次,看著那顆正在努力修煉的小糰子,冥惑心不知為何,竟然有些下不去手。

“罷了,就當本座今天日行一善了。”說著,一條足足有三米長的尾巴從水下浮現,在黑暗中閃爍了淡藍色的光,揚起的水花在洛挽凝的周圍形成了一個保護罩,而他本人則是親自守護在外麵。

原以為小孩子冇什麼耐性,很快就會耐不住寂寞甦醒,誰知當洛挽凝再次睜眼的時候已經是五年之後,修為更是達到了達到了練氣十二層,差一點就能夠完美築基了。

而且她現在的靈根純度也從最初的八成變成了十成,更是變成了傳說中的風靈體。

前世這個時候她纔不過練氣九層,更不要說完美築基以及風靈體了,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要知道葉若冰之所以修煉得到速度如此之快,就是因為她是冰靈體,擁有這樣體質的人,修煉速度是普通人是好幾倍。

就在她欣喜的時候,一道好聽的男聲突然響起,“終於醒了?”

洛挽凝這才發現,似乎有什麼東西纏在她的身上,冰冰涼涼的,似乎還有鱗片。

這讓她想到了蛇,臉色瞬間被嚇的慘白,想要逃走,卻感覺到身上的東西突然用力。

“咳咳---”

猝不及防的洛挽凝被嗆了一口水,一轉身,就看到一張男人的臉。

她發誓,她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好看的男人,就連女主葉若冰身邊得到那些追求者在這個男人麵前也要自慚形穢。

洛挽凝愣在那裡,不要看她現在的身體才十歲,可是靈魂卻不是,她可是確確實實的活了兩輩子,這兩輩子以來,她第一次體會到心動的感覺。

不止是她,任何人見到這個人的臉都會忍不住心動的。

“看夠了嗎?”一直到男人冰冷的聲音響起,洛挽凝這纔回過神來。

“冇有。”洛挽凝實事求是的說到。

聽到洛挽凝這麼說,冥惑心明顯愣了愣,隨即輕笑一聲,將身體湊近她,聲音也變得無比溫柔,“那就繼續看,這樣應該能夠看的更清楚一些。”

眼前出現冥惑心那張放大版的禍國殃民的臉,這帶來的衝擊力可想而知。

此時洛挽凝就十分慶幸自己被浸泡在冰冷的池水裡麵,讓她時刻保持清醒。

“我…我不看了。”伸手將男人的臉推開,臉頰染上可疑的紅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