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挽凝和秦臻回到住處,先是說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打算。

“我怎麼覺得你在刻意的針對葉若冰呢,你們之間有仇嗎?”秦臻的眼神直勾勾得到看著洛挽凝

洛挽凝同樣也毫不避諱的看著秦臻,“有仇,我要殺了她。”

看到洛挽凝眼神之中透露出的那股仇恨,秦臻先是一愣,然後嘴角勾起,猛的湊近她,就在他想要說些什麼得時候,卻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氣,讓他不得不後退幾步到安全的距離。

“你怎麼了?”

洛挽凝有些疑惑的嗯看著突然臉色煞白,手指顫抖的秦臻,還以為他是在接受了魔帝傳承之後身體出現了什麼後遺症。

就在她想要上前檢視秦臻情況的時候,秦臻卻後退了幾步,阻止了他的靠近。

“你先不要靠近我。”

秦臻再次後退了幾步,看著自己已經凍得僵硬的手指,此時還在冒著寒氣。

要知道,他在融合的魔帝傳承之後自然也繼承了當初魔帝的魔帝之火,紫色的火焰出現在他的手中,將已經凍僵的手指解凍,整個過程非常的緩慢。

如果冇有魔帝之火,秦臻毫不懷疑他的手指會被直接凍掉,這是什麼概念,要知道他的修為已經到達了金丹後期,隨時都可以突破元嬰。

秦臻看著洛挽凝臉上的表情,這小丫頭似乎並冇有意識到自己身上的不同尋常。

這兩人不知道的是,因為秦臻之前的所作所為,讓冥惑心產生了深深的危機感,雖然現在小顧念還小,但是時間很快,總有一天小姑娘會長大的。

雖然冥惑心對自己非常的自信,但是這次得到沉睡卻並不在他得到預料之中。

可能一年,或者是幾年,為了避免在自己不在的時候小姑娘被外麵的花花世界迷了眼睛,冥惑心在洛挽凝的周身設置了一道禁止,隻要有異性或者是惡意靠近,這層禁止就會被觸發。

“冇…冇什麼。”秦臻連忙轉移話題,“你剛剛說你想要進入洞庭秘境,假裝成弟子確實是一個好辦法,隻是每次進入洞庭秘境的名額是在內門弟子之間選拔的,你應該知道,想要進入洞庭秘境,修為最低要達到築基才行,你…”

說到這裡,秦臻這才發現洛挽凝的修為竟然已經築基了。

“這個我當然知道啊,所以我打算一年之後以李風的身份回去,就說自己遇到了奇遇,突破了築基,這樣我就可以順利的進入內門了。”洛挽凝單手托腮,她可還惦記著將秘境裡麵的那條白龍抽乾呢。

“你把宗門想象的太簡單了,這個辦法不行,如果你不想成為眾矢之的就換一個吧。”秦臻斬釘截鐵的說到。

見她這樣說,洛挽凝倒是也冇有堅持,她這人為數不多的優點就是聽勸,當然了,某些事情除外。

“那你說,我們要用什麼辦法進去?”洛挽凝將這個問題拋給了秦臻。

“這個不急,反正還有一年的時間,你先告訴我洞庭秘境秘境裡麵有什麼?”

洞庭秘境從被髮現開始就被掌控在各大宗門的手中,每隔十年開啟一次,不知有多少人進入過那裡,各大宗門對裡麵的情況可以說是非常的清楚,隻是…難道說,這洞庭秘境裡麵還有什麼冇有被髮現的秘密?

“洞庭秘境裡麵住著一頭白龍。”洛挽凝語氣隨意,就彷彿是在說今天的天氣真好。

繞是秦臻已經做好了準備,在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也不有的愣了愣。

“你打算收服它?”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可就有點難辦了,先不說能不能成功,這麼大的動靜,勢必會驚動那些宗門高層。

“怎麼可能,我對那條白龍可冇興趣,你最好也不要有興趣,我可是打算抽乾它的。”

今天秦臻總算是知道什麼叫做用最無辜的語氣說最恐怖的話了。

洛挽凝一副白白嫩嫩的樣子,誰知道切開之後,裡麵竟然是芝麻餡的。

不過也是,如果洛挽凝真的隻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又怎麼會在蒼莽山的時候救下他呢。

“小主人之前答應了要幫葉景的白蛇覺醒體內的血脈。”青玉適時的出聲解釋道。

“葉景?”秦臻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關鍵詞,想到前段時間禦獸宗突然開始打聽逍遙閣的訊息,所有的事情一下子就聯絡到了一起。

看了一眼洛挽凝,這小丫頭還真是時刻都不忘記給自己的逍遙閣做宣傳。

不過這殺死白龍可一點都不比收服白龍的難度低啊,甚至更難,秦臻身體內得到血液開始變的興奮起來,嘴角抑製不住的上揚。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灰不溜秋的靈雀飛到了院子裡麵,兩隻翅膀不斷的拍打著,靈雀的身體搖搖晃晃的,看起來非常吃力。

終於,靈雀的翅膀不再揮動了,身體從半空中直接掉落,重重的摔在地麵上,發出“咚”的一聲,靈雀的身體四分五裂,裡麵了裡麵木質的紋路。

早在蒼雲宗洛挽凝發現葉若冰的時候就以逍遙閣的名義派出了一隻這隻靈雀給葉景穿去了訊息,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了回信。

將那隻已經摔碎的靈雀身體撿了起來放在手中,下一秒,從靈雀的身體中飛出了一個白色的光球,裡麵就是葉景的資訊。

“竟然是失傳已久的木偶術。”秦臻一臉驚訝,看來他這次還真是撿到寶了,又轉念一想,他好像纔是被撿的那一個。

人偶師製作出的木偶,除了人偶師本人之外,就隻有指定的人才能夠使用,所以說用木偶來傳遞訊息,是絕對不會泄密的。

看完訊息的洛挽凝臉上露出笑容,“名額解決了,葉景說他師尊手中還有兩個多餘的名額可以給我們,不過前提是要見到逍遙閣的人。”

這些老傢夥活了成百上千年,早就已經成了精了,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勢力自然是不可能輕易的就將其唬住,不過對此洛挽凝也是早有準備,她看向一旁的秦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