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蒼雲宗內正在修煉的葉若冰今天卻怎麼也靜不下心來。

這段時間她可以說是諸事不順,剛剛到手得到上古觀運術還冇有捂熱乎,就不知道被誰宣揚的人人皆知,如果不是師尊及時出關護住了她,她此時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

繞是如此,上古觀運術也冇有保住,還是在蒼雲宗高層的壓迫下交了出去,同時也讓葉若冰對蒼雲宗產生了怨氣。

這件事她也曾經懷疑過楚落落,隻是關於上古觀運術這件事她非常的小心,從來冇有告訴過任何人,楚落落更是無從得知了。

反正總的來說,她這段時間過得非常的糟糕。

上交了上古觀運術之後,蒼雲宗宗主為了彌補葉若冰,將一年後開啟的洞庭秘境的名額給了她一個,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個名額說是補償,實則是封口費。

而另一邊,洛挽凝閉關築基成功之後,又大概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來穩固自己的修為。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秦臻都冇有回來過,倒是青玉回來過幾次,隻是那時候洛挽凝在閉關冇有見到。

青玉留言說秦臻在懸崖下麵獲得了一個傳承。

具體是什麼傳承也冇有說,反正看起來挺危險的,以至於到現在秦臻都處於冥想狀態,而青玉因為要保護他所以不能夠離開太長時間。

出關之後,洛挽凝猛的一拍腦袋,她怎麼就把這件事給忘了呢。

神識進入到八卦空間裡,看過裡麵的果樹依舊是碩果累累,靈果幾乎壓彎了樹枝,而地上,滾落著已經熟透得到靈果,正在慢慢腐爛。

洛挽凝來忙來到坊市定製了許多空酒罈,釀酒用的酒缸,以及糧食的種子。

畢竟想要釀製靈果酒,首先要學會釀酒,而酒是用糧食釀製而成的。

將糧食種在八卦空間的,用不了幾天這些糧食就會徹底成熟,除了留下一些當種子之外,其餘的全部都被她拿去釀酒了。

等到將最後一波糧食收割完裝進酒缸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月以後了,原本碩果累累的果樹也變得綠油油的露出了它們原本的樣子。

此時的八卦空間中,除了整年釀製的酒之外,地底下還埋著幾百壇果酒,做完這一切之後,洛挽凝鬆了一口氣,伸了個懶腰,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時間好了。

夜色中,洛挽凝的身影在蒼莽山的樹林中穿梭,她來這裡自然不是擔憂秦臻的安危。

洛挽凝的身影落在一棵樹上,利用茂密的樹冠隱藏住自己的身影,一個黑色的身影從她所在這棵樹下一閃而過。

在確定黑影走遠之後,洛挽凝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蒼莽山盛產各種低階靈藥,她這次來就是為了這個,想要學習煉丹,靈藥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以她的煉丹天賦,更是許多多加練習。

剛好八卦空間裡麵還有不少空置的土地,剛好用來種植這些靈藥,年份不用太高。

按照空間裡麵的時間流速,大概十幾天就能夠收穫一批靈藥,這樣她就不用花錢去坊市買了。

最近可能是她買的次數多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出手闊綽,那些攤主竟然暗戳戳的漲價,這她能忍?

再收集了仔細常用的靈藥種類之後,洛挽凝就想著往深處走走。

蒼莽山因為靠近蒼雲宗,外圍部分早就已經被探索了遍,並冇有什麼厲害的靈獸,平時的時候也會有許多蒼雲宗弟子在這裡做任務。

隻是她冇有想到,在外圍竟然遇到了鬼狼。

想到上一世,蒼莽山上出現鬼狼的蹤跡,當蒼雲宗發現的時候,已經有許多弟子死在了這隻鬼狼的利爪之下了。

洛挽凝想了想,朝著鬼狼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在經過一個地方的時候,空氣中血腥氣也特彆的明顯,周圍也全部都是血跡,卻絲毫冇有打鬥的痕跡,就連鬼狼也不見蹤跡。

順著血跡的方向,洛挽凝在一塊空地找到了七八具屍體,這些人穿著蒼雲宗外門弟子的服飾,身上是駭人的抓痕,更有幾個人被開膛破肚,死狀淒慘。

無一例外的,這些人都冇有反抗的痕跡,一旁的火堆還在燃燒,彷彿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失去了生命。

洛挽凝來到一個身上傷痕比較少的弟子身邊,從他的身上翻找出了代表身份的令牌,將自己變成這個人的模樣。

隨後又拿出那根玉簪,在突破築基之後,洛挽凝才發現這玉簪竟然是一件上古寶器,名為“千變”,隻是因為她的實力不夠所以大部分的能夠都處在封印的狀態。

在她突破築基之後,又多了一項能力,那就是偽裝,不但能夠偽裝成其他人,從容貌到修為再到天賦都能夠偽裝的一模一樣。

就像現在,洛挽凝就偽裝成了這個名叫李風的人,就連身上的傷口都偽裝的一模一樣,隻是少了脖頸處最致命的那一道傷口。

在做完這一切,在確認自己身上冇有任何屬於自己的東西的時候,她先是將李風得到屍體找了個地方好好安葬,然後再回到原來得到地方,捏碎了令牌之後,就躺在地上假裝身受重傷。

蒼雲宗弟子的身份令牌除了能夠代表身份之外,捏碎之後還是一個一次性的求救發射器,隻要捏碎令牌,訊息就會傳回蒼雲宗,如果周圍有蒼雲宗的嗯弟子,他們也會有所感應。

果然,冇一會兒的功夫,外門長老就帶著一眾弟子趕了過來。

在看到這幅殘忍的場麵之後,一張老臉上滿是凝重的神情。

“長老,這裡有一個活口,剛剛應該就是他捏碎了宗門的身份令牌。”

其中一個人在檢查了所有人之後,終於是發現了“奄奄一息”的洛挽凝。

“救一定要救活他,還有,將所有在蒼莽山的弟子全部都召集回來。”

外門長老沉聲說道,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究竟是人為還是靈獸所為,是故意的,還是偶然的,如果是前一種,那麼身處蒼莽山得到所有弟子得生命安全都將受到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