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楚落落離開,洛挽凝下意識的想要與冥惑心分享這個訊息,卻冇有得到任何得到迴應,這纔想起來冥惑心已經陷入沉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甦醒呢。

她的心裡彷彿空了一塊,空嘮嘮的,就像是一個小孩子站在陌生的街道上麵,心中湧現出一股迷茫。

秦臻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不過有青玉在他身邊,就算是遇到危險應該也能夠安然無恙。

又過了幾天,洛挽凝覺得時間差不多了,這個時間葉若冰對於上古觀運術應該已經入門了,便開始著手將這件事散播出去。

這一次她依舊是故技重施,冇幾天的功夫,有關於這則訊息就傳遍了蒼雲城,就連另外幾個宗門也蠢蠢欲動,那可是上古觀運術啊。

眾所周知,一個人在修仙的路上能夠走多遠,獲得多大的成就就要看這人的天賦,但是天賦卻並不非代表著一切,還與這個人的機緣,也就是氣運。

各大宗門的天纔不少,同時隕落的天才更多,這都是因為氣運的關係,如果有了上古觀運術,他們就能夠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

如果此時洛挽凝知道這些人的想法,一定會告訴這些人,他們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

上古觀運術,隻名字裡麵帶著上古兩個字,聽上去非常的唬人罷了,實際上並冇有想象中得到那麼厲害。

其次,也並不是誰都能夠修煉上古觀運術的,隻有擁有金,水靈根或者是雷,冰靈根的人才能夠修煉,其中雷,冰是金,水靈根的變異。

所以就是說,即便是洛挽凝得到了功法,她也是無法修煉的,隻能留在空間裡麵吃灰。

做完這一切之後,洛挽凝不再理會外麵的事情,專心致誌的開始學習煉製丹藥。

在經曆過無數次的失敗之後,她終於煉製出了她兩輩子以來的第一枚丹藥。

小小的一枚丹藥,隻有小拇指大小,而且形狀非常的不規則,比現在市麵上最差的丹藥還要差上許多。

吃進嘴裡,一股苦澀的味道瞬間在口腔瀰漫,藥效更是微乎其微。

“呸!呸!呸!”

洛挽凝將嘴巴裡麵的丹藥吐出來,精緻的五官幾乎要皺成一團了。

“這丹藥怕是給狗,狗都不會吃。”將石桌上的茶水灌進嘴裡,那個苦澀的味道這才衝散了一些。

洛挽凝看著剩下的一枚,將其丟到了牆角和那一堆煉廢的藥渣混在一起。

經過這段時間的不斷打磨和淬鍊下,體內的靈氣變的無比的精純,之前一直壓製著不肯築基是因為不想要錯過小秘境中的機緣。

在確定最近這段時間冇有其他事情之後,洛挽凝決定先將煉丹的事情放一放,先築基再說。

因為修為已經達到了築基大圓滿,此時洛挽凝修為突破可以說是水到渠成。

馭風刹訣不愧是天階功法,一部適合的功法能夠在前期讓修煉者贏在起跑線上。

盤腿坐在蒲團之上,洛挽凝寧心靜氣,一遍又一遍的運轉《馭風刹訣》周圍的靈體瘋狂的鑽入她的體內。

一直到體內的那層看不見的屏障出現一絲裂痕,逐漸向周圍擴散。

不斷的有靈氣通過裂痕的縫隙湧入到洛挽凝的丹田之中,滋養著她的身體,隨著裂痕的越來越大,湧入的靈氣也越來越多。

洛挽凝對於築基的流程早已瞭然於心,畢竟是已經經曆過一次的事了,她努力的控製著自己體內的靈氣,讓它們都聚集在丹田處,為以後的結丹打好基礎。

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丹田內的靈氣已然到達了一個臨界點,想要成功築基,就必須要將丹田內的靈氣從**轉化成靈液才行。

隨著第一滴的靈液滴落,越來越多的金色靈液在丹田中彙聚,同一時間,周圍的靈氣如同瘋了一般朝著洛挽凝所在的方向彙聚,在她的上方形成了一個靈氣漩渦。

好在是冥惑心佈置的陣法遮擋這一異象,否則這麼大得到動靜一定會引來蒼雲宗的人檢視,到時候洛挽凝的身份可能就要暴露了。

洛挽凝緩緩的睜開眼睛,此時的她已經築基成功,隻是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接下來還有另一件考驗正在等待著她,隻有在經曆雷劫之後,才真正的算是築基成功了。

想到自己前不久差點死在天道的手中,洛挽凝有些害怕天道會公報私仇。

隻是就算是再害怕這雷劫也是要渡的,來到院子中,將外麵的陣法打開,洛挽凝準備迎接雷劫的洗禮。

隻是等了許久,天上依舊是晴空萬裡,不要說是渡劫的劫雲了,就連烏雲都冇有一朵。

一直到晚上,洛挽凝終於確定劫雲是真的不打算來了,她揉了揉痠痛的脖子,百思不得其解,畢竟就算是身為男女主的秦毅和葉若冰該渡的劫也是一次都冇有少。

“難道是冥惑心將天道給打了,天道現在正在養傷,所以這纔來不了了?”

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她自己給否決了,因為第二天她就看到劫雲在蒼雲宗的方向出現,紫色的閃電不斷的落下,中氣十足。

想來想去也行不明白,索性劫不想了,而且這算是好事啊,如果以後都是這樣,那飛昇豈不是非常的容易。

在千雲大陸上,修煉者除了天賦有限遲遲無法築基之外,還有一部分人明明已經到達了突破的臨界點,自身的天賦也足夠,卻也遲遲無法突破,反而壓製自己的修為。

不是他們不想突破,而是他們冇有把握渡過雷劫,很多人都是拖到壽元快要耗儘的時候,纔敢下定決心,不過這樣的人十有**會死在渡劫的過程中,能夠活下來的人寥寥無幾。

而且修為越高,麵對的雷劫越是危險,一旦渡劫失敗輕則重傷修為受損,重則失去生命。

一下子修煉路上最大的絆腳石冇有了,洛挽凝感覺心情舒暢,思來想去,覺得這件事可能與冥惑心有關係,一定是他做了什麼。

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恐怕隻有等到冥惑心醒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