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鮮血滴落在手鍊上麵,原本白色的手鍊開始發生變化,表麵逐漸出現了一條條裂縫,有什麼東西從上麵脫落,露出了手鍊原本的模樣。

大概一刻鐘之後,原本的手鍊已經變成了一條銀色的鞭子被洛挽凝握在手中,大小剛好適合。

發現手鍊是個意外,同時這也代表著,隻要是書中冇有提過不屬於女主的東西她是可以拿的。

還有她那些已經拿到手的機緣,有一些需要她有足夠的實力之後親自去取,還有一些是她用不到的,或者是一些功法秘籍,她都已經記住了,不用再麻煩跑一趟。

而她,或許可以利用這些訊息來做其他事情,不止是這些,還有書中的提到的那些機緣,她不能碰,可不代表著彆人不能碰啊

想到這裡,洛挽凝突然發現自己發現了一條發家致富的道路。

不過在此之前她還需要好好計劃一下,手下,她必須要再長大一點才行,要不然就算是將訊息放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要是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懷疑就更加得不償失了。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洛挽凝也不修煉了,每天除了陪在老夫人的身邊之外,剩下的時間全部都在整理書中的資訊。

將它與自己的記憶相結合,整理出了滿滿一本的機緣,其中大部分是屬於女主葉若冰,還有一些是她身邊的那些愛慕者的。

對於這些前世害死她的罪魁禍首,洛挽凝當然不會手下留情,剩下的就是她知道的一些機緣,或者是聽說的,林林總總加起來寫了滿滿一本書。

她將書小心的收好,這些可都是她以後的財富密碼,可以這麼說,如果這本書裡麵的內容流落出去,必定會在整個千雲大陸引起一陣腥風血雨。

這樣想著,原本在她手中的書竟然突然消失了,對此洛挽凝卻是已經見怪不怪了。

隨著她逐漸長大,她已經能夠感覺到那塊消失的玉佩了,那如果冇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一個高級的儲物空間。

隻要她的意念足夠強大,偶爾就能夠將一些東西收進去,當然了,冇有修為,收進去的東西是拿不出來的,不過現在洛挽凝也不在意這一點。

儲物空間在千雲大陸非常稀有的存在,一個一立方米的儲物空間在拍賣會上拍出天價,至於洛挽凝手中的這個儲物空間,隻能說非常大。

而且儲物空間和儲物袋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前者自然更加高級。

而儲物空間最重要的這個能力就是它內部的時間是停止的,這樣一些珍惜的靈藥放在裡麵,藥性也不會你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儲物袋就做不到這一點。

上一世的時候,一直到死洛挽凝都冇能夠擁有一個自己的儲物空間,翻到誰女主葉若冰,身上的儲物空間據她所知就不止一一個。

而且每一個的空間都不小,全部都是她撿漏來的,在彆人那裡珍貴無比的儲物空間,在她這裡反倒是成了白菜價。

兩個月之後,老夫人不出意外的去世了,看著照顧了自己三年得到老夫人,即便是早有預料,洛挽凝的心彷彿被針紮一樣,滾燙的眼淚從眼角滑落。

“凝小姐,老夫人有東西讓我交給你。”

洛挽凝看著被交到自己手中的東西,那人說這是老夫人臨終之前給她準備的嫁妝,整整一百萬兩得到銀票,還有一些布匹首飾。

看著這些東西,洛挽凝的心情無比的複雜,她對楚家人始終是有心結的,但是這也不能夠否認老夫人對她的好。

又過了兩年,洛挽凝已經五歲了,按照前世的記憶,今天將會是她命運的轉折點。

蒼雲宗每十年一次會來凡界尋找有修煉天賦的孩子進入蒼雲宗。

這一世洛挽凝已經知道自己以後的靈根是變異風靈根了,但是她不打算這個時候進入蒼雲宗。

她記得非常清楚,當初她被測出變異風靈根之後,被帶回蒼雲宗拜祁陽仙尊為師,而在五年之後,祁陽仙尊就從外麵撿回來了一個失憶的女子,並且收她為弟子,取名葉若冰。

葉若冰拜師的時候已經二十多歲了,但是因為天賦高,所以很快就趕上了同齡人的進度。

這一世她有預感她很有可能會拜入祁陽仙尊的門下,但是這一次,她不打算當葉若冰的師姐了。

天天被一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女人叫姐姐,這種感覺,怪怪的,她還是乖乖的當個妹妹吧,不過要是能夠換個師尊那就更好了。

師尊是好師尊,當然了,是在不偏心的情況下。

“挽凝,今天是蒼雲宗來天青城收徒的日子,等一下你和楚楚一起去試試,你的父母都是修煉者,你應該也是有靈根的。”

一大早,楚天昊就興沖沖的來找洛挽凝。

對於普通人來說,修仙者就與傳說中的神仙無異,彆看楚天昊本人冇有修為,是個普通人,但是他卻有兩個仙人好友,也因此,更加明白修仙的好處。

洛挽凝假裝開心,心中卻在默默的說著抱歉,這次的靈根測試她是不會去的,非但不會去,今天還是她離開的日子。

“楚叔叔,是不是修仙之後我就能夠去找爹孃了?”洛挽凝一臉天真的問到。

楚天昊摸了摸洛挽凝毛茸茸的腦袋,“對,成了仙人,就可以去了。”

“那太好了,我要去!”

洛挽凝和楚落落被帶到了測試靈根的地方,此時這裡已經大排場龍了。

楚落落看著前麵還有那麼多人,一張小臉皺在了一起,這要是放在從前,她早就撒潑不乾了。

就在此時,幾個人從天空中緩緩落下,引得下麵的人發出陣陣羨慕的聲音。

“爹爹,以後落落也能夠這樣嗎?”楚落落搖晃著楚天昊得到衣袖說到。

“這個就要看天意了。”

因為這幾個人的出現,原本井然有序的人群瞬間亂了起來,所有人都想要讓自己的孩子第一個測試,而洛挽凝也趁此機會與楚家婦女二人分了開來。

在出門之前,洛挽凝就已經將準備好的信放在了房間裡麵。

信中說明瞭她離開是要去尋找父母,這並不算是謊言,畢竟她修仙真的是為了尋找父母。

因為人小,能夠在人群中迅速的穿梭,冇一會兒的功夫就遠離的人群。

看著身後亂糟糟的人群,還記得,上一世也是這樣的場景,上一世的她迫不及待的離開了這裡,這一世依舊是如此,隻是區彆在於,上一世她是逃離,這一世確實主動離開。

看著人群中一臉慌張的正在尋找著她的楚天昊,心中默默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雖然不用跟著蒼雲宗的人去修仙界了,但是洛挽凝卻要自己出發去往修仙界。

自從五歲之後,她就已經能夠感應到靈根的存在了,隻是因為凡間界的靈氣稀薄,所以她才遲遲無法進入煉氣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