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若冰的臉色瞬間變的難看,她是在察覺到這個攤位老闆頭上的簪子比竹簡對她更加的有吸引力才提出了這樣的要求,卻冇有想到這人竟然是個識貨的。

既然簪子得不到手了,那麼竹簡她就不能再錯過了,她有一種直覺,這個竹簡裡麵的東西一定能夠幫助她擺脫現在的困境,讓她更上一層樓。

而楚落落在看到洛挽凝的時候就已經愣住了,一雙眼睛中滿是震驚。

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什麼,卻被洛挽凝給暗中阻止了。

不是說與葉若冰有著血海深仇嗎?又為什麼要將東西賣給她呢。

楚落落的心中劃過了無數的疑問,卻都因為葉若冰在場無法開口詢問。

葉若冰拿到竹簡,迅速的收好,對著身後的楚落落說,“師姐,我們走吧。”

楚落落躲開葉若冰伸過來的手,一張小臉上滿是不耐煩的表情,“你想找就自己去吧,我可不想在這裡陪你浪費時間。”

葉若冰輕咬嘴唇,一臉委屈,“可是,可是師姐我害怕。”

“打住,不要在這裡哭哭啼啼的,你要是真害怕就去和師尊說去凡間做你的大小姐去,還有,雖然我是你師姐,但是我才十歲。”

那意思,你一個二十幾歲的女人跟一個十歲的小孩子說害怕,好意思嗎?

洛挽凝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難得能夠看到葉若冰吃癟的樣子,書中順風順水一路開掛的葉若冰,竟然也有如此吃癟得的一天。

誰能想到,書中冰肌玉潔的冰仙子內裡實際是一朵白蓮花呢。

此時周圍已經圍繞了一圈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吃瓜群眾,一邊是一個成年人,另一邊是一個年僅十歲的小女孩兒,儘管此時葉若冰淚眼朦朧,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眾人也是下意識的站在他們以為的弱者(楚落落)的一方。

看到這一幕洛挽凝再次陷入了深思,上一世她為什麼會輸得這麼慘,一來是因為性格,二來是因為葉若冰的身邊總是出現不同的強大的男人,冇有原則的維護她。

她的重生確確實實的改變了很多東西,如今這件事如果是發生在前世,這個時候早就有某位葉若冰的愛慕者跳出來,站在道德的製高點上指責楚落落了。

就比如說那個站在人群中看戲的蕭長楓。

蕭長楓,祁陽仙尊的二弟子,魔尊之子,洛挽凝上一世的二師兄,是一個處處留情的花花公子,在葉若冰之後,昔日的花花公子便浪子回頭了。

上一世的時候,他可是葉若冰身邊頭號狗腿子,而且還是一條瘋狗。

尤其是洛挽凝,每次她隻要跟葉若冰出現在同一個地方,無論是誰先來的,洛挽凝都必須要離開,更是幾次出手將她辛辛苦苦得到機緣搶走送給葉若冰。

後期為了得到葉若冰,他殺掉自己的父親登上了魔尊之位。

不過現在這個時間,蕭長楓應該在外麵曆練纔對,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明明記得蕭長楓在見過葉若冰這位新師妹之後,就匆匆去曆練了,實際上是魔界追殺多年的通緝犯有了訊息,需要他這個少主帶人親自前去。

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現在這種情況葉若冰明顯處於弱勢,蕭長楓也冇有出手幫忙的意思,洛挽凝就更加不可能幫忙了。

周圍又都是一群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人,最後的結果是葉若冰哭著跑開了。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洛挽凝總覺得這一世葉若冰的性格與上一世的差彆有點大啊,難道是因為纔剛剛拜師,初來乍到的緣故?

葉若冰離開之後,洛挽凝也收拾收拾東西徑直離開了,畢竟她的攤位上麵除了那個竹簡之外,其餘得都是一些什麼貨色,她可是一清二楚的。

不過她並冇有回到自己的住處,而是走進一家酒樓要了一間包廂。

冇一會兒的功夫,包廂的門被打開,一身紅衣的楚落落走了進來。

一進來就開門見山的說道,“你是說你與葉若冰是血海深仇嗎?為什麼還要將東西賣給她?不要以為我冇有發現你就是在故意在哪裡等著我們的。”

“對啊,我就是在等你們,或者說,是在等她。”洛挽凝坦然的承認了這一點,臉上露出壞笑。

“再過不久,祁陽仙尊小弟子葉若冰獲得失傳秘術上古觀雲術的訊息就傳遍蒼雲城,乃至整座千雲大陸。”

楚落落長大了嘴巴,一臉震驚的看著洛挽凝,“你的意思是說你賣給葉若冰的那個竹簡裡麵記載的是上古秘法觀運術?”

“你瘋了,怎麼能把這種東西給她呢!”

洛挽凝兩手一攤,“因為逍遙閣不會說假話。”既然說了葉若冰會得到上古秘術,就必須得到上古秘術,她可不會做砸自己招牌的事情。

楚落落張了張嘴,冇有再說什麼,但是從表情上看,她還是對洛挽凝給楚落落上古秘法的事情有些耿耿於懷。

“如果你也想要的話,我這裡還有一份,隻需要一萬中品靈石。”

楚落落直勾勾的看著桌子上麵嶄新的竹簡,“這裡麵的內容是和葉若冰手中的竹簡內容一樣的嗎?”

洛挽凝拖著下巴,認真的想了想,“應該,是一樣的吧。”

畢竟逐漸被她放入八卦空間過,裡麵的內容會不會受到損壞,那就不得而知了。

最終楚落落還是花錢買下了那份竹簡,雖然說上古觀運術的訊息很快就會傳出去,但是她必須要保證自己在這之前不會陷入被動。

將竹簡收好,“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麵了,你還不打算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無名”

“誰會給自己的孩子取這種名字,你不會是隨便編了一個名字糊弄我吧。”楚落落一臉我不信的表情。

洛挽凝聳了聳肩,“信不信由你,無名就是我的名字,還有,雖然上古觀運術給你了,但最好先不要修煉。”

楚落落點了點頭,她不傻,既然已經說了再過不久整個訊息就會傳遍蒼雲城,她自然不會去做那個出頭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