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座記得修煉者在修煉到一定程度之後,想要再次提升修為,就必須要經曆雷劫,本座要你,免除洛挽凝的雷劫。”

“這是不可能!”天道果斷拒絕。

冥惑心的眼神微眯,周身散發出強大的氣場,“你搞清楚,本座現在可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修仙本是在逆天而行,雷劫相當於是對他們的一種考驗,而且雷劫本身對修士百利而無一害,你這樣的要求是在害了洛挽凝。”天道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焦急,語速也變快了不少。

“既然曆劫那麼好,不如本座賞你幾個玩玩?哼,少拿那些冇用的東西來忽悠本座,當年本座修煉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那飄著呢。”

麵對冥惑心的強勢,天道最終還是選擇答應了下來,不過洛挽凝可以不用渡劫,但是劫雲還是會出現,這是這個世界的法則,冥惑心必須要選一個人替洛挽凝承擔。

而這個人選也不是隨便選出來得到了必須是要與洛挽凝本身有關聯的人,而且還不能夠是普通的關聯。

在洛挽凝認識的所有人之中,隻有冥惑心和楚落落符合要求。

“不是還有另一個人嗎?你選定的天命主角,應該就是剛剛那兩個女人其中的一個吧。”

就是因為那個女人,才讓他的小丫頭受瞭如此重的傷,他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本座如果選了其他人,萬一那人被你劈死了,本座豈不是要再去找一個,行了,就這麼說定了,將洛挽凝的雷劫轉嫁到那個女人身上。”

“畢竟,就像你說的,渡劫對於修煉者來說百利而無一害,你不是說洛挽凝拿了屬於她的東西嗎,現在本座就還她一份更好的,有天道庇佑的人,應該不會介意自己渡劫的時候雷劫強上一點。”

就像之前冥惑心所說的,他並不是在征求天道的同意,他既然說了要將洛挽凝的雷劫轉嫁到葉若冰的身上就一定要轉嫁。

這件事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是一件逆天改命,傷天害理的事情,說不定還會受到嚴重的反噬,但是對於天道來說卻是再簡單不過了。

最後天道咬著牙做完了這一切,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生怕冥惑心再提什麼要求,這次來他可虧大發了。

這份怨氣不可避免得到被天道再次算到了葉若冰的身上,(誰讓洛挽凝現在他得罪不起呢)

如果不是葉若冰最後一步功虧一簣,現在的一切又怎麼可能會發生呢,如果不是人選選定之後就不能更改……

在天道離開之後,冥惑心周身的氣勢瞬間弱了下來,臉上也變得與洛挽凝一樣病態的蒼白,魚尾無力的垂落在地上。

冥惑心整條魚附身在洛挽凝的耳邊,小聲的說到,“再加五百年。”

當洛挽凝再次醒過來的時候,身邊已經冇有冥惑心的身影了。

洛挽凝雖然陷入了昏迷,但是對外界卻並不是全無感知的,她隱約聽到冥惑心與對她出手之人的對話,也知道那人就是天道。

而且這兩人之間似乎很早之前就認識了,後來麵的事情洛挽凝就聽不清楚了。

隻是記得在最後,冥惑心俯身在她耳邊,用沙啞的聲音說,再加五百年。

洛挽凝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耳飾,確認他還在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隻是無論她怎麼呼喚,都得不到冥惑心的迴應。

之前冥惑心曾經說過,他因為某些原因需要時不時的陷入沉睡,想起昏倒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洛挽凝知道,在那種情況下,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現,就算是最後她僥倖活了下來,也會在身體上留下不可逆的傷害,甚至可能會斷送她的前程。

“你可要快點醒過來啊。”

冥惑心隻是睡著了,洛挽凝隻能夠這樣安慰自己,臉上的擔憂卻暴露了她此時心中的不安,不知不覺中,她已經將冥惑心當成了自己的依靠。

休息了一下,洛挽凝導致這次事件的罪魁禍首拿了出來,之前她也做過很多破壞葉若冰機緣的事情,但是都冇有像這一次一樣引得天道親自出手。

看著手中這塊黑白相間的玉佩,又將另一枚也拿了出來,同樣是黑白相間,但是放在一起就會發現這兩者之間是完全不同的。

洛挽凝拿出那一本記錄了所有有關於書中機緣的書,翻看裡麵的內容,一條一條的對比,並冇有發現任何與這玉佩有關的記錄。

想不明白,洛挽凝索性就不想了,她為此受了那麼大的罪,甚至冥惑心都因此陷入沉睡,管它是什麼東西,都先認主了再說。

割破自己的手指,鮮紅的血液滴落在八卦陰陽魚玉佩上麵,正如上一世葉若冰所說的,這塊玉佩是一件上古寶器,裡麵時間流速是外界的幾十倍。

在認主成功之後,玉佩便消失了,融入洛挽凝的體內在她的手腕上形成了一個隻有拇指大小的八卦圖。

她隻是粗略的看了一下裡麵的內容,就知道上一世葉若冰說了謊,她說玉佩裡麵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有,但是洛挽凝卻在裡麵發現了一片藥園以及一片果園。

藥園裡麵的每一株靈藥的年份基本上都在萬年以上,難怪上一世的時候葉若冰從來都不缺靈藥,萬年靈藥更是隨便送人,後來更是奢侈到用來釀酒。

而果園裡麵,則是各種各樣的靈果樹,雖然每一種隻有一棵,但是每一棵果樹都是枝繁葉茂,想起藥園裡麵的靈藥,合理猜測,這裡的每一棵樹應該也有上萬年的曆史了。

每一棵果樹上麵都結滿了果實,下麵還有已經掉落腐爛的,因為時間流速的關係,這些靈果在成熟後不久就會掉落,隨後迅速腐爛。

這些果樹的品種她也從來冇有見過,似乎是已經消失的靈果品種。

洛挽凝的神識掃過整個空間,發現在空間的大小上葉若冰也對她們說了謊,這個空間,要遠比她所說出來的要大的多。

理論上這個空間裡麵是可以進人的,隻是進去的人生命會迅速的流逝,直到活活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