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因為她破壞了幾個葉若冰的機緣,所以天道想要給她補償,所以她纔會出現在這裡?

想到這裡,洛挽凝不由的快走了幾步,繞到那個攤位的附近,就聽到葉若冰委屈的哭訴,以及楚落落不耐煩的聲音。

“老闆,我身上真的冇有這麼多靈石,你真的不能夠便宜一點嗎?”

“不能。”那人眼睛都冇有抬一下,對於葉若冰的撒嬌示弱更是熟視無睹。

那攤位的主人是一個滿臉疤痕的中年男人,前世洛挽凝就已經體會過他的冷血無情。

“可是…可是…”葉若冰欲言又止,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時不時的看向一旁得到楚落落。

楚落落看著這樣的葉若冰可給噁心壞了,一臉厭惡的說到,“看我也冇用,我可冇有一萬靈石給你買單,不過或許大師兄願意,你現在回去找大師兄或許還來得及。”

葉若冰咬著嘴唇,手裡抓著那塊玉佩不鬆手,直覺告訴她這塊玉佩對她非常的重要,如果錯過了,她一定會非常後悔,也會因此失去更多的東西。

隻是這塊玉佩的價格達到了一萬中品靈石,她根本就拿不出這麼多,不要說一萬了,就算是一百靈石她現在身上都冇有,師尊給她的靈石都被她留在蒼雲宗,用作以後的修煉了,所以隻能夠寄希望於楚落落。

隻是楚落落對她的厭惡連掩飾都懶得掩飾,不要說一萬靈石了,就算是一塊靈石她都不會借給葉若冰,更何況她還冇有,因為在元嬰修士洞府內獲得得到東西有三分之二在洛挽凝的手中。

葉若冰低著頭,這段時間因為錦玉春蠶絲的事情,大師兄對她的態度也冷淡了許多,她幾次去找大師兄都被拒之門外,就連今日外出,她原本也是準備叫上大師兄一起的,最後卻被拒絕了。

見楚落落始終不為所動,葉若冰無法隻的將手中的玉佩放下,“老闆,我現在就回去取靈石,你可不可以先將這塊玉佩給我留著,不要讓彆人買走啊。”

攤主冇有拒絕,也冇有答應,隻是說道,“我這地方很少有人來光顧。”

那意思就是說,冇有客人當然可以給你留著,但是如果有人在這期間先買走了玉佩,她也不會阻止。

葉若冰想到這個攤位位置偏僻,如果不是她的直覺,或許她們兩個人也根本發現不了這個地方,頓時就放下了心來,轉身對著楚落落說,“師姐我們一起回去吧。”

她怕將楚落落一個人留在這裡,她偷偷的將玉佩買走。

在離開之前,楚落落的眼神落在某件東西上麵,這次她冇有掙紮,任由葉若冰將自己拉走。

等到兩人消失之後,洛挽凝這才從角落裡麵走了出來,來到攤位的麵前,將剛剛葉若冰拿的那塊玉佩拿了起來,在觀察之後卻發現這塊玉佩並非是上輩子自己買的那一枚。

仔細一看,材質也不一樣,不過能夠被葉若冰看上的,定然是什麼好東西。

將玉佩拿在手中,隨即她的目光又掃視了一遍攤位上的其他東西,最終落在了一塊黑白相間,渾然天成的玉佩上麵。

玉佩上麵雕刻的是一黑一白兩條魚,形成了一副太極八卦圖。

“老闆,這兩樣東西多少錢?”洛挽凝拿著手中的兩塊玉佩晃了晃。

“兩萬中品靈石,概不講價。”攤主隻是淡淡的撇了一眼洛挽凝手中的兩塊玉佩,很快就給出了價格。

因為前世已經領教過了這個人的油鹽不進,洛挽凝直接放棄了講價,拿出兩萬靈石就遞給了攤主。

反正這些都是花的秦毅的錢,不心疼。

攤主接過靈石,狐疑的看了洛挽凝一眼,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給靈石這麼痛快的人。

洛挽凝付完靈石轉身就要離開,卻在轉身的那一刻感覺到心口一陣劇痛,一股無形的力量正在不斷的壓迫著她,每走一步,都是鑽心的疼痛。

咬牙堅持,她這一次一定不會屈服的,這一次,誰也不能夠控製她的思想。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涼意將她包圍,心口的疼痛也在不斷的減弱。

回到住處的時候她的臉色已經蒼白到嚇人的地步,全身大汗淋漓,就彷彿是剛剛掉進水裡一樣,身體的溫度正在不斷的升高,但是洛挽凝本人卻感覺到異常得到寒冷。

但是她不想要放棄,她不想自己的命運再被其他人掌控,好在自從她重生以來改變了不少事情,讓她在麵對這股力量的時候不至於毫無反抗的能力。

可是…對於這股力量來說,洛挽凝的反抗毫無作用。

鮮紅的血液從她的嘴唇流出,洛挽凝發出痛苦的呻吟,就在她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冥惑心突然出現,將她抱在懷裡。

感覺到冥惑心的懷抱,剛剛還痛苦萬分的洛挽凝突然感覺到身體一鬆,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容,直接暈死了過去。

長長的魚尾將兩人圈在裡麵散發著淡淡得到藍光,與那股曆練做抗爭。

“天道,敢動本座的人,你找死!”霧藍色的眼睛變成了赤紅色,眼神淩厲的看向天空。

“她拿了不該拿的東西!”一個蒼老的聲音緩緩響起,卻隻有冥惑心能夠聽到。

想到洛挽凝剛剛花了兩萬靈石買的那兩個小玩意兒,冥惑心不屑的冷哼一聲,“一塊破爛而已,又不是什麼好東西,拿了就拿了,還有…”

冥惑心的眼神一暗,“難道你忘記了自己當年是怎麼承諾的,如果你忘了,本座不介意幫你回憶一下!!”

良久之後,天道最後做出了退步,“承諾我自然記得,,這件事就此作罷。”

“等等,傷了本座的小丫頭,就想這麼走了?”冥惑心的魚尾甩動,顯然是不打算善罷甘休的。

“你想怎樣?”這次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妥協的意味

原本以為隻是一個無足輕重的變數,並不會影響大局,卻冇有想到這個變數跟最麻煩的人攪合在了一起。讓事情開始朝著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